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戴维王的传奇(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戴维王的传奇(大卫.奥伊斯特拉赫)
                                                       蓝昌松

      「我努力要达成作为一位艺术家的使命,而且希望与世人分享世间上丰富的音乐,让音乐普照每一天的生活。这就是我生命的原动力。」 ── 戴维·欧伊斯特拉夫(又译为大卫.奥伊斯特拉赫1908/9/30-1974/10/24)

         在俄罗斯的敖德萨(Odessa)这个城市诞生了三位当代犹太裔小提琴巨星──米尔斯坦、史坦,以及戴维·欧伊斯特拉夫。
 
         与卡拉杨同年出生(1908年)的欧依斯特拉夫生从小在犹太的家庭中长大,家中的每个成员,都对音乐有一分特别的情感:父亲为上班族,但是会弹曼陀铃、拉小提琴,母亲则是敖德萨歌剧院合唱团的团员。戴维对他母亲所演出的歌剧特别喜欢,在耳濡目染之下,四岁的他就在家中自己演起来,不久,他对音乐的天分引起了俄国小提琴与教育家史托利亚斯基(P. S. Stolyarski, 1871-1944)的注意,于是五岁开始便在史托利亚斯基所办的音乐学校学习小提琴和中提琴。1914年,一次大战爆发,斯氏不但继续为戴维教学,而且还因为戴维的父亲上战场家计无法维持而免费为他上课。1917年俄国接连发生二月革命、十月革命,一直到国内的战争结束之后,俄国共产政府在敖德萨开办音乐戏剧专门学校。十五岁的欧依斯特拉夫顺利考上,而老师还是斯氏! 其实对于讲求物质文化的共产社会之所以会大兴音乐学校、提倡与培养艺术家,其实并不难想象!俄国的一般人民生活水平虽比不上西方,但是在特殊文艺活动上,所出产优秀人士,往往可以归功于「伟大的共产党领导」。然而笔者必须强调的是戴维虽然是土生土长的俄国艺人,但是他并非我们所看到一般的共产文化样板,他是天生的音乐家──他是音乐中的酒神戴奥尼索斯。

       来自敖德萨的天才小提琴家 1924年,天才般的戴维开了他生平第一场独奏会。1925年开始在俄国境内巡回演出。1926年毕业。毕业考的曲目为普罗高菲夫第一号小提琴协奏曲,塔替尼「魔鬼颤音」,以及安东·鲁宾斯坦中提琴协奏曲。1927年夏天,欧依斯特拉夫在钢琴家米哈伊诺夫介绍下认识作曲家葛拉祖诺夫,并且在作曲者亲自指挥之下,由列宁格勒爱乐管弦乐团担任伴奏,分别敖德萨和基辅两地演出葛拉祖诺夫的小提琴协奏曲获得各方肯定。次年又再度受邀至列宁格勒演出,这次的演出曲目是柴可夫斯基协奏曲,在当时不管是这些顶尖乐团团员或是挑剔的听众(尤其是柴可夫斯基这首经典协奏曲)都给予这二十岁、来自敖德萨的年轻人正面而敬重的掌声,虽然,当时戴维拉的是一支破烂的小提琴。

         接下来这一年(1928)对于欧氏是个重要的一年,除了他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演出成功之外,在这一年他完成了他的终身大事。在他结婚同一年搬到莫斯科,开始他的巡回公演生活,而小欧依斯特拉夫也在三年后诞生。1930年参协乌克兰地区的小提琴比赛,戴维获得了冠军。其实在俄国境内,如要真正获得出名,似乎要将活动范围扩大到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才行,而欧依斯特拉夫却一直到1932年末才开始往莫斯科靠近。 1934年戴维接到一张由俄国人民艺术家戈尔坚威捷尔推荐的聘书到莫斯科音乐院任教,他一口气就答应了!

         而戴维的国际演奏生涯也在三○年代的多项比赛胜利中渐渐地展开。1935年参加列宁格勒第二届全俄音乐演奏家竞赛获得第一名,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到华沙参加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获得第二名(第一名为女小提琴家吉娜特·奴娃);1937年他参加易沙意国际小提琴比赛(按:现改名为伊丽莎白)获得冠军。这个比赛共有七个优等奖,俄国小提琴家独占六个名额,如此可怕的「团队胜利」让当时的西方世界大为震惊,而获得最多好评的正是得到第一名的戴维,他所得到的地位与之后对俄国音乐文化的影响,一直到今天还是没有停止,同时这个比赛也为他打开了国际知名度。

         弦上之音抗纳粹 1939年,他获得莫斯科音乐院授予的教授职位,并且获得在同校任教、素有「苏联音乐教育家」之称的米亚斯可夫斯基(N. Y. Miaskovsky)指名献给他的小提琴协奏曲;次年米亚斯可夫斯基的学生哈查杜量(A. I. Khachaturian)也作了一首小提琴协奏曲献给他。由此可看出欧氏在当时已经享有很高的名望,并获得众人的爱戴。而这两首曲子的公演也已经被认为是20世纪俄国音乐史上的里程碑,并代表了欧氏演奏生涯的第一个颠峰,谁也不敢相信当时他只有32岁。

        在戴维演艺事业攀上颠峰的同时,二次大战爆发了,全世界沦入战火之中。1941年6月希特勒入侵苏俄,德俄战争爆发,在战争期间的戴维手中拿的不是军事武器,而是小提琴。他和其他的俄国演奏家一样,到医院、后方和前线战场劳军,在这奔波之余,戴维造就一个令人感动的传奇︰1942年德国一度攻占列宁格勒,而戴维拿着他那把琴在列宁格勒举行音乐会,全城成千上万的人都听到他的演奏。正当装饰奏进行到一半时,突然响起空袭警报,但是却没有人离开音乐厅,一直到欧氏演奏完毕,全场欢声雷动,场面有如得知大战结束的消息一般。可见戴维的演奏所散发出的来的风采以及其表现出的音乐是多么地具有吸引力,一直到现在这个故事仍不断地为后人所津津乐道。

         1945年,二次大战结束,美国籍小提琴家曼纽因拜访俄国,戴维则和曼纽因合作演出巴哈双重协奏曲。在我们所知的唱片录音中,戴维可以算录音曲目颇多的器乐演奏家之一,其实在实际的演奏中,戴维的演奏曲目包罗万象。而能使他的演奏曲目如此广泛,则要归功于1946年、1947年这两年的莫斯科音乐季。因为这个音乐季是以小提琴协奏曲发展过程先后顺序安排的大型的音乐会,曲目则有艾尔加、西贝流士、华尔顿这样一些当代作曲家所做的曲子。而由此可看出,戴维对各时代各民族的小提琴曲目把玩于手中的实力。同年,37岁的戴维第一次出国表演,地点则是音乐之都维也纳。1951年时代还应邀担任在布鲁塞尔举行的伊丽莎白国际小提琴比赛评番委员。

         1955年日俄复交,戴维访问德国和日本,虽然当年到日本开演奏会的演奏家多到让听众来不及鼓掌,但是我们在一篇唱片艺术资深乐评岩井宏之的文章中就可知道,戴维对日本乐坛所造成的震撼!甚至于在文章中直接时说戴维是20世纪最伟大的唯一一位小提琴演奏家,对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赞赏的!而在演奏会中,平时最冷静品味、讲分寸的日本人却疯狂了,被戴维的演奏感动得大声叫好,音乐会后久久不忍离场,希望戴维能再Encore一次。 同年,戴维到美国演出,一样受到英雄式的欢迎。克赖斯勒、佛朗塞斯卡提、史坦、米尔斯坦、斯彼瓦科夫斯基、伊丽莎白、舒瓦兹柯夫、蒙都都到卡内基人厅看他表演。

        俄国史上最强的室内乐组合 而除了协奏曲演奏之外,室内乐也是戴维特出的一面,早在1935年时他就和欧伯林(Lev Oborin)开始合奏奏鸣曲。在多次同台演出之后,1941年,欧依斯特拉夫、欧伯林和俄国著名大提琴家克努舍维茨基(Sviatoslav Knushevitsky)开始往三重奏发展,首次的公演从1943年开始。一直到1963年克努舍维茨基过世才结束这个俄国有史以来最高水平的室内乐团。

         50年代末期,欧依斯特拉夫开始研究指挥,1960年2月,他首次以指挥身份在莫斯科举行演出,目的则是为儿子Igor伴奏巴哈、贝多芬、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协奏曲。 1972年夏天(也就是去世前两年),欧依斯特拉夫和李希特一同参加了室内乐的演出,曲目则是布拉姆斯笫二号小提琴奏鸣曲、巴尔托克第一号小提琴奏鸣曲、普罗高菲夫第一号小提琴奏鸣曲,而这三首曲子也正是同年3月19日、5月19日和29日在莫斯科音乐院演奏会的曲目(这些珍贵的录像数据,可由LD中窥得一二),晚年的欧依斯特拉夫身体状况并不佳,但是并未影响到他的心理,甚至于你还可之在他的晚期演奏中听到更内心的一面。欧依斯特拉夫与李希特就建筑了一个小提琴奏鸣曲的世界,格内容相对的技巧,其实两人都是不相上下的高超,但是看到欧依斯特拉夫的神态,真是会被他的从容不迫所感动。这样的室内乐演奏我想还是很特别的。 1974年10月21日,欧依斯特拉夫还是在做巡回演出,但是在旅程中,欧依斯特拉夫突然心脏病发作,死于阿姆斯特丹的大旅馆中,一代巨匠病逝,享年67岁。

         克赖斯勒的影响

        青年时期的欧依斯特拉夫在演奏上能自成一格,克赖斯勒是给他最大影响的一人,欧依斯特拉夫在聆听克赖斯勒的唱片中被克氏的独特性所征服。甚至于欧依斯特拉夫会热衷于小品和改编曲,也多少是受到克来斯勒的影响吧!欧依斯特拉夫第一次遇到克赖斯勒是在战后访问美国时,但是正式见面却是在第二次访美时,当时克赖斯勒已经老到只能当听众了! 由于克赖斯勒在当时的强大影响力,许多小提琴演奏家会去模仿他。欧依斯特拉夫则从他那儿学到了一些独特的演奏方法:滑音、颤音和表情滑音的技巧。我们在听欧依斯特拉夫的演奏时会觉得他总是拉得从容不迫,自然细致,也许和克来斯勒对他的影响有关吧!

         成年后的欧依斯特拉夫摆脱了克氏的影响,把朗诵语调似的及声法变成他激发内心世界的手段。在到莫斯科发展后的那段时间,他常开这类型的演奏会:节目单上是当天演奏三首协奏曲!这么做很快就造成乐评家的注意。乐评们一致认为欧依斯特拉夫的演奏中有很好的水平,这种表现是健康、清楚、有力、乐观的。 站在台上的欧依斯特拉夫给听众的感觉是一位用音乐语言歌颂人道主义的演奏家,也因此他的演奏特别可以让人感动。

        著名的法国小提琴兼乐评家乔登·莫兰吉曾说道:「听戴维·欧依斯特拉夫的演奏,如果只使用平时的词汇已经无法写出他真正感人之处,他是我所见过最完美的小提琴家。他的完美不只是因为他的技术足以和海飞兹相比,更可贵的是这种技术已经完全融入音乐之中,他的演奏是那么的诚挚而高尚!」

         表里一致的艺术家

         一个演奏者的音乐往往和心里所想的一致,有的是灰色沮丧的,它使你尝试一下悲惨的味道;另一种则是带来快乐、安慰或者能为你做心灵的治疗,欧依斯特拉夫则属于后者。听到他的演奏,你可以发现欧氏的天性和他的内在世界十分和谐、乐观、光明的生活,他的一生一直在学习着,也一直在创造新的事物,让我们可以感受到欧依斯特拉夫一直是那么的新、那么的「现代化」。

         在录音记录中,我们可以听到三○年代的他是一位风格比较柔、抒情的小品音乐专家,琴音色彩变化多端,内在真诚,细致得使人听了动容,「音色闪闪发光有如银铃般的琴声」。但是四○年代,时代他改变了自己的特质,他的琴音变得好像用很浓色彩在作画。这使得我们听到他演奏门德尔松、柴可夫斯基协奏曲和克来斯勒、史克里亚宾、德布西的小品时,好像是一位浪漫衷愁的诗人。而在演奏哈察都量协奏曲时,又成了一位专业写实派小说家!

         俄国作曲家所作的许多小提琴协奏曲、奏鸣曲,大部份旳首演都是由欧依斯特拉夫担任,就连一些俄国以外作曲家所写的二十世纪小提琴作品例如:齐玛诺夫斯基、萧颂、巴尔托克的协奏曲,也都是在欧依斯特拉夫的宣传之下,才深入俄罗斯乐迷的心中。 在廿世纪的演奏家之中,找不到有那一位可以像欧依斯特拉夫那样把人和乐器结合得如此完美无瑕。而且他也是一位非常善用心思的演奏家,如果这部作品需要,他可以做到五光十色般的音乐效果。只不过对他来说那不是演奏的重点,更不是这部作品的主角,所以只能适时的加点「调味料」。

          如果您听过他拉的装饰奏,再怎样复杂都可以被他处理得从容不迫。如果你看过他拉琴,你会发觉他的左手在来回高把位时灵巧的不可思议,而且指法漂亮,绝对不会有么不顺或带有棱角的换把。跳弓时总是做得放松而准确,(他的放松是轻松而不是随便),上行跳弓在欧依斯特拉夫的琴弦上发出那由内心而来的声音,任谁都无法不被感动。年纪愈来愈大,欧依斯特拉夫的演奏风格也愈来愈显得多采多姿,只不过我们看到的还是那一个欧依斯特拉夫──一个像邻居一般亲地可人的欧依斯特拉夫。 对于周围的人事物都能非常留意并且还会花时间去了解研究,正是欧依斯特拉夫一直都具有的特质。观察一下他一生的演奏,说不定那正是一部俄国二十世纪小提琴发展史。

         史特拉第瓦里名琴的爱用者

      「用这样的琴是没办法到列宁格勒来演出的。」戴维·欧伊斯特拉夫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第一次到列宁格勒演出时,竟被一个团员如此消遣。虽然他有本领将平庸的琴「榨出」史特拉第瓦里的超凡音色,依然忘不了这个奇耻大辱。于是在大战前他收集到第一把「尤索波夫」史特拉第瓦里琴(Iussopov),然而要一直到1955年,欧伊斯特拉夫才在美国获得第一把属于自己的正统史特拉第瓦里名琴。而后又从巴黎获得「方塔纳」史特拉第瓦里名琴(Graf von Fontana),这把1702年制的名琴也成了欧伊斯特拉夫的最爱。1966年,欧伊斯特拉夫卖掉心爱的「方塔纳」,在巴黎购得血统更优良的「马席克」史特拉第瓦里(Marsick,见图右),虽然这把1705年的名琴似乎较不得大师的宠爱,却陪伴大师终老此生。即使如此「马席克」确实大有来头,此琴是以比利时的小提琴大师马丁·马席克命名,而马席克也就是著名的罗马尼亚作曲家安奈斯可的老师。最后一把史特拉底瓦里受赠于比利时女王伊丽莎白,伊丽莎白是欧伊斯特拉夫的好朋友也是忠实乐迷,因此她在琴上刻上了「欧伊斯特拉夫」的名字,以戴维的名字命名,可惜这把「欧伊斯特拉夫琴」去年在葛令卡音乐博物馆失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