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新书推荐 | 《青年恩格斯哲学思想的形成与发展》

《青年恩格斯哲学思想的形成与发展》

作者:唐正东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2年7月

作者简介

唐正东,1967年8月生,江苏省常熟市人。现为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暨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迄今在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140多篇,出版著作10多部(含译著及合著),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教育部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等研究课题10多项,获得教育部人文社科优秀成果二等奖、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等学术奖励10多项。现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八届哲学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高等学校哲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江苏省哲学学会会长等职。代表性著作有《从斯密到马克思——经济哲学方法的历史性诠释》《当代资本主义新变化的批判性解读》等。

内容介绍

书稿梳理了恩格斯从《伍珀河谷来信》到《德国农民战争》的思想发展过程,试图通过这种研究来深化对青年恩格斯哲学思想形成和发展过程的理解。特别是在对《英国状况》系列文章、《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神圣家族》《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共产党宣言》等文本的解读中,作者努力从基于内在矛盾的现实批判思路之发展史的角度,来揭示和深化对恩格斯哲学思想的理解,并进而推进对唯物史观的唯物辩证法维度的学术解读。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虔诚主义社会的伪善与圣经阐释中的矛盾:恩格斯与青年德意志派

第一节 青年恩格斯与青年德意志派的思想关系

第二节 宗教虔诚主义社会的伪善与内在对立

第三节 宗教文本中存在着的相互矛盾性

第二章 哲学与政治的结合:恩格斯与青年黑格尔派

第一节 从尘世生活的矛盾到世界历史的自由本质

第二节 谢林的启示哲学对自由精神的扼杀

第三节 自由原则与现实批判的二元解读构架

第三章 商业、竞争与私有制的不道德性

第一节 商业关系的伪善性与私有制批判

第二节 竞争关系的不道德性与私有制批判

第三节 竞争关系的矛盾与规律

第四章 基于竞争的价值理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初步探索

第一节 实际价值为何被称为抽象价值?

第二节 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抽象性

第三节 竞争与价值范畴中的内部对立

第五章 地租的掠夺性及其内在矛盾

第一节 地租的一般形式与资本主义形式

第二节 基于土地所有权的地租

第三节 回到土地本身的地租

第六章  私有制条件下资本与劳动的分裂及其不合理性

第一节 同时期其他理论家对资本与劳动关系的解读

第二节 私有制造成了资本和劳动的分裂

第三节 资本和劳动的分裂是不可能的

第七章 对马尔萨斯人口论的批判与青年恩格斯的思想发展

第一节 马尔萨斯用人口论来解释自由竞争的荒诞结果

第二节 马尔萨斯人口论的片面性

第三节 消灭私有制是解决人口过剩问题的关键

第八章  竞争、斗争与工厂制度:青年恩格斯私有制批判视角的转变

第一节 两个不同的解读视角

第二节 工厂制度:一种新的解读视角

第三节 工业革命与对工厂制度的新认知

第九章 对唯物史观的初步思考:《英国状况》系列文章的思想史地位

第一节 对托马斯·卡莱尔的批判与历史观的初步思考

第二节 从工业革命的视角解读生产力与社会关系的矛盾性

第三节 财产与宪法等上层建筑因素的辩证关系

第十章 现实的人的历史活动与“批判的批判”的唯灵论历史观

第一节 赖哈特对赤贫化问题的思辨唯心主义阐述

第二节 法赫尔对英国工业史的“批判的”解读

第三节 历史是现实的人的实践活动

第十一章  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与市民社会的危机

第一节 市民社会中的一切差别简化成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

第二节 工人的贫困意味着英国市民社会的制度危机

第三节 工人运动的发展过程及一般结果

第十二章 一般规律与特殊规律的辩证统一:唯物史观的应有之义

第一节 生产力与交往形式的矛盾运动与人类历史进程的一般规律

第二节 劳资矛盾与资本主义的具体发展规律

第三节 一般历史过程的发展规律与具体社会形态的特殊发展规律的辩证统一

第十三章 唯物史观视域中的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

第一节 从《信条草案》到《共产党宣言》:一脉相承的思想逻辑

第二节 阶级斗争的生产方式基础

第三节 反驳对共产主义的各种责难

第十四章 唯物史观的具体化:恩格斯的探索及其意义

第一节 德国落后的生产方式及其表现形式的复杂性

第二节 宗教斗争是阶级斗争在德国语境中的具体表现

第三节 德国农民战争的历史进程及必然结局

后记

前言

近几年来,学界对恩格斯哲学思想的研究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这不仅体现在对恩格斯相关重要文本的研究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而且也体现在通过深化对恩格斯哲学的研究而极大地推进了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层内涵的解读。这是我们首先要看到的。当然,如果我们关注到国内外学界在恩格斯哲学的地位与作用的解读上仍存在着较大的分歧,关注到相对于持续聚焦的马克思哲学研究而言,学界对恩格斯哲学的研究仍有很多的理论问题尚待深化,那么,我们完全有必要在当下的学术语境中继续推动和深化关于恩格斯哲学的学术研究工作。本书的研究工作正是由于这一目的而展开的。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澄清在恩格斯哲学研究中的以下三个问题:

在马克思恩格斯共同构建唯物史观的过程中,恩格斯只是扮演了一个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弊病、现实工人运动状况的实证素材提供者的角色,还是实实在在的唯物史观的共同创立者?

恩格斯到底是一个如西方学者所说的技术决定论者,还是一个基于唯物史观的思想家?

恩格斯是一个只讲阶级斗争的思想家,还是一个从唯物史观的角度阐释阶级斗争问题的理论家?

首先,从表面上看,青年恩格斯的很多著作的确是以“状况”“现状”等作为标题的,譬如,他在1843年底至1844年初所撰写的《英国状况》系列文章、1844年9月至1845年3月所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等,但如果因此而简单地认定这些著作只是在描述某些经验事实,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的《英国状况》的系列文章是从社会历史过程性的角度对英国所面临的社会问题、社会革命、法治状况的深刻洞察,他不仅越出了对经验事实进行直接描述的理论层面,而且还开启了从内在矛盾性的角度来解读这些社会现象的理论思路。他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尽管的确对工人阶级在身体及精神上的遭遇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但该书的亮点决不止于此。恩格斯在此书中已经从初步建构起来的唯物史观的角度对英国工人阶级生活现状的历史缘由、工人运动的发展过程及未来远景等重要问题进行了深刻的阐述。因此,此书的理论贡献是运用唯物史观对详细阐述出来的英国工人阶级在生活及工人运动等方面的状况进行了深刻的理论阐释。

如果我们把解读视野拓展开来,那么不难发现,从1839年初的《伍珀河谷来信》到1850年的《德国农民战争》,恩格斯从来就没有把对实证素材的经验描述视为自己的理论目的。不管是他对虔诚主义社会、圣经阐释中的矛盾、谢林的启示哲学、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的伪善性的批判,还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弊病、法治状况、经济矛盾等问题的剖析,或者是对德国农民战争之复杂性的解读,都始终贯穿着基于内在矛盾的批判性解读线索。尽管他在对这种内在矛盾性的理解上前后有所不同,但坚持批判性的解读视角是他的一贯做法。这不仅使他在对资本主义现实问题的剖析上比同时期的其他思想家更显深刻,而且也赋予了他与马克思一起共同创立唯物史观的学术能力。由于他比青年马克思更早地直接接触英国资本主义现实,因此,相对而言,青年恩格斯在对资本主义现实的内在矛盾(而不只是资本主义的异化特性)的把握上具有更多的敏锐性和深刻性。关于这一点,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等文本中也是承认过的。青年马克思在对德国唯心主义哲学、英法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批判过程中发展出了对社会历史过程的深邃思考。马克思与恩格斯的理论合作在本质上是一项相辅相成的理论事业,如果没有马克思的理论贡献,青年恩格斯要想把对资本主义内在矛盾的理解提升到社会历史过程的层面上来加以深化,恐怕要花上更多的时间;同样,如果没有恩格斯的理论贡献,青年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经济矛盾的深层内涵的把握上可能要花上更多的时间。从这一角度来看,马克思恩格斯无疑是唯物史观的共同创立者。

只要我们抓住了这一点,我们就不会像有些西方学者那样,在解读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质内涵时,只看重彰显人本主义哲学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而不看重凸显唯物史观的《神圣家族》及《德意志意识形态》;就不会只看到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对工人阶级生活状况的描述,并由此而把恩格斯界定为只是一个实证素材的提供者,而看不到恩格斯从唯物史观的角度对英国工人阶级的现状及工人运动的深刻剖析;就不会只看重马克思在后来的《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货币章中对物化的批判,而看不到他在之后的其他经济学手稿及《资本论》正式文本中对资本批判逻辑的深化。国外学界的学者越是把青年恩格斯打造成一个没有哲学思想的实证主义者,他们就越是希望把马克思哲学甚至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打扮成抽象人本主义理论。这种看不到青年恩格斯在现实内在矛盾问题上的理论努力、看不到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合作在唯物史观发展史上的重要作用的做法,很容易滑向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人本主义阐释,从而对其理论的科学性与深刻性产生误读。

其次,把恩格斯打扮成技术决定论者的做法完全与客观事实相违背。恩格斯的确在很多著作中谈到技术的作用问题,譬如《英国状况 十八世纪》《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共产党宣言》等,但他在这些著作中都是把技术放在社会历史过程中来加以理解的。对他来说,技术推动工业的发展,但工业和商业都只是现实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外在表现形式。也就是说,他是把技术的作用问题放在生产方式内在矛盾运动的层面上来加以考虑的。譬如,恩格斯不会只对技术的产业作用感兴趣,而是会把它提升到技术对生产力的发展及社会关系的转型所产生的影响的层面上来理解技术的社会使用问题。正因为如此,他关心的不是单纯的经济学意义上的技术革命,而是能带来社会革命的英国工业革命。在对这一问题的理解上,马克思跟恩格斯是一样的。马克思不会只关心机器的作用,但他会关心机器大工业的作用,因为正是它使得整个资本主义劳动过程都发生了转型,而对蕴含在其中的资本逻辑的剖析正是马克思在后来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中所要完成的理论任务。

因此,恩格斯是生产方式内在矛盾运动决定论即唯物史观的建构者及信奉者,而不是西方学者所说的那种技术决定论者。后者的这种说法恰恰是建立在对恩格斯思想的实证主义误读之基础上的。如果看不到恩格斯在技术问题解读上的生产方式维度,那就很容易把他的唯物史观界定为技术决定论,但所付出的代价是与恩格斯的真实思想擦肩而过。同时,这种解读思路的局限性还会延伸到对马克思哲学的解读上,因为一旦脱离了生产方式内在矛盾运动的解读视域,那么,既然认定唯物史观不可能是恩格斯的技术决定论,那么,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就只能是与此相对的主体行动论了。这种说法的问题不在于从主体活动的角度来解释马克思的唯物史观,而在于没有说清楚活动着的主体的社会历史基础,即现实历史过程中的主体到底是什么样的。这是在经验的层面上从技术的维度转向主体的维度的必然结果,因为就像它没有把技术放在生产方式内在矛盾运动的层面上来加以解读一样,它对主体的解读也是游离于唯物史观的理论视域之外的。对马克思恩格斯的唯物史观来说,抽象的主体视域是没有意义的,对社会历史过程的解读而言,重要的是准确地抓住主体所处于其中的现实社会生活过程(生产方式的矛盾运动是其本质内容)的深层内涵。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缺失了对唯物史观解读视域的准确理解,不管是在技术问题上还是在主体活动问题上都得不出正确的结论。

最后,西方学者把恩格斯打扮成只讲政治维度上的阶级斗争而不讲这种阶级斗争的唯物史观基础的做法也是不对的。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前,关于阶级的存在以及阶级斗争史等问题早已有人讲过。但恩格斯(马克思也是一样)的深刻之处在于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来讲清楚了阶级斗争的问题。于是,我们看到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恩格斯不仅描述了工人运动的发展过程,而且还深刻地阐述了英国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运动的特点、它与新型政党相结合的必然性等内涵。在《共产党宣言》中,他不仅阐述了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过程,而且还深刻地揭示了这种发展过程背后的生产方式内在矛盾运动的过程。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准确地看到了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条件下,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会带来无产阶级专政的结果。当我们说,《共产党宣言》体现了唯物史观与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有机结合的新高度时,其原因就在于此。

就像竞争关系是资本主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内在矛盾的外部表现一样,阶级斗争也是生产方式内在矛盾在政治领域中的表现形式。不了解生产方式内在矛盾就无法把握竞争关系的本质特征,同样,不了解生产方式内在矛盾也无法抓住阶级斗争的历史观基础。如果像西方学者那样硬把恩格斯阶级斗争观的政治学维度和历史观维度割裂开来,那就会大大降低恩格斯思想的学术深度,从而给人以恩格斯在哲学历史观上无所建树的虚假印象。比马克思恩格斯略早一些的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才是仅就阶级斗争本身来谈其历史发展过程的,因而他们是不可能在资本主义条件下阶级斗争的本质及结果等问题上提出深刻的观点的。而对恩格斯来说,从他的阶级斗争观中我们所能看到的是其唯物史观的深刻内涵。也就是说,他(与马克思一起)的历史观和哲学观绝不是基于某种先验主体或抽象的“人”而建立起来的观念体系,他绝不把现实历史过程仅仅理解为抽象主体的自我发展所需要的外部对象,而是把它理解为建构现实主体的社会历史性内涵本身的发展过程。历史的意义来自于这些现实内涵即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运动,而不是抽象主体的意义回归或价值回溯。在这一意义上,准确理解恩格斯阶级斗争观的唯物史观基础,对于我们深化对唯物史观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深层本质的理解也是很有帮助的。

本书梳理了恩格斯从《伍珀河谷来信》到《德国农民战争》的思想发展过程,试图通过这种研究来深化对青年恩格斯哲学思想形成和发展过程的理解。特别是在对《英国状况》系列文章、《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神圣家族》《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共产党宣言》等文本的解读中,我努力从基于内在矛盾的现实批判思路之发展史的角度,来揭示和深化对恩格斯哲学思想的理解,并进而推进对唯物史观的唯物辩证法维度的学术解读。如果说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基于其特定的理论语境而侧重于从人本主义历史辩证法的角度来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话,那么,我们中国学者在当下的实践语境中更需要做的,正是从唯物辩证法的角度来深化对唯物史观以及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解,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哲学的论文真正写在中国大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