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布索尼谈音乐

布索尼谈音乐

一、致卡纳斯先生的公开信
 我惊讶的发现,你一轻视的态度把李斯特推在一边。我知道李斯特的弱点但我也了解他的力量。我们都集成这李斯特,瓦格纳也不例外。弗朗克、理查•施特劳斯、德彪西、俄国五人组,全都是李斯特所影响的后人。李斯特之后再无人能写出《浮士德》那样的交响曲。
 不管怎样,如果你拒绝李斯特,应该明确说出理由,不要想当然地认为,音乐家和爱好者都会赞同。我不认为李斯特毁了舒伯特《流浪者幻想曲》。相反,我认为李斯特帮助我们看清了原作中一些被人忽视的构想。
 二、《李斯特练习曲》序言
 这些练习曲写作的时间历经李斯特从少年到成年的岁月,这些音乐我们应该是为他的最重要的创作。他们给后人一个完整的里斯特式的钢琴观念,显示这种观念由萌芽到成熟的过程。
 这些曲子共58首,将李斯特置于贝多芬、肖邦、舒曼等伟大钢琴作曲家之列。
 并且,这些音乐从各种角度揭示了李斯特的人格魅力,从梅菲斯托式的到宗教式的,他爱上帝,同时爱魔鬼一点也不少——那个敏感智慧的魔鬼。从中你能发现各种风格的倾诉和解释,这个面孔多变的艺术家可以穿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服装,使用任何语言,丛帕莱斯特里纳到帕西法尔,李斯特的改编是二度创作。
 我们目睹他怎样由魔鬼变成天使:从《帕格尼尼幻想曲》到《圣诞树》那样富有童心的神秘主义,那最终的简介是他一生经验的结晶,听上去是来自世界边界的陌生声音。
 李斯特装饰音的秘密在于它的对称。它使用古典的形式,但跟即兴的自由相结合,而革命性的和声一直有镇定地双手来操作。拉丁语言中的旋律花朵盛开在北方人的严肃灵魂之中。在其中叮当摇响的,使他对钢琴音乐的理解——这样的理解和思考把这个世界变得金光灿灿。
 他的幻想曲是不可模仿的。比如他对对比的安排,对音乐性格和动机的选择,等等。它的纯粹装饰用的装饰音部分来润色音乐形象,部分用来适应乐器的特点,从不虚设。这些装饰音像花和叶子,填补了旋律的大树。在这些幻想曲和改编曲中,李斯特将琐碎的动机放大,将细微的声音变得高贵。
 三、关于莫扎特
 在音乐家们纷纷走向莫扎特的时候,我写下了如下笔记,主观、不完整,但也许多少能帮助人们认识这位“神圣大师”的特点。
 我认为莫扎特是这样的:
 到目前为止他是音乐天才的最好证明,每个音乐家都仰视他,快乐地,被他解除防备。
 他的短暂而多产的一生跟他完美作品共同成为奇迹。
 他没有对乌云的换了令人困惑。
 他对形式有一种超自然的感觉。
 他的艺术好比雕刻家的作品,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完美的。
 他有种动物的本能,可以将自己带到能力的边际,但不超出。
 他不做愚蠢的事情。
 他不用寻找就可以发现,而且不会去找不可能找到的东西——当然,是对他而言不能获得的答案。
 它的资源取之不尽,但他不拼命榨取。
 他可以说很多,但从来不说太多。
 他热情,但总是保持在清醒的程度。
 他自己拥有各种性格,但只会担当叙述者和描绘者。
 他给出答案,同时给出谜语。
 他对比的感觉惊人的准确,然而这种比例有时可以测量、验证的。
 它拥有光和影,但它的光不刺眼,他的黑暗有着鲜明的轮廓。
 他可以拿起任何一只杯子畅饮,因为他不曾把任何一只来干。
 他站得这样高,比别人看得远,能看见每一件东西,所以各种景象在他眼中是远的、小的。
 他的宫殿大得无法度量,但她从不越雷池一步。
 透过宫殿的窗户看见大自然,窗框也就是自然的边界。
 快乐是她最突出的天性,他对最不美好的东西也用微笑来充盈。
 他的灵魂纯净,但不漠然。
 他从来不简单,但也从不变得诡谲(jue)。
 他充满性情,但从不紧张。
 他是从不离开尘世的理想主义者,也是从不粗鄙的现实主义者。
 在他身上古典和洛可可完美结合,产生新的形态。
 建筑是他艺术最亲近的姊妹。
 他没有鬼气或者超自然气息,它的现实主义是尘世的。
 他是“完全数”和“十倍数”,是完美的“和”,是最终又是开始。
 他年轻得像孩子,智慧深邃似老人,从不老派也不时髦,虽然他已经死了但他一直活着。
 他的微笑,总是那么动人,又富含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