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古典音乐:建构一个人内心深处某种圣性想象情境的空间

古典音乐:建构一个人内心深处某种圣性想象情境的空间

——张异宾教授在南京大学新年音乐会上的讲话

我们令人骄傲的交响乐团成立于新旧世纪交替的2000年,再过几天,就是十五年。虽然晓一老师已经有了指挥大师的风采,但我们的交响乐团仍然正值青春年华。十五岁,这是最让人动心的年华。首先我代表学校向吕老师、特邀指导老师和乐团今天在场和所有曾经的团员们表示热烈的祝贺。也感谢你们在过去的十五年里,通过你们注入生命的艺术努力,让这所百年名校始终响彻着经典音乐的旋律,你们为南京大学在全国和国际上争得了的重要的文化声望。谢谢你们!谢谢吕老师!

可能在1998年前后,有一天我与蒋树声老校长从鼓楼图书馆参加完一个活动往回走,他动情地谈及在英国留学时自己所收的300多盒古典音乐的磁带,他提出,南大一定要有自己的学生交响乐团和民乐团,因为音乐是一流大学培养人才的必备条件。这也是我们两个乐团的历史缘起。

我在今年的新生入学报告中谈到,到南大这样的大学来,最重要的不是一般大学都可以完成的简单的知识传递,而是要以南大的方式 体知生命存在的意义。这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除去正常的专业学习,我们还要通过看“灿烂的书”、读具有神性的诗、听塑形一颗非凡心灵的音乐,让我们居有不同于常人的崇高精神境界。这也是百年南大要传承给你们的独一无二的真诚、平实、儒雅、担当的朴茂文化情怀的重要精神基础。

依我自己的理解,古典音乐的本质是建构一个人内心深处某种圣性想象情境的空间。在今天要再一次响起的古典音乐中,我们不是外在地听到柴可夫斯基、奥芬巴赫,其实在音乐中,你只能听到你自己的灵魂,你独有的生命经历,你秘不示人的深深痛苦、忧伤和欢乐。大师胡塞尔曾经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分析过我们听音乐的微观内感觉结构:一段音乐响起的时候,每一个瞬间都不是一个静止的音符,它接续刚刚消失的音响,期待即将要到来的音节,其实,我们听一部欧洲古典交响乐或者我们民族经典音乐作品的每一个当下都在进行一种整体的驻持和记忆联想的音乐空间建构,听出一种调式、一段优美的旋律和令人落泪的音诗画卷。在其中,你实现自己内心的隐秘冲动。

在我们青年的时候,还不让听西方布尔乔亚的音乐,但我们还是有“一条大河”、“珊瑚颂”那样的让人感动的音乐记忆。我希望,当你们老去的时候,千万别只有“老鼠爱大米”和“小苹果”一类的音乐才让你想起逝去的青春。噢,在南京还有“喝馄饨”、“坐公交”。

好了,在音乐会开始之前说话,是最让人讨厌的事情。新年将至,我代表学校党委向全校的同学道一声“新年快乐”!

祝你们在新一年里,学习进步,生活愉快,能如愿考上研究生、找到好对象,找到好工作,一切心想事成。春节回家,代问父母好,在外一定注意安全。路上小心。谢谢。

2014年1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