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各国妇女的解放斗争

各国妇女的解放斗争

小点 辑译


  面对着资本主义和第三世界的普遍经济危机,各国政府加紧将危机转嫁到工人阶级和妇女身上。而各国妇女正以更坚决广泛的斗争形式和组织行动,站在对抗这些压迫的前列。

英国矿工妇女的模范斗争

  在英国,矿工妇女在长达1年的矿工大罢工之中,担任了活跃的角色,成为各国妇女和工运斗争榜样。矿工妇女的努力,是支持和团结整个罢工的重要因素。保守党政府期望妇女护送丈夫越过罢工纠察线、破坏罢工的想法不但落空,矿工妇女在斗争过程之中更向其他传统妇女形象作出根本的挑战。
  即使在以往的矿工罢工之中,例如1926年的大罢工和1972、1974年的矿工罢工,妇女也有组织起来,担任积极支援的角色,但大多是局限在威望内工作或筹集食物等。在今次罢工之中,妇女除了上述工作外,更在整个罢工斗争中,独立地组织起来,发动示威,到各地游行演说,与其他妇女运动联系,组织妇女纠察队等,发挥了极重要的作用。
  很多妇女说她们受到女权主义的影响,她们又从格咸公地反核妇女的斗争例子中得到鼓舞。更主要的原因,是妇女在过去十年的生活转变的影响:更多矿区妇女出来工作,即使只是兼职或低层的工作。她们除了变得更独立之外,思想也有重大转变,明白到男性可以做的事,女性也可以做,而且在某些情况比男性更刻苦耐劳。这次罢工斗争经验便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和鼓舞矿工妇女继续组织起来的因素。
  妇女从罢工斗争中取得的另一个重要经验,便是从开始便身受警察的暴行。多个矿区实际上被警察占领,情况类似北爱尔兰的城市。妇女在纠察线上亲身体验了警察暴力,认识了他们和整个国家镇压机器的政治角色。她们对警察的态度有了很大转变,至少不会再教育儿女信任警察了。
  矿工妇女的斗争鼓舞了其他妇女。当妇女权利正受到撒切尔政府攻击的时候,这个鼓舞更为重要。矿工妇女推动了工党妇女、反核妇女和其他妇女组织加入游行行列,组织妇女反对封闭矿坑小组,包罗了广泛的妇女解放运动层份。矿工妇女在妇女运动的重整过程中发挥了领导作用,这个影响在未来几年会显示其重要性。矿工妇女更筹备组织全国的妇女联络委员会,寻求组织其他行业的妇女,如码头工人、铁路工人和货车司机等。
  矿工妇女的积极动员和斗争,有力地证明了劳工和工会运动不能独自对抗资产阶级,一个强大而独立的妇女运动是一个重要的力量。

玻利维亚妇女支援总罢工

  玻利维亚的矿工妇女在今年3月两个星期总罢工之中,也像英国矿工妇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她们为1万多名从矿区走到首都露宿抗议的矿工提供极需要的食物和其他援助。在玻利维亚经济陷于崩溃和物品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这是很不容易的任务。
  矿工妇女组织从1946年开始已经出现,现更成为永久性的组织,有一个全国性的领导架构,从事组织妇女在食物和物价问题上斗争。过去几年来,这个全国性矿工妇女组织经常开会,并与全国的工会有联系。她们有代表出席玻利维亚工会联盟的大会。
  随着玻利维亚的经济危机越来越严重,通货膨胀达到越过10000%的破天荒记录,妇女和特别是矿工妇女组织在斗争中的作用变得越重要。全国工会联盟号召所有妇女追随矿工妇女的榜样,组织起来和负起组织和分配食物的工作,提议妇女组织接收私人和国营的食物仓库,以法定价格出售食物。
  工会运动已认识到组织妇女的重要性。在过去,妇女也曾组织起来,对抗由美国援助计划推动的强迫绝育运动等。另一方面,虽然玻利维亚妇女较少出来工作,但她们也开始在妇女工人中进行组织。该国法律禁止政府雇员组织工会,但主要由于妇女蔑视这项禁令,工会成功地组织起来。她们更领导了这个工会,在去年的斗争行动中发挥了带头作用。
  玻利维亚妇女的英勇斗争,推动了妇女走到工运的前线,有利于提出她们本身的要求。妇女在地方上和全国的自我组织,是这个过程的重要因素。

墨西哥妇女运动成长

  在墨西哥群众的基层内,妇女正在逐渐围绕着她们所见到的问题组织起来,与数年前她们不会聚集讨论问题的情形有不少分别。墨西哥的经济危机是这个发展的客观原因。贫民区、农民、左翼政治组织和保卫政治犯和“失踪者”运动的妇女,在全国和地区上召开多个大会,是这个过程的特出表现。
  这些大会讨论的问题主要是大部份墨西哥妇女面对的日常问题:如何面对资产阶级的紧缩政策、如何争取公共服务、如何保卫她们的工作、如何保卫土地、如何面对妇女所受到的特殊压迫。这与以往妇女问题只是小部份妇女知识份子和学生所关注,与大部份妇女隔绝的情况,有很大分别。
  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工作的妇女,讨论她们面对的工作条件和争取成立工会的权利,协调她们的斗争。在服务行业的妇女,面对着政府将她们赶回家中的运动和商业界大规模裁员的计划,开始组织起来和互相联络,其中一项工作便是出版一份月刊,讨论妇女在各种职业上的问题,寻求更广泛的全国性反抗运动。
  在贫民区的妇女,召开了全国性的大会,讨论她们的问题,特别是争取水、电供应等,还有是反对高昂物价,争取国家成立人民商店等斗争。大会也讨论了加强妇女的参与和政治教育的需要。贫民区妇女更是一次要求人口控制计划考虑妇女意见的示威的主力。
  农民妇女也开始组织起来。在去年11月的“亚耶拉全国联络委员会”全国大会上,农民妇女讨论组织她们的全国大会,并筹备在今年年中召开。
  除了所有这些组织行动和大会之外,属于这些群众联络组织和政治团体的工会妇女,正在讨论成立全国妇女组织的工作,以能对资产阶级政府对妇女的进攻作出面的对策,动员工作妇女、贫民区妇女、农村妇女等。今年7月的议会竞选运动,成为联络和发动妇女斗争的机会。
  墨西哥妇女的组织动员,面对着不少阻力。妇女受到丈夫反对她们参加政治活动的压力,也没有得到传统工会领导层的帮助。到现时为止,妇女的组织都是独立发展,与工会没有什么联系,最多只是得到工会某些支持吧了。但工作妇女的运动开始成长,正如边界工作妇女和服务行业妇女的组织所显示。对抗高昂物价和政权镇压,以及争取保卫生育和避孕权利的斗争,成为妇女联合阵线的重心。

北爱反帝妇女运动

  北爱尔兰妇女反抗英国帝国主义压迫的运动焦点,集中在北爱的亚玛监狱上。被囚禁在这监狱的女政治犯,是整个北爱反抗英国统治历史和英帝加强镇压迫害的缩影。
  在1969年之前,北爱并没有女政治犯。随着1968年民权运动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开始以后,女国会议员狄芙连(即麦雅基McALISKEY)是第一个被囚的女政治犯。此后,越来越多妇女被囚在亚玛监狱内。初期她们仍得到政治犯的待遇,但在1976年以后,英国加强迫害政治犯,她们的情况便变得很恶劣。1980年的不合作和绝食抗议运动,便是为了反抗这种不人道待遇的斗争。但英国并没有放松迫害。
  现在,亚玛监狱挤满了年轻女性,被控参加反抗英国军事活动。这不但反映了妇女在反英帝的武装斗争中担任的角色,还反映了过去15年来的反帝国主义政治活动。15年来的经常镇压和迫害,在北爱民族主义社区内做成庞大的反抗,尤其是在绝食抗议事件之后。爱尔兰民族主义运动已放弃了在北爱现状内作政治改良的幻想,反抗运动以多种形式和层次出现。
  妇女在这些斗争中都站在前线。每名被囚女政治犯的背后,是数以百计的政治活跃份子和数以千计的支持者,提供援助,参与抗议示威,提供庇护,照顾囚犯家属等。妇女在武装抵抗组织之中,多年来已取得平等的战士地位。更重要的,是妇女维持和深化了社区内的抵抗运动。
  英国占领下的爱尔兰,是欧洲共同体市场最贫困和经济、社会情况最差的地区之一。北爱的男性失业率是27%,在一些地区达到60%,2成工人只有兼职工作,其中妇女占了8成。生活费用比英国高很多,社会福利则绝少,堕胎被禁止很少托儿所,还加上英军和亲英民兵的占领、凌辱。北爱妇女最直接受到这些情况打击,是她们动员起来的基本原因。
  爱尔兰的妇女运动,正如整个社会一样,在亚玛监狱问题上向两极分化,尤其是女权主义者对反帝国主义运动的态度问题:是否只谈妇女问题而忽略民族问题呢?从实际行动中,更多妇女认识到她们的问题是与整个帝国主义殖民统治压迫分不开的。
  在去年6月一次包括来自整个爱尔兰的妇女大会之中,首次出现了反帝国主义倾向占多数的情况,认识到要争取妇女的自由,需要打破帝国主义控制爱尔兰的现状。从这个基础出发,爱尔兰妇女得以继续建立强大的反帝力量和组织独立自决的妇女运动。


古巴革命与妇女解放

  1959年古巴革命的胜利,为拉丁美洲妇女解放斗争开启了一个新阶段。从那时起到现在,古巴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和角色有了很大转变,显示了废除资本主义私有制之后,妇女解放得以大踏步前进。但即使在现今古巴社会中,仍然存在着不少男性社会的意识形态和作风,显示了社会主义革命只是为妇女解放提供了条件,真正的解放还待妇女和整个社会的主观奋斗,也与社会主义革命的进程有很大关系。
  在革命胜利初期,妇女参加民兵和社区内的工作,保卫革命和帮助击退美国的入侵。这些活动帮助妇女从家庭和父系社会生活中走出来。6 1年的识字运动,更让数以万计的年青妇女从家庭走到山区,担任义务教师,作出独立的决定,认识外间世界,取得经验和加强对自己的信心,为她们逐步走进有酬劳动的新地位打下基础。
  私人拥有妇女劳动的社会制度被摧毁,是能够将妇女结合在生产、科技活动和政治活动的起点和基石。妇女的劳动力和尊严得以从家庭奴役和私有制之中解放出来.社会革命带来妇女解放所需的结构性转变.
  从5 9年的16万工作妇女到8 4年的1 04万。占劳动人口的3 9%,反映了在革命的推动下,古巴妇女在二十年内取得了欧洲和美国妇女经过一个世纪的斗争才取得的成果。与资本主义社会相反,更多古巴妇女担任高度技术工作,占了技术工人的5 3%。约6 0%的新专业人才是女性,在某些专业,例如医生,和在大学一些学系内,女性占了大多敷。由于社会提供更多托儿所、学校、饭堂、医疗设备等,容许更多妇女在婚后继续工作.
  妇女参加工会活动的比例也一直增加。在80年有4 2%工会领袖和3 3%工会职员是女性.在保卫革命委员会的基层单位中,女性占了一半,但妇女在委员会的领导机构之内的比例则仍然低,只是2 2%。
  同样地,妇女在古巴共产党内的比例也很低,在80年只是1 9%。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对这个情况解释是部份由于家务和照顾儿童的责任自然落在妇女头上。
  事实上,在古巴社会之内.虽然女性在革命以后地位已有显著提高,但男性优越感和一些传统意识、习俗和思想仍然存在,帮助保持了社会性别分工,特别是在家务和抚育儿童的无偿劳动方面。例如.祖母帮助照顾儿童,卸除了男性和社会在这方面应负的责任.男人对这些工作仍然抗拒.加上对妇女在政治和社会上活跃感到不满,是一些家庭纠纷的来源。
  但古巴妇女的高度集体和社会醒觉性,特别是年轻一代,让她们更自觉到她们的劳动对社会的价值和女性的尊严,更积极地争取妇女的解放和一个平等的社会。
  古巴的家庭法给舆女性完全平等的地位。法律容许离婚。堕胎不再是夺去多少拉丁美洲妇女生命的非法行为,而是免费和在完善设备的手术室中进行,虽然堕胎并非受到鼓励。健康和性教育在学校受到重视,让妇女更清楚她们的身体.避孕等。
  这些法律和措施虽然不能保证妇女的解放,妇女真正的解放也不能独立于社会主义革命的进展。但正如古巴革命带来的其它社会、经济和政治转变一样,能为觉醒中的古巴妇女提供更优越的客观条件,让她们为争取女性的解放继续斗争。

苏联妇女与家庭问题

  在现代的苏联都市社会内,男性和女性在工作和社会上扮演了差不多相等的角色。更多的妇女出外工作,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和价值观念.但传统的家庭关系并没有转变,所有家务和抚养儿女的责任仍然落在妇女身上。
  妇女的工作收入往往是维持家庭所必需的.她们更往往比男性受到更高教育。丈夫不满妻子在外忙于工作,更拒绝分担家务,加上社会普遍由于官僚统治做成的窒息气氛,令不少丈夫寄情于酗酒。酗酒除了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外,更往往成为家庭破裂的因素,而通常是妻子不能忍受酗酒和大男人主义的丈夫而提出离婚.虽然她们一直努力维持家庭的阙系。她们通常在离婚后得到儿女的抚养权。
  离婚成为一个严重社会问题。苏联城市的离婚率高达50%。每年有90万宗离婚。不少妇女在离婚后不再结婚。因此苏联社会出现一个新的现象:只有母亲的家庭。而儿女在学校中更通常只是接触到女教师.因为她们占了大多数。所以不少儿童在成长阶段不能平衡地受到两性的影响,有些专家便将一些青少年问题归咎在这个因素上,忽略了整个社会各个阶层受到官僚统治的扭曲,窒息而感到绝望、无出路的主要因素。
  苏联官僚一直以来对人民生活消费的质和量不重视,形成不少社会问题.例如房屋的严重短缺,特别是在城市内.日用品和其它消费品的缺乏和质量差,是令家庭关系紧张的另一个因素。在各种因素影响之下.不少妇女不想生育儿女,做成苏联的人口增长率远低于它的努动力需求。
  在30年前,三分二的苏联人口是在农村。现在这个比例刚刚倒转了,超过三分二的人住在城市。传统乡村的父系家庭传统和礼教观念逐渐丧失,而新的观念仍未成形和稳定下来,让男女双方共同负担家务、养育儿女等责任。这无疑是苏联社会和家庭的其中一个矛盾。在这个矛盾之中,苏联妇女却成为主要受害者,承担了家庭破裂前后的大部份压力。

萨尔瓦多妇女与民族解放斗争

  萨尔瓦多的革命妇女组织在解放运动控制的地区之内,推行了很多组织妇女的计划和工作,例如缝纫工场、日间托儿所、手工艺小组和人民商店等。它们并非简单地为了满足地区上的需要,而是整个解放斗争的一部份。
  以各小型工场来说,产品除了满足解放区的需求外,更由妇女冒险将它们运到政府控制的地区出售和换取其它物品回解放区。这是危险的工作。被捕的妇女会被投进监狱。
  人民商店由妇女运动管理经营,以统一的价钱出售日用必需品,也迫使地区内的私人商店物价与人民商店看齐.这是人民控制物价的方法。
  妇女运动组织的日间托儿所,为参加革命斗争和工作的妇女提供免费而安全、可靠的照顾儿童服务。
  妇女运动除了发动妇女共同工作之外,更为妇女举办多种课程和研讨会,范围从生育,避孕知识,到文化问题.经济、政治和军事局势等。主要目的是向未曾政治觉醒或未参加革命活动的妇女作教育工作.指出妇女在现存社会扮演的角色和解放斗争所争取的新社会内妇女的角色。透过共同讨论妇女面对的问题,很多妇女认识到她们受到双重压迫,而讨论的结果是妇女联合起来加入斗争行列。
  妇女加入妇女运动和解放斗争之后,经历了重大的转变。以后(应为“以前”)她们大多对妇女本身在社会和生活上的任务有传统意识形态所做成的偏见,不自觉地接受了妇女受家庭和社会双重压迫的情况。在加入解放斗争后,妇女的态度有了重大转变,认识到新的价值和社会观念,为争取改变意识形态和社会角色而斗争。即使在解放区参加革命工作的男性,也仍然存有男性中心的反应,虽然他们对妇女的态度已有很大的转变。因此觉醒了的妇女仍然要作出独立和坚决的奋斗。
  在以往,妇女大多只关注食物和日常生活等问题,伹觉醒了的妇女已讨论和参加民族解放斗争,以更长远的目光看新社会的前景。这是参加了解放斗争的萨尔瓦多妇女最重要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