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玻利维亚妇女运动的特征

玻利维亚妇女运动的特征
作者:马姬


  自1952年的革命后,玻利维亚妇女已成为整个斗争的一部份,经常成立自己的组织。过去几年,这些组织在各部门出现,从农村到女佣都有。
  这个发展部份原因是由于西方女权运动的影响,部份是从75年以来得到拉丁美洲妇女组织的金钱援助。但更重要的,是由于打击拉美的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影响,而妇女是最受打击的。最后,还由于玻利维亚社会的反应,妇女在这个社会的功能与其他已发展了20多年妇女解放运动的国家不相同。
  一位农民妇女指出:“即使我们全部都是女性,我们也不是完全平等的。在玻利维亚,妇女分为三个阶级:上层、中层和下层阶级。上层阶级妇女生活奢华,有各种佣人侍候……中产阶级妇女也住在漂亮房子里,有些是有工作的。她们的相同处是:轻蔑农民女妇女,视她们全部为婢女”。
  西方式的激进女权主义未能推广至玻利维亚。在这里,很难要求所有妇女成为姐妹。要求一方面由妇女承担双重的工作,让另一方面的妇女有空为共同的解放而斗争,是很难的,而在传统历史经验之中,男性与女性是不可分割地连在一起的。
  因此,玻利维亚在过去15年来甚至没有开始出现欧美式妇女运动,是毫不奇怪的。直至86年8月的一次公众集会上,才首次讨论女权主义。但玻国妇女并没有等到这时候才加入斗争。
  自立的妇女组织在这国家有很悠久的传统,可以追溯到1920年代的妇女工人联会、1952年的革命,及现在的家庭主妇、矿场妇女、农民、女佣等的组织,等等。它们数目很多,且很活跃。
  在这些战斗性的群众组织之外,是一些由中层阶级妇女操作的机构。前者普遍是反女权主义的,而后者则以不同的语言讨论完全不同的问题。两者之间的距离似乎很难克服,正如一位农民联会妇女清楚而激烈地指出:
  我们被邀请参加由资产阶级妇女组织的研讨会。我见不到任何“家庭主妇”、在矿场工作的妇女、产业工人等等。……一个男人谈到农村妇女的状况,一派胡言……
  我们不期望机构给我们什么东西;它们用我们的名义,在我们身上赚钱。没有我们,你们怎样生活?怎样赚钱?怎样能开会讨论妇女,上电视?这不是从我们的政治剩余价值得来的吗?你们有生产什么东西吗?我们生产,我们喂饱你们。你们却甚至不愿承认我们与你们平等,承认我们有同样权利,承认我们是人民。如果你们要与我们工作,便支持农民妇女,来乡村工作吧!我们不会拒绝你们,但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找寻你们。我们不再是1952年的农民妇女,我们是1980年的农民妇女。
  
  在安第斯山脉的国家里,最惹人注目的新政治事实,是印第安人的觉醒,在玻利维亚特别明显。在五一劳动节,鲜红色的裙和披巾,占领了街道。从研讨会到各种会议,都充满着讨论,很难脱离安第斯的文化现实。妇女之中的讨论是很活跃的。印第安妇女以下列论据拒绝女权主义:
  在安第斯模式来说,我们认为西方女权主义并不适用。在欧美,妇女在工资工作之中与男人竞争;在这里,绝大部份人口不是赚取工资的。而且,文化传统并不是竞争而是互相帮助。在西方,只能有一个男性的价值制度;妇女为了解放自己,尝试做男人在一个基于竞争的制度内所做的事,永远要一个人凌驾另一个人之上。在安第斯世界内,功能的分配,表示男女得益自平等尊重。
  互相补足,排除了男性压迫妇女的可能性,因为如果没有对方,彼此都不能在社会内发生作用。中产阶级的非印第安裔女权主义者,无疑会对这样地分析安第斯妇女状况作出挑战。讨论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