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智利妇女反独裁斗争

智利妇女反独裁斗争
作者:方迪丝


  女权组织参与群众斗争最丰富的经验之一,是智利反抗皮诺切特独裁政权的斗争经历。1973年军事政变之后第一个公开示威,便是妇女节的游行。本文简述智利女权运动的历史,特别是最近几年。
  数以千计妇女参与85年10月的示威,要求皮诺切特下台。这些妇女虽然来自不同的阶级和有分歧的政见,但决定加入单一的反对阵线,以更有效地对抗独裁政权。一些政党要求妇女党员跟组织走,不要跟随妇女运动,但很多妇女拒绝听命,决定参加示威。这次行动虽然被警察残酷镇压,但仍然成功,在人民中造成重大的冲击。
  这些妇女不但要求民主、而且要求新的民主,要求国内和家庭内的民主,终止以性别、阶级和种族界分的压迫和剥削。差不多每天都出现新的公众抗议,要求结束智利73年以来的独裁统治。妇女今天的斗争是长远政治过程的结果。

智利妇女运动历史

  约在1900年,出现两个妇女运动,两者之间完全没有联系。其中一个受欧美妇女运动影响很大,主要的要求是教育方面。在1919年,它变为女性公民党,主要目标之一是争取妇女投票权。从一开始,它便主要是由上层阶级妇女组成。在20年代,很多中产阶级妇女加入这斗争;这是因为教育水平提高,而这种提高主要是妇女运动取得的成果。
  另一个妇女运动是由工人阶级妇女组成。运动没有名字,它的成员以工人互助社成员或是工人、农民和矿工妻子的身份,在其他政党内活动。矿工妻子在阶级斗争之中有很高程度的政治参与。
  在30年代中期,智利妇女解放运动成立。它由中产阶层和工人阶级妇女组成,可界别为左派女权运动。长期以来,它屡遭挫折,丧失不少重要性,但在1983年复苏。它的特点之一,是统一了阶级斗争和妇女解放斗争,而同时独立于政党之外。
  在1945年,女权党成立,焦点集中于女性投票权的斗争。在49年,由于内部分裂而解散。其他政党利用这机会,企图根绝妇女运动。在一段时期内,它们成功令妇女转入政党内活动,主要是中派和左派政党。在1970年至73年的人民团结政府期间,阶级斗争很尖锐,妇女的活动也达到高峰,妇女差不多完全根据她们的阶级而战斗。所谓右派妇女帮助其他右派组织推翻阿连德政府之说被过份渲染了,73年9月的血腥政变不但终止了阿连德政府,也摧毁了所有左派妇女团体。
  近年来,智利妇女运动重获新生。正如在其他拉丁美洲国家一样,智利女权运动妇女,无论作为社会主义女权份子,或简地作为第三世界妇女,都在斗争寻找自我身份。
  智利女权运动受两个主要流派影响:激进女权主义和社会主义女权主义。前者在60年代始于美国,没有重视智利的一些基本特征。智利无疑是父权社会,但,它也像其他第三世界国家一样,是明显的阶级社会,阶级的划分比帝国主义国家更强烈。
  上层阶级妇女支配低下阶级男性,靠剥削其他妇女,特别是透过家庭仆人,才能解放自己。帝国主义则加强剥削第三世界妇女。正如第三世界妇女以牺牲无产阶级而取得“解放”那样,欧美妇女得以解放,部份也是由于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帮助发展欧美国家所致。她们都不需要为面包、食水或容身之所而斗争。
  近年来,很多妇女组织出现。中产阶级妇女受激进女权运动影响不小,但也没有忘记智利的仰赖由人和阶级社会。一些工人阶级妇女加入女权运动。很多女权份子也从参与左派政党或团体取得活动经验。这些因素,加上强烈反对皮诺切特政权的残暴镇压和男性沙文主义,令智利女权运动取得本身特点。

军政权残暴虐待妇女

  军政权一开始便镇压那些支持阿连德政府的人,特别是左派。数以万计的人被杀害,单是最初几个月便有3万人被处决或谋杀,数以千计的人“失踪”。约30%的政治犯是女性,她们比男性受到更残暴的拷打,很多在狱中被强奸。
  在73年10月,军政权成立全国妇女书记处,主要目的是传播军队的男性社会意识形态。此外,一连串妇女斗争成果被摧毁,包括完全民主动作的母亲中心等。在军政权统治下,这些中心被军官妻子和政府长官妻子管理,由主要是士兵妻子组成的中产阶级妇女志愿者经营,雇用23万妇女,以极低贱的工资生产手工艺品。国内的贫困状况迫使妇女在这些中心工作。

经济政策打击妇女

  军政权的经济政策转变成为出口生产,特别是出口农产品。在开放国内市场给外国的政策下,国际资本给予军政权大量贷款,令智利外债从73年的50亿美元增至84年的250亿美元。
  另一方面,民众的生活水准急剧下降,在73年,通货膨胀率高达1200%,工人工资只增加600%。军政权实施倾向紧缩政策,大量削减开支。国民健康服务受打击最大,妇女作为医疗工作人员和病人,受双重打击。
  军政权的自由企业政策,打开门户让外国资本进来竞争,严重打击了传统的工业,如纺织、食品、电子等。大部份受影响的工人是妇女,她们占这些工业工人的绝大多数。
  军政权的经济政策打击广泛工人阶级妇女,迫使她们离家寻找工作,但工作职位正急剧减少。失业率从阿连德政府时期的3.8%跃升到20%。妇女被迫接受任何低工资的工作。政府更趁机推出“最低雇用计划”。受聘的工人完全没有社会保障,动辄被解雇,工资又极低,简直是奴隶式工作。
  在78年,军政府大量引进资本主义入农业经济内,为国际市场而生产。全国分为三个出口产区:生果、木林和牲畜。阿连德和前任政府通过国有化,已经消灭了大地主,但军政权上台后,一些大地主又再出现。
  新农业政策导致小农赤贫化,对农民妇女打击很大。很多妇女被迫找寻工作,帮补生计;很多成为农业工人。但妇女仍然要负担养育儿女的重担。
  妇女受雇为农业工人,影响年轻妇女不再流向城市。农村的周围出现贫民窟,而不是在大城市的周围。人们停止流向城市的原因有三个:城市的镇压更严厉;更难找工作;以及没有路费去城市。

女佣短缺与人口政策

  影响所及,大城市出现女佣短缺,令女佣工资保持较高水平;再加上经济危机的影响,令不少中产阶级妇女再不能负担女佣,迫使她们在工作之余更要做家务,像工业化国家的妇女一样。这间接助长新的女权运动成长。
  国民健康服务虽推行私营,但仍有40%的医疗预算拨给家庭计划诊所。军政权初期似乎想减少生育率降低贫穷。举例说,很多贫穷妇女被暗中绝育,有人估计近二成的适龄妇女被绝育,她们很多是不知道受了绝育手术的。此外有些妇女被注射在西方早已被禁止使用的避孕药物。
  在76年,军政权突然采取完全相反的人口政策。76年的经济轻微复苏减少了失业和贫困,因此,皮诺切特不再需要用激烈措施削减贫民数目。他宣布禁止堕胎,要“保护未生婴儿的生命”;这措施改善了政权与教会的关系。他还大大削减家庭计划诊所的预算,停止津贴避孕药物。因此令很多贫穷妇女不能负担这些费用,被迫在怀孕期寻求黑市堕胎,影响她们的健康甚至性命。
  军政权实际对妇女、男性和儿童的性命不屑一顾,更不用说珍惜胚胎的生命了。这政策的改变是为了加紧控制妇女,对付大量妇女积极参与反政权的政治抗议的情况,令妇女被儿女重担拖着,好过反抗政府。

妇女反抗镇压

  虽然现时大部份群众运动是保卫性,但最先主动组织起来的是妇女。在政变后最初几个月,政治犯的女性亲属组织起来,保卫人权,成立失踪者亲属保卫联盟。它成功找出一些失踪者的下落,揭发政权暴行,教晓妇女:如果团结起来,可与独裁政权对峙。很多妇女被迫害,一些被捕。类似的其他组织也相继成立。
  经济政策为大部份人民带来极度贫困。在74年,公众免费食堂成立,透过宗教团体,特别是天主教教会,发放援助。免费食堂成为很重要的社区组织,每个贫民区至少有一间这样的机构。食堂组织者不但找寻和准备公众食物,也传送反军政权抗议的消息。
  这组织之内,存有不同的委员会。在讨论提供食物、衣服、住屋和其他贫民面对的问题时,一些委员会演变为提出更先进政治要求的组织,包括女权要求。妇女很多时质疑家庭作为社会基本单位的功用。邻舍居民晓得解决问题的方法在于共同社区生活。很多人要离家找工作,不能煮食或照顾儿女,要靠社区其他妇女共同负担家务工作。
  政变之后两年,全国工会委员会开始重组,动力来自被禁的旧左派政党和工会。它有一个妇女部,主要工作是组织工作女性和工人的妻子。在78年3月8日妇女节,它组织了政变后第一个游行,尽管游行只靠组织者用口传递号召,仍有约7千妇女参加。
  在77年,军政权下第一个女权组织成立,由一小批专业妇女组成,主要活动是研究、讨论和印发月刊,目标是争取妇女权利。它的出现是智利女权运动消沉25年后的复苏,是对军政权加强男性社会制度的反应。它的一个重要行动是78年推行签名运动,反对政权取消三十年代已有的分娩假期法例。从78年到83年,该组织的活动主要是两类:研究妇女问题和透过教育、话剧、活动小组等提高人民对这些问题的觉醒。
  当80年国际经济衰退影响智利时,很多企业倒闭,失业增加,很多中产阶级妇女也因受打击而加入群众斗争运动。左派政党取得教训,将妇女要求加进它们的纲领内。地下报刊讨论妇女问题,反映近年来女权意识存在于群众运动之内。其他妇女组织涌现,例如“保卫妇女权利”、“妇女人***动”、“智利妇女”等。它们在保卫工人权益、反抗政权和争取妇女权利方面都很活跃。
  83年开启了反抗政权者加强斗争的时期,妇女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人民开始更有系统地反抗独裁政权。在社区内,参加公众免费食堂的妇女首先发动抗议运动,并往往负责收集石块等,用以抵抗警察攻击。当军队进袭贫民区拘捕男性时,妇女组织保卫被捕者。妇女组织能力可从以下例子见到:在84年12月,警察乌黑一个贫民区,将数以千计13岁以上的男性全部拘捕;二小时后,妇女将全部被捕名单交给外国记者。人民,特别是妇女,学会了怎样组织。妇女运动在83年之后真正成长,变得更活跃和大规模增长。
  本世纪初以来,妇女在政党和独立的运动之中取得一些经验。智利妇女的例子显示,妇女并不需要作为劳动力的一部份,也可以参与这些组织。当妇女的丈夫的情况迫使她们要这样做时,她们在社区也可以为了获取食物和居所而组织起来。中产阶级妇女也有加入妇女运动,她们无力雇用女佣而要做家务,很多便觉醒到妇女被迫害。妇女也起来反抗父权制度的加强,反抗军政权利用欧洲法西斯和美国反堕胎运动的意识形态。


注:文中“皮诺切”通通改为“皮诺切特”。“阿仑第”改为“阿连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