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西班牙妇女激进运动

西班牙妇女激进运动
作者:蒙特娜


  过去12年在西班牙群众运动大起大落中,女权运动维持为一股激进力量。它始于反抗佛朗哥独裁政权斗争最后的几年,即约1975年。它从一开始便采取很政治化的形式。
  妇权运动持续积极和不妥协地斗争,争取妇女的权利(包括当时还未有的投票权)、通奸非刑事化、避孕合法化、离婚法和就业权利。它建基在这些目标上,占取了真正的政治、社会位置和政治及组织上的独立性。在西班牙社会的环境中,这并不容易,因为例如教会之类的社会架构,刻意将妇女压在从属的地位,父权价值是官方意识形态,而女权斗争也缺乏传统。
  西班牙社会工人党5年前上台,改变了社会局势。社会上不少阶层产生了希望。但在女权运动内,现实情况特别是堕胎问题的严重性,令这种希望幻灭。运动选择继续以自己的方式斗争,走到街上,争取堕胎合法化。它们组织了庞大群众示威,清楚表示:“要由妇女作决定,根据需要提供免费堕胎。”
  在这个激进活跃的女权运动中,社会工人党很少影响力,所以它尽力培养改良主义式温和派势力。由文化部管辖的妇女学院的成立,便是这政策之一。它鼓吹需要男女名义上的平等,以掩饰实际上的不平等和保护男人的权利。这导致社会民主派与激进的女权运动下面冲突。

堕胎权利

  在很多表现男性压力的问题上,女权运动都继续进行工作。很多年来,运动的力量集中在争取堕胎权利的斗争上。从79年发动争取堕胎权利运动开始,妇女将这个社会禁忌变为最重要的政治问题。很多政派支持这运动,但社会工人党和社会民主派的总工会联盟并没有支持它。
  85年7月,社会党政府通过法律,将堕胎部份非刑事化,但只包括被奸、畸胎和危害母亲健康的情况,又要医院设立审查委员会,审核要求堕胎的个案。
  一年半之后,政府承认这法律没有用。它只帮助0.2%要求堕胎的妇女合法堕胎,6万5千人需要进行非法堕胎。政府因此被迫在86年11月通过法令,准许私家诊所进行堕胎,从而免除公共医疗提供堕胎服务的责任。但堕胎仍然是刑事罪行,除非是上述的三个情况。与此同时,一个法官拘捕39个家庭计划中心的雇员,将其中9人判下狱,罪名是进行非法堕胎。
  86年12月,女权运动召开了人民法庭听证会。在听取9名妇女寻求堕胎的经历之后,人民法庭裁决谴责政府直接要为法律通过以来9名妇女因非法堕胎而死亡负责,又谴责政府向贪财的私人医生的压力屈服。法庭谴责私人医生为了赚钱,只在自己论据进行堕胎手术,而拒绝在公立诊所施手术,又谴责他们拒绝向妇女提供性知识和避孕方法。人民法庭更谴责司法部、政府官员、社会工人党架构侵犯妇女选择权利;谴责法官执行违反妇女权利的法律;谴责军队和警察保护父权社会秩序。
  争取免费堕胎权利的斗争,仍有很长和艰难的道路要走。在私人诊所获准进行堕胎一年之后,社会上要求堕胎的压力已经减轻。但问题并没有解决。数以千计的妇女仍要到外国寻求堕胎。很多妇女被迫付给私人医生数达10万至20万西班牙币(约7000至14000港币)进行堕胎。最“老实”的诊所也要3万元(约2100港元)。

工作权利

  从一开始,有关雇用劳动的要求是西班牙妇运的主要关注点之一,但就业权并没有像堕胎一样,变成中心政治问题。障碍来自三方面: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工会领导层的态度和妇女的组织情况。
  由于政治和社会原因,西班牙妇女进入劳动力市场比其他欧洲妇女迟,经济危机的来临,终止了这个过程,对妇女打击最为严重,将她们赶出劳动力市场。但矛盾地,近年来妇女在黑市劳动力市场,比男性更深地结合在经济内。今天有70万在家中工作,其中7成是妇女,25%不到25岁。“妇女工业”大部份的生产是在黑市经济内,例如35%的鞋类生产,以及卡塔隆纳省30至40%的纺织业生产等。
  这种工作大大加强剥削程度。老板逃避了支付社会保障费用。工作妇女则被剥夺了像样的、安定的工作和工资,更不用说“合法市场”上的较好的工作条件了。这些妇女的分散和孤立,阻碍了组织她们的努力。团结她们和统一不同行业的要求,是主要工会联会“工人委员会”的妇女部的目标之一。工人委员会由共产党领导,但有强大的阶级斗争工会反对派在内。
  分散和孤立并非唯一的问题,工会的立场亦需要澄清,因为目前的情况是社会妥协和调和政策的结果。当工会谈判和接受关厂、裁员等措施时,便无法反对兼职工作和非法工作的增加。前者的结果正是增加在家中和血汗工场内的工人数目。
  工会领导除了没有在保卫妇女权利上维持贯彻的立场外,而且当冲突出现时还支持男性特权。例如在一个矿场内,妇女要求在矿洞内做帮工,但受到庞大反对压力和羞辱。总工会联盟正式表明反对妇女进入矿洞,甚至散发匿名传单鼓动区内失业男性反对妇女进入矿洞工作。妇女发动持续斗争,支持工作要求,保卫妇女工作权利。最后,妇女的斗争取得胜利。

反对性骚扰

  除堕胎和就业权外,妇运还参与其他斗争。88年将加强反性骚扰运动。工作层次有好几个,包括目标明确、易于动员的反袭击和反强奸;以至需要较多宣传解释的色情和娼妓等工作。这些运动的主要目标,是使妇女产生信心去反抗对人的性骚扰;另一个目标是巩固社会良心,排拒所有公开或隐蔽的性骚扰。运动将谴责传媒和刊物的性骚扰,以及津贴性别主义杂志的政策。它除谴责家庭制度外,又呼吁政府采取设立妇女庇护所和修改离婚法等具体措施。运动需要在对国家和法律不抱幻想的同时,要求国家承认妇女有权不受性骚扰。
  另方面,特别的小组讨论性、卫生、教育等问题。在小镇和乡村内,整个团体讨论各问题;在大城市,每个问题都有特别的委员会,此外还有联络委员会,策划运动和目标等。
  组织上的多样化,聚合了更多的妇女和与其他社会阶层建立更密切的连系,推广了运动的活动和影响力。联络委员会存在于全西班牙境内,运行了十年,令女权运动能在原则、目标和步伐取得一致,各组织的加强,显现出统一性。

年轻妇女组织

  过去两年来一个重要的发展,是年轻妇女投身女权运动,在高中学校和社区成立妇女团体。妇女要有力地反抗性骚扰和参与有关北大西洋公约的全民投票。妇女组织庞大的街头示威,在学校展开辩论,并讨论反对军事主义等。
  其后,学生的斗争涌现,令妇女组织能更大程度参与其他问题,刺激妇女更自觉自身的问题。在很多地区已有组织活动超过两年,其他一些组织则刚成立。现时的前景是维持个别的年轻妇女组织,让它们能互相联络和与其余的运动联系。
  妇女运动仍有很多工作要做。在目前的整体政治环境中,情况并不容易。但妇女运动可以领先多年来的重要经验和组织、坚定的目标和斗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