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向玛格丽特• 杜拉斯致敬

向玛格丽特• 杜拉斯致敬——关于洛尔•瓦•斯泰因的迷狂 

(法)雅克•拉康 (译)王道乾 

迷狂① ——这个词对我来说无异是一个隐谜。洛尔•瓦•斯泰因对此已加以限定,那么,在这一方面,这个词是主体性的呢,还是客体性的。 

陷入迷狂② 。也就是唤起心灵活动,只有美才可能加以实施。人们将尽其所能,借助象征,从这浅近的意义中解脱出来。 

失魂落魄的女人(ravisseuse),就是被损害、从多重大事项中被驱逐在外的女人这样一个角色加之于我们的形象,我们不敢接触她,她却使你转而成为她爪下的捕获物。 

因此,这个涵义深奥,字形坑蜒曲折的姓名Lol. V. Stein(洛尔•瓦•斯泰因)呈现在人们面前的字母组合,有两重意念纠结于其中。 

Lol. V. Stein:纸的翅翼,V是契子,Stein是石头,在猜拳游戏中,你肯定是输家。 

人们回答说:O,是张开的嘴,我为什么要在水上跳三跳, 在爱情上就像是足球赛中越位犯规,我从什么地方起跳投身入水? 

这种手法暗示那个强行抢劫的女人原来就是玛格丽特•杜拉斯,而我们是被劫特者。如果我们步步紧跟洛尔的脚步,她的足音无时不在她的小说里发出回响,我们可以听到身后脚步声却不见其人,那么,她们创造的人物是不是在某种已告折散的空间中移动》或者玩,我们彼此之问有谁从另一人身上穿透通过,或是在她那方面,或是在我方,那个人,他,是不是就听任他自行穿透通过? 

换句话说,人们已经看到组合是按另一种方式纠集而成的;因为,必须数以三计才能加以把握。 

让我们看看原作。 

小说全部都是写回忆,小说场面的展开正好是在一次舞会中有两个人被强行抢走(ravissement)③ 是这场舞会把这两个人结合在一起,而且就在作为第三者的洛尔的眼前, 当着舞会整体,就在舞会上,洛尔亲身面临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把她的未婚夫诱拐而去,一去不复返。 

此后,洛尔一直在追寻着什么, 有关于此,我们不是一直没有让她说出按阿波利奈尔的方式把动词se douloir(痛苦)变化说成“je me deux”(我在痛苦)吗?④ 

可是她偏偏又不能说她惑到痛苦(elle souffre)。 

人们读过若干印别页之后就会想到:她只是一再重复讲述事件本身。对此,需要仔细看待。 

大体上看去,就可发现,洛尔后来多次跑去窥伺的那两个情侣,其中那个女人原来正是她的女友,这看起来像是事出偶然,这个女友在事情发生之前,与她本来是关系密切的,在事件发生的关健时刻,她一直陪伴在她身旁,这个女人就是塔吉阿娜。 

这一情况并不属于率件本身,而是另行加上去的一个纽结。正是这个纽结所纠集的一切,而且还是在关键之处,又夺去了一个人,夺去了谁呢? 

至少故事在这个地方设置了一个人物,可以说这是为取得平衡因为这个人物玛格丽特•杜拉斯不仅用来作为叙率的说话人他还是那一对情人中的一个搭档。他的名字就是雅克• 贯尔德。 

我说叙辛的说话人,是说他已经不再属于他所显现的那种状态。宁可说他就是他的焦虑。因此,这里又出现了歧义:是他的焦虑呢,还是故事本身所包涵的焦虑? 

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不单纯是控制全部结构机制的操纵者,,而是那个结构机制许多部件中之一,而且如何被纳入其中他并不自知。 

所以我在这里引出玛格丽特•杜拉斯是完全合理的,既然其中有她作为三项中的第三者的声明,这三项中有一项就是洛尔•瓦•斯泰因的迷狂,在她的纠葛中这是被当作客体来看待的,所以我在被确定为主体的情况下,也成了三项中的一项纳入其中。 

这并不是对女性说的恭维话,这是方法上的一个界限。对此,照我的理解,就是肯定其正反两面的价值。主题属于科学用语,完全可以加以计算,所以关于它的品位应按照有其名即可指明这一情况给它加上一个米语,即粗普性,这一点,不姑说就是精神分析的学究气吧。欢畅的撼戏这一面,要求投身于其中的人能感受到它。人们也希望感受到它,其作用在于向他们指出他们要滑向某种痴醉如果作者公开承认用一种技巧施加于某种神经官能症,即粗鲁,那么同时也就表明这种技巧就是形成无意识结构所采取的机制:痴联。 

我认为尽管玛格丽特•杜拉斯要我相信她说她不知道洛尔怎么会进入她的作品的,尽管我也可能从她后来说出的语句隐约看到,唯一有利条件是一个精神分析学家有权采取他的立场,不论对这样的立场他是怎么看待,但必须像弗洛伊德那样,记住这一点艺术家在他的工作中永远是走在前面的,他不应成为一个心理学家,在这里是艺术家为心理学家开辟道路。 

这正是我在洛尔•瓦•斯泰因的迷狂中所看重的,在这里,玛格丽特•杜拉斯显示出她对我所讲授的一切无需我就已了然于心。 

据此,按照我对她的方法所发挥的效能判断,我对她的天才并没有错认。文学写作这样一种实践,与无意识两相融汇,这就是我能够亲自对之作证并且向她致以敬意的。 

注: 

①迷狂(ravissement),原文系由动词ravir止而来,第一义是劫夺、强行夺走,转义是令人狂喜、沉醉、心醉神往,进而是神思、恍惚(出神)、宗教上的灵魂升天。作为小说题目,译为迷狂。拉康在这里从语言入手,展开讨论。 

②原文为ravie,阴性过去分词。可理解为丢了魂的斯泰因, 因此也是被劫夺而去的斯泰因。 

③也可以说两个人相爱悦,陶醉沉迷于其中,等等。 

④古法语中动词se douloir(痛苦),只可用于不定式,不能变位说成“je me deux”(我在痛苦)。其中变位动词正好是名词“deux”(二)同一形音。语言中这种现家与小说中情节相对应,也可以说是无意识心理活动在写作中的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