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旧金山交响乐团访谈

旧金山交响乐团访谈
问 (KZ)
答 (KAREN AMES,旧金山乐团联络部主任)
 
问:旧金山交响乐团属于个人还是某个团体?
答:属于并由董事会管理。
问:谁来选择音乐总监?
答:会成立一个委员会来选择音乐总监,委员会成员每次不一样,但通常由乐团演奏家、行政人员和董事会组成,最终决定由董事长做出。
问:音乐总监有多大权利?
答:音乐总监负责乐团艺术前景。
问:现乐团演奏家有多少?
答:我们的合同允许104个全职演奏家 (KZ注:几乎每次演出都有客席参与)。
问:有多少行政人员?所有行政人员都支薪吗?还是有志愿人员?我在想退休后作个志愿人员,这样就能听免费音乐会了。
答:除了核心行政管理班子,我们还有一个由1500多人组成的志愿人员委员会,他们有一些参与行政管理,但多数从事筹资或他们自己社区的服务工作。志愿人员有时可以听免费音乐会,但大多数时候不可以 (KZ注:大概只有在现场服务的才有机会)。
问:谁来选协奏曲的独奏家以及客席指挥?
答:MTT (Michael Tilson Thomas, 乐团音乐总监) 做最终决定,艺术管理部门提供支持和帮助。
问:曲目完全由MTT决定还是他会听取乐团演奏家或董事会的意见?
答:完全由MTT决定,但他总是与乐团演奏家交流,并且与艺术策划部成员以及执行主任有亲密的合作。董事会不参与确定曲目。
问:我听说每当乐队有一个空缺,考试竞争都很激烈,有200多人申请不是件稀奇的事,而且这200多申请者中若没人能令考试小组满意,那个位置会一直空着,事实是这样吗?
答:是这样。
问:考试如何进行?演奏者在帘子后面演奏吗?推荐信重要吗?还是最终决定只是取决于演奏?
答:第一阶段是看推荐信和履历表,然后由乐团演奏家组成的筛选小组发出邀请。没有得到邀请的申请者可以寄来磁带以争取被重新考虑的机会。前几轮考试,演奏者在帘子后演奏,只有最后一轮,在考试小组的邀请下,才可以不必在帘子后演奏。最后一轮是合奏,演奏者参加乐团同一声部的合奏。
问:谁决定谁会被录用?
答:考试小组决定哪些人有资格在那个位置演奏,音乐总监从考试小组评审通过的那组人中选出最终人选。
问:自从 Raymond Kobler 1998年从乐队首席上退休,乐团一直在寻找首席,直到这个音乐季(2001-2002)才找到 Alexander Barantschik,在这期间 乐队副首席 Nadya Tichman 一直是代理首席。如果没人能在艺术上真正有资格担当首席,这个位置会一直空着,这样的处理正常吗?
答:是的,很正常。
问:Barantschik 有参加考试吗?还是因为MTT知道他是合适人选就直接录用了他?
答:首席竞争者不参加其它位置通常的考试,他们会被邀请来同乐队一起演奏以评估他们的领导能力以及融合和适应能力。Barantschik 同乐队一同演奏了两次 (KZ注:MTT自1988年在伦敦交响乐团担任了数年的首席指挥,Barantschik 则是从1989年起一直担任该乐团的首席)。
问:乐团演奏家们的位置是终身的吗?还是每几年就需要签新合同?下一次签新合同时他们的工作能得到保障吗?在合同结束前他们可以离开乐团吗?
答:演奏家们的合同每三年要重新谈判,但最近一次我们签了六年。签新合同时,每个演奏家的工作都能得到保证,在合同结束前如果有人想离开是可以离开的,这种情况的确时有发生。
问:在我看来票房收入无论如何不够支持乐团的开支,乐团如何筹资?票房收入占预算的比例有多少?乐团从旧金山市政府得到财政支持吗?
答:和所有其它美国乐团一样,我们靠筹资和票房收入生存。筹资和票房比例大约是60%和40%。这是个很合理的比例,尽管我们一直在努力争取更多的票房收入,现音乐会上座率平均90%。旧金山市政府每年提供大约80万美元,主要通过“艺术酒店税”所筹集的资金,这笔钱占我们预算的比例很小。
问:旧金山乐团的年度预算是多少?
答:每年会略有不同,今年大约是4500万美元。 问:如果筹资加上票房收入超过预算或短缺会怎么样? 答:那就会有赢余或赤字。我们不会提取赞助金(目前大约是1300万美元)来补短缺。
问:你们如何筹资?今年的低迷经济对旧金山湾区冲击最大,筹资有没有因此变得更困难?
答:我们收到个人不同数额的捐款,上个音乐季有12000多个人捐款,我们还有公司、基金会捐款。困难时期筹资总会更难,不过我们上个音乐季超额完成所有筹资目标,今年情况的确很不同,911事件后我们还是乐观地认为我们能达到预算要求,尽管筹资工作遇到更大的困难。我们知道我们的听众和赞助人理解音乐在他们生命中的重要性,尽管我们有些担心,但在筹资方式上还没有任何大的变动。
问:你们的筹资方式和美国其它乐团很相象吗?他们当中有从所在的城市得到资助吗?
答:是的,很相象。大部分乐团从所在城市得到一些资助,但数额上差别很大,他们也从他们的州或联邦政府得到一些资助。旧金山乐团年每年大约从加州政府得到14万美元、从联邦政府得到15万美元“国家艺术赞助”形式的资助。
问:乐团拥有戴维斯音乐厅吗?如果不是,每次演出需要付租金吗?
答:旧金山乐团筹集的资金建造了戴维斯音乐厅,但由旧金山市政府来运作。市政府是拥有者,由市政府的“战争记念董事会”来管理。我们要付租金,但因为是我们筹集的资金,所以租金比市场价要低。
问:古典音乐尽管很好,可今天却变得不象以前那么受欢迎,尤其是在青年人中。旧金山乐团有没有努力让青年人更多地了解古典音乐、并想办法把他们拉到音乐厅?我知道乐团在夏天会演奏免费音乐会,这是不是音乐教育节目之一?
答:我们还没有经历过古典音乐听众群变小的情况,我会用事实向你所说的挑战。古典音乐听众随着世界的改变而改变,现今人们的确比以前听现场音乐会少了,但既然我们的上座录有90%,而且我们一直在增加音乐会的场次,事实是更多的人来听音乐会(与之相对的是更少的人买季票)。旧金山乐团有所有大交响乐团中最长久的持续音乐教育节目,在旧金山湾区我们通过戴维斯音乐厅以及学校的音乐会来把音乐带给孩子们,现附上一份有关我们音乐教育节目的报导(KZ注:在此略去)。我们刚刚开始“发现系列第2期”,这大概是所有交响乐团中规模最大的成人音乐教育节目了。
问:戴维斯音乐厅有2600座位,一街之隔的歌剧院有3500座位,赫伯斯特剧场有1000座位,据我观察,三个音乐厅时常同时有演出,而旧金山只有60万人口,在戴维斯音乐厅的2600听众中,有多少来自旧金山?
答:我没有具体统计数字,但我们的确吸引整个湾区的听众(KZ注:旧金山湾区有大约500万人口,据我观察,观众至少一半以上是旧金山人)。
问:美国“五大团”似乎仍然是美国最好的乐团,你如何评价旧金山乐团?从风格和艺术水准上与欧洲乐团相比有什么不同?
答:“五大团”是媒体的用词,而且被“纽约时报”用得最多,实在是有些过时了,甚至“纽约时报”的记者们也开始对此质疑。我们不想卷入这个争论,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开会放一个网络新闻室,有世界各地的记者的评论,他们中很多人认为旧金山乐团是世界上最有趣和最令人激动的乐团之一。
问:随着 Kurt Masur、Wolfwang Sawallisch 以及 Christoph von Dohnanyi 离开“五大团”中的三个,那几个团确实花了很多精力寻找后继者。我个人认为MTT有资格担任那几个位置,MTT有出现在候选人名单上吗?还是他自己宁愿待在旧金山?
答:音乐总监、乐团以及听众的关系颇有些象婚姻关系,尽管MTT担任这个职位有7个音乐季了,这种关系仍然非常亲密。我不知道MTT的名字是否出现在那些乐团的名单上,也不清楚他是否想去那些乐团,MTT拥有他的乐团、董事会和听众,而且整个社区都认为他是旧金山乐团有史以来最好的音乐总监,他怎么会想离开呢?
问:我注意到MTT来旧金山后一直致力于提升美国音乐,他会一直这样做还是会开始更多地介绍当代其它国家作曲家的作品?
答:MTT在第一个音乐季每场音乐会都有一首美国作品,但此后演奏了很多其它国家的作品,象这个音乐季就有更多的国际作品。
问:今年四月我有一北京的朋友来硅谷我家里作客,他对MTT的MAHLER有很好的评价,很遗憾他没能有机会在旧金山听MTT的现场,旧金山乐团近期有访问中国的计划吗?
答:我们很想去中国演奏,但到亚洲巡回演出的筹资比较难,不过我们仍然希望能去。
问:提到巡回演出,我可以想像整个乐团旅行肯定耗资巨大,票房收入一定不够,那通常由谁来出这个费用呢?
答:我们有赞助人帮助,一些大公司,象VISA USA、CHARLES SCHWAB、AMWAY CORPORATION、LSI LOGIC等以前都赞助过我们的巡回演出。
问:MTT与旧金山乐团为RCA录过好几张CD了,且主要是美国作品,他会录更多吗?
答:明年二月我们会出版一张IVES的作品,其它为RCA的录音还包括MAHLER、PROKOFIEV、STRAVINSKY以及GERSHWIN和COPLAND。我们刚刚宣布成立我们自己的录音公司,已经开始录MAHLER第六和第一,还有KINDERSTOTELIEDER。MAHLER第六明年二月就会出版。
问:AMES女士,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接受我的采访。我相信这个访谈会让更多的人更好地了解旧金山乐团,我从未怀疑古典音乐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再次谢谢你!
答: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