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荒岛抉择 ——音乐家谈巴赫唱片

荒岛抉择 ——音乐家谈巴赫唱片


王崇刚编译

去年是西方音乐文明的圣人——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逝世250周年。为纪念这位作曲家,唱片和GALA音乐会铺天盖地而来。美国《纽约时报》的文艺编辑特地走访了几位音乐家,向他们提出了一个同样的假想:如果你被困荒岛只能拥有一张巴赫作品的唱片,那它将是什么呢?下面是音乐家们的回答。

斯特恩(小提琴家)

如果我必须在荒岛上度过一段时间,除了我的太太、我的小提琴和一些好的雪茄烟之外,我希望带上卡萨尔斯或者马友友演奏的大提琴组曲,兰多夫斯卡演奏的半音阶幻想曲与赋格,还有卡萨尔斯指挥的勃兰登堡协奏曲。这都是深深感动过我的经典演出,音乐可能做到的再这里几乎都可以听到。

西尔斯(BEVERLY SILLS林肯表演艺术中心主席)

如果我被困荒岛,为了安慰我烦躁的心,我会选择卡尔•慕辛格指挥斯图加特室内乐团演奏的《圣母颂歌》。这套唱片有强大的声乐阵容:女高音阿美铃、男高音克莱恩和男低音克劳斯。

彼得•施克勒(PETER SCHICKELE作曲家)

我1957年来到纽约,欣赏格林•古尔德在卡耐基的独奏音乐会曾让我兴奋不已。那是他第一次在卡耐基演出。音乐会的下半场是《古德堡变奏曲》,它是那样的令人激动。有一点我记得最清楚,除了作品给我带来的狂喜,那就是在音乐厅二楼都可以听到古尔德一边弹琴一边哼唱。如果我选择一部巴赫录音,那应该是古尔德早年录制的《古德堡变奏曲》,我觉得它比后来的版本好,后者似乎有些古板。

琼•法第斯(JON FADDIS爵士小号手,卡耐基音乐厅爵士乐队指导)

我的选择是古尔德演奏的《古德堡变奏曲》和卡萨尔斯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我喜欢它们是因为其中有很多情绪内容,很像爵士乐的演奏方式。卡萨尔斯和古尔德的表演充满个性,按爵士乐的话来说就是在讲故事。他们的演出很放松,这在古典音乐家中是不常见的。

阿尔伯特•福勒(ALBERT FULLLER 羽管键琴演奏家)

如果我被困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只能拥有一张巴赫的唱片,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巴赫的《马太受难曲》。这件作品是艺术的珠穆郎玛峰。它包含着热烈的、富有表情的宣叙调变化,动人心魄的合唱和富有创造力的配器。这部作品的主线是马太的叙述。谢尔辛的版本中马太的扮演者胡格斯•库诺德的表演至今无人超越。当然,由库普曼指挥的新录音也很感人。

乔治•马纳汉(GEORGE MANAHAN纽约城市歌剧院音乐指导)

如果我被困荒岛,我希望能拥有谢尔辛指挥的《马太受难曲》,这是50年代早期的录音,是本真演奏的早期尝试。这张唱片我在孩童时代就知道。《马太受难曲》是最早一部让我真正感兴趣的巴赫作品。谢尔辛温暖的指挥,库诺德演唱的福音传道者,与巴赫精彩的结构结合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钢琴家)

我理想中的巴赫唱片是埃文•费雪的演奏。他的A小调前奏曲显示了巴赫是个即兴者:你永远不会知道它会走向何方。F小调协奏曲的慢版乐章显示巴赫是一个歌唱性的作曲家。费雪的演奏永不过时,他充足的想象力与自信相结合,还有温暖的声音,和不费力的对位控制。

大卫•卡拉考尔(单簧管演奏家)

我的荒岛巴赫唱片是《第五勃兰登堡协奏曲》,布什室内乐团1935年演奏的版本,由阿道夫•布什演奏小提琴、马克•莫伊斯演奏长笛,鲁道夫•塞尔金演奏钢琴。这个演出因很多特质而成为权威版本——精巧的结构,充满热情、无暇的分句……。这是二战前西欧文化博大宏伟的最后展现。

阿兰•科金(纽约时报音乐评论家)我将选择一套勃兰登堡协奏曲,因为从中的可以听到不同乐器的组合,为我提供了各种变化。此外,它们都是伟大的作品,听上许多遍之后,仍然感觉新鲜。勃兰登堡协奏曲一流的唱片很多,我钟爱的是新伦敦康索特乐团演奏,菲利普•匹吉特指挥的版本。

丹尼斯•基恩(天使之声乐团指挥)

我认为我将带去安东•海勒演奏的管风琴作品。海勒是我听到的最好的巴赫管风琴演奏家。他带来了所有重要的演绎技巧:精确的对位、和声和巴赫音乐的庞大结构。

奥里•穆斯托宁(钢琴家)

卡萨尔斯的大提琴组曲录音我只听过一些片段,我很高兴利用这次被困荒岛的机会再多听一些。我对荒岛的电力供应感到担忧,所以我要把乐谱一起带上。我发现巴赫的音乐有时不需要听演奏,只看乐谱就可以获得莫大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