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新书探讨共产主义和共产党

思维空间

人性的弱点和事物的相对规律,经常会为理想国设下无情的陷阱。

  自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联合发表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以来,共产主义作为一种国际范围内的政治实践与文化思潮,已经走过了162年的历史。

  最近,英国出版了两本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新书,以当代人的特别视角对以上重大主题作出了新的探讨。

  第一本书名为《红旗——共产主义的历史》,作者为牛津大学国际共运学者普莱斯特兰(David Priestland);第二本书题目为《共产党:中国神秘的权力世界》,作者为《金融时报》长期派驻中国的资深记者马克莱格 (Richard McGregor)。

  有人可能会说,西方人写的东西,一定是反共立场,充满偏见。其实未必,且不说共产主义首先发韧于西方,有关研究探讨一向比较活跃发达,而且这世界上只要是人为的主义或实践,理所当然都应允许有探讨推敲的空间。

  即使“反共”,也无须大惊小怪。譬如中国和美国已和平交往了近40年,数遍历届美国总统,不反共的恐怕没有,其中曾被尊称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尼克逊总统,其在意识形态上反共那是出了名的。

  对共产主义思想和运动的起源,目前各方的共识是其为了反对资本主义原始残酷积累,与帝国主义战争掠夺而出现,以社会正义和发展平等为目标,政治上主张消灭阶级及特权,经济上主张统一调动资源和利益平等分配。

  相对于共产主义比较理想化(有时也被称为激进革命式)的问题解决模式,还有一种相对实用温和的路径,就是在不对资本主义制度脱胎换骨的前提下,实行多种制衡,法治、监督,及分权的改良,这是西方主要国家长期所遵循的发展模式。
资本主义制度相对于封建主义的进步,在于其解放了更多人的创造与生产能力,法律和国家从原来的只保护维护王权与贵族利益,通过渐进改良,极大地扩大到所有公民的私有利益及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并前所未有地成功创生一个社会中产阶层。
  两本新著都有类似的观点,即人类的美好崇高理想本不应受到责备,但问题与挫折主要都出现在具体的实践过程中。现在看来“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实乃智慧上策,因为人性的弱点和事物的相对规律,经常会为理想国设下无情的陷阱。

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三大难题

  具体说来,两本新著指出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在具体社会实践中面对着三大难题:

  第一,革命和暴力可以推翻一个旧社会的阶级和特权,但同时又将生成新的阶级与特权。据此,譬如毛泽东曾提出过“继续革命”的理论,但没有成功:他赖以领导“继续革命”的左派四人帮,本身就是一个新特权集团;对特权与阶级是消灭还是约束,必须作出选择。

  第二,如果试图做到社会绝对公正平等,那么怎么回答鼓励发展竞争,能者为先的动力问题?传统社会主义的经济发展普遍低下,无以为继,就是追求绝对平均主义造成的恶果。而所谓能者为先,就意味着社会体制必须允许保护合法的阶层与利益差异。

  第三,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和有识之士,都已察觉对自身执政的最大威胁,就是来自内部的腐败,腐败可以亡党亡国。与此同时,党的现行体制规则和运作程序,因为缺乏外界独立的有效监督和法制管理,不幸又给了腐败滥权以极大的可乘之机。虽然有提出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口号,但在实际操作中进展和成效一直甚微。

  看来,对社会发展的优化追求永不可停息。不错,资本主义以至当代资本主义确实还有很多问题弊病,但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必须确保能胜出一筹,全面超越才有说服力和吸引力。否则就会出现苏联那样反到让资本主义革了命的失败结局。

  新书中有引用陈元(中共元老陈云之子)的表示:“我们是共产党,我们将决定共产主义的新概念。”

  世界对此拭目以待。
作者在美国从事国际文化战略研究和咨询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