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从马克思的异化到德波的分离

从马克思的异化到德波的分离
发表人:陈采怡、陈柏婷、罗丹彣、黄怡菱
研读书籍:La Société du Spectacle-Guy Debord
指导老师:吴锡徳(淡江大学法文系所专任副教授)
 
前言

居伊‧德波 (Guy Debord)的《景观社会》 (La a société du spectacle)一书承袭马克思(Karl Marx)的「异化」思想,对所观察到的这个社会做一个很清楚的解析。但是他不使用所谓的「异化」,而是选择「分离」(séparation)一词来说明。但透过作者独特的论述,在在显示出对于「分离」之议题探讨的重要性。而本文,将试着藉由法国学者居伊‧德波对于「分离」的阐释与论说,在他的论述脉络下与其研究观点,从他有关「分离」思想的来源及其对于「分离」所做的批判,来了解何谓「分离」。

而德波之「分离」既从马克思之「异化」而来,要厘清其分离,必先上溯至马克思,故本文试图由马克思之异化观谈起,继之论以德波「分离」与马克思「异化」的关系,再由其中分析出德波之「异化」与「分离」,最后再述分离进入景观社会中的作用。

一、马克思异化的延革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一书中,说明自己将以黑格尔(Hegel)之哲学批判形式进行批判,而其由黑格尔而来之概念,最主要的便是「异化」。马克思将异化之观念融入于对资本主义社会之批判中,尤其是对工人阶级处境之批判,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说道:「资本、地租和劳动三者的分离,只有对工人来说才是必然的、本质的、有害的分离。资本和地产无须停留于这种分离,而工人的劳动则不能摆脱这种分离。 」而这种分离所面临的结果便是,为了生存所需,工人只能以自己的劳动来获取所得,亦即劳动力从工人自身中分离出来,因此,劳动成为商品,也就是说,工人和自身的劳动力之间的关系异化了。

马克思更进一步将工人与劳动力的异化关系推及到工人与其劳动产品的关系之上。马克思认为,「工人同自己劳动产品的关系,就是同一个异己的对象关系。 」他首先说明:「劳动的产品就是固定在某个对象中、物化为对象的劳动,这就是劳动的对象化。 」而劳动的「对象化则表现为对对象的丧失和被对象奴役,占有表现为异化、外化。 」劳动产品做为劳动所生产的对象,由工人的劳动中创造出来,但劳动产品却不属于工人,换言之,劳动产品由工人处被剥夺,因之工人的生产,以及生产的对象便异化了。

在阐述了工人与劳动,以及工人与劳动产品之间的异化关系后,马克思进而着眼于「人」本身。对于马克思而言,「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自己的生命活动、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所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人同人相异化。 」也就是说,马克思体察到当工人与自身劳动以及与劳动产品之间关系异化之后,人与人的关系必也因此而异化,并且,他将这层关系推及的更远:「凡适用于人同自己的劳动、自己的劳动产品和自身的关系的东西,也都适用于人同他人、同他人的劳动和劳动对象的关系。 」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阐明了工人与自身的劳动、工人与劳动产品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异化关系,其论点由资本主义社会中工人的角度出发而谈论到异化的观点,在其于《资本论》 第一卷开头第一句明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的财富,表现为广大的商品堆积。 」可知马可思之立论起于对资本主义社会经济活动的批判之上。而居伊‧德波之思想虽受马克思之影响,亦以异化作为其《景观社会》中相当重要的观点,然而其异化概念与马克思之论述立基点相异,德波于《景观社会》中开头即道:「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广大堆聚 。」换言之,德波将异化置于社会之中、置于人的生活之中,从而建构其景观(spectacle)的体系。

二、马克思之异化与德波的分离

 居伊‧德波(Guy Debord)一位当代法国思想家,于现代法国思想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从他的论述背景及思考脉络来看,其实是从马克思论述中,更进一步发现有关「分离」之概念,并企图找到另一条新的批判方式。一旦谈到马克思主义,马上就让人将资主本义与国家、社会之间的关系联系起来,而德波也确实在这样的脉络下建立有关「分离」的概念。

1、工人与产品分离

马克思认为最明显的异化现象就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便是因为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私有制完全地显露了它的秘密,才能够提出来的哲学思想。换句话说,马克思只有在资本主义的条件下,才能够清楚地揭示人的劳动,是如何与人跟人的关系(生产关系或社会关系)产生问题。那么,马克思的异化是什么?马克思认为︰「劳动者和劳动产品的异化,即指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下,劳动者生产出来的产品,变成一种异己的力量,反过来统治劳动者。 」劳动者与产品之间的关系,互相牵制,相互抗衡。也就是说,劳动者无法拥有他自己所创造出来的产品,在制造过程完毕之后,转换为一种不同于自己的力量异化出来,并且操控劳动者,此即「物的异化 」。

对于经由劳动者本身的运作来使产品被产出后,但产品不归劳动者支配,反过来统治生产它的劳动者,德波也提出看法︰

「工人并不生产自身,他生产出一种独立于他们自身的力量。这种生产的成功及其产品的丰裕为生产者所经历。由于异化产品的日益骤增,全部的时间和空间变得越来越外在于他们。景观正是这一新世界的地图,这幅地图刚好等于景观所描绘的疆域… 」
「从他们的产品中分离出来的人们,以日益强大的力量制造他们世界的每个细部,同时他们也发现,他们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分离。 」

产品不仅仅驾驭其生产的劳动者,更是不断地向劳动者自我展现,德波所认为的景观(spectacle)也就是在这样异化的新世界里产生。因此,对于这新世界下的景观这概念,德波开宗名义便说︰「现代生活是处在一个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之中,景观的聚积即是生活本身的展现 」,他进一步说明「景观是在影像已经媒体化,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 。」并且可同时以三种方式展现:社会、社会的一部分、统一模式。当「景观」展现为存在社会的一部分时,德波说:「作为景观的一部分时,景观是全部视觉和全部意识的焦点。正是由于这一领域是分离的这一真正的事实,景观才成了错觉和伪意识的领地:它所达到的统一只不过是一种普遍分离的官方语言 。」在景观所达到的统一模式中,分离的事实造成了错觉与伪意识的社会景观,因此这样的统一,事实上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分离。接着德波又说︰「分离是景观的全部 」,「分离」对他来说,正是造成他所发现社会景观化的主要因素。而被分离出来的人们,更是发现与世界的分离。德波正是说明生产者被产品分离出来,也就是与产品异化,大量被异化的商品已充斥世界各地。

因此在景观社会之中,商品与人的关系,如同德波所提:「景观就是商品完全成功的殖民化社会生活的时刻。商品化不仅仅是可见的,而且那就是所见到的全部:所见到的世界就是商品的世界。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都充斥着商品影像,景观社会的世界,就同等是一个影像媒体化之商品世界了。虽然商品成功地殖民景观社会,使得商品占据整个世界,但是若回到最初的原点来看,商品其实又是由人们所制造出来的。于是制造者与商品的关系模糊却也显而易见,如前所提,德波认为人们从他们的产品分离出来,不断地将产品扩充至世界之中。当他们所处的世界完全被商品覆盖之后,人们已经被排除在外,与世界分离了。

2、人际关系分离

对于马克思的「异化」还包含着人同他人之间的关系「异化」。「人与人的关系异化,即在劳动过程之外,异化出一部分不从事劳动而又有权支配劳动和劳动产品的人,形成劳动者与统治者、剥削者之间的对立关系。 」也就是在私有权关系下,社会权力越大,人就变得越利己,上位者开始支使、剥削劳动阶级。

德波另一个与马克思异化观相近的观点则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分离:「反映在景观中的社会分离与现代国家密不可分。这种社会分离作为社会分工的产物不但是阶级统治的主要手段,而且也是全部社会分裂的集中表达。 」他所说的社会分离正是社会机制下分工出来的结果,也是劳动者与统治者或是剥削者之间关系的「异化」。

3、德波之分离与异化

《景观社会》一书中,德波认为「异化」是走向景观社会之关键,亦即异化是社会景观化的罪魁祸首。而综观以上所言,可知德波之异化实由马克斯之异化沿革而来。德波认为︰「工人并不生产自身,他生产出一种独立于他们自身的力量。这种生产的成功及其产品的丰裕为生产者所经历。由于异化产品的日益骤增,全部的时间和空间变得越来越外在于他们。  」此言显见德波所说的异化是从马克思提出的生产者跟生产商品间之异化而来。然,不同于马克思所说的异化,德波再说到:「从他们的产品中分离出来的人们,以日益强大的力量制造他们世界的每个细部,同时他们也发现,他们与这个世界越来越分离。  」由此可知,德波是在异化中更进一步地强调「分离」的概念,而甚至是以「分离」一词来表达其异化的概念。

德波使用「分离」一词来区隔其差异,张一兵认为现今资本主义社会下,「世俗基础已经将自身分离出来,在茫茫的总体性影像群中建立了一个同样虚幻的景观社会 」,如果说马克思的异化是指人与人的关系倒置表现为物与物的关系,那么德波的分离则是通过销毁事物的真实存在使之影像化,并将其升华为一种虚幻的图景,也就是说,影像的运作在德波的分离观中扮演决定性之因素。因此,马克思之异化到德波之处后,即由德波从中抽取出「分离」之概念,而德波不仅强化「分离」,更于其中加入影像运作之因素,而此即为德波之「分离」。

三、景观下的异化

继马克思所说的商品社会之后,德波借鉴马克思《资本论》的分析提出了「景观社会」的概念,他认为社会由马克思认为的「商品的堆积」转变为「景观的庞大堆积」,《景观社会》开宗明义即道:「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积 。」而景观其实就是社会存在的表象化,德波认为「直接存在的一切全都偏离为一个表象 」,这样一切表象化的结果却使人们失去对真实存在的认知,而资本家则透过制造和控制景观的形成和变换,进而操纵整个社会,也因此大陆学者张一兵主张:「分离是景观发生的现实社会基础 。」

综观《景观社会》一书,德波的分离大致可分为下列数种,首先是社会上真实和现实的异化,德波在书中认为:透过影像媒体化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即景观 -倒置了真实与具体的产品 。这使人以为商品表现的一切即是真实,社会利用了景观制造出人们误以为是真实的现实社会,所以德波说:「现实显现于景观,景观就是现实。这种彼此的异化乃是现实社会的支撑与本质 。」其次,德波的分离可说是观者的异化:观者会误以为景观所制造出的需求是自己的欲望,却感受不到自身的真实需求,仅是消极的透过外在力量-诸如媒体、权力等-来决定自身需求,德波提及:「他(观者)将自己认同为需求的主导影像愈多,他对自己的生存和欲望就理解得愈少 。」他认为正因为景观无所不在,所以观者无论身处何处都会感到不自在 。一般以为景观社会种种操弄大众的现象是经济-亦或说是工业生产-的扩展,但这其实只是异化的制造结果,一如德波所言:

景观的社会功能就是异化的具体生产,经济的扩张根本上构成了这一特殊工业生产部门的扩张。为了自己的缘由通过经济发展而产生的「增长」,只能是那些本源就是如此的一种真正异化的增长 。

此外,德波认为异化有多样呈现的矛盾,由于异化是建立在压抑真实之上,导致大众看似有全然的选择,但实质上却不尽然,他认为:「如果同一异化的不同表现形式借不可调和的对抗性的幌子彼此斗争,这只是因为他们全都以被压抑的真实矛盾为基础 。」一如前述,异化制造出使大众误以为是真实的现实生活,因而导致人们以为生活中的一切选择是自己自主性的选择结果,殊不知这样的选择权竟是异化所创,此即异化多样性呈现的矛盾点。

结论

综观德波的分离观,他认为「景观是全部视觉和全部意识的焦点。正是由于这一领域是分离的这一真正的事实,景观才成了错觉和伪意识的领地:它所达到的统一只不过是一种普遍分离的官方语言 。」在景观所达到的统一模式中,分离的事实造成了错觉与伪意识的社会景观,也是造成现实与影像分裂的全球社会实践的一部分,这样的统一其实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分离,因此德波认为「分离即是景观的全部 。」因为分离力量造成现实与影像的分裂,于是人们从他们自身所创造出的产品中分离出来,资本社会不断地扩充,人们越是与世界分离。不论是在物质商品上,休闲生活,以及日常生活中,在德波的眼中所观察到的,景观社会是一种彻底的分离,而这样的分离是转借马克思异化观加上影像操弄大众的结果。
 
居伊‧德波中文相关研究文献:

王昭风,<景观社会的文化——一种否定的文化或文化的否定>,《山东社会科学》,2006年01期,中国大陆:38-46页。
仰海峰,<商品社会、景观社会、符号社会——西方社会批判理论的一种变迁>,《哲学研究》,2003年10期,中国大陆:21-26、96页。
交通大学社会与文化研究所:「视觉理论专题:欲望、权力与他者」讨论广告牌
明翰,〈Guy Debord其人其影〉,http://www.srcs.nctu.edu.tw/srcs/guest/BillBoard.asp?db=70&TitleID=82
吴家玲,〈Guy Debord与景观社会〉,http://www.srcs.nctu.edu.tw/srcs/guest/BillBoard.asp?db=70&TitleID=141
林志明、林宏璋,「由奇观社会到2002年台北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后现代再现命题史料2003研读会,(全球教育艺术网)http://gnae.ntue.edu.tw/arted/forum_dtlist.jsp?fid=280&title=%AB%E1%B2{%A5N%A5D%B8q%B8g%A8%E5%A5v%AE%C6%AC%E3%C5%AA%B7|%A1G%A1u%AD%AB%B7s%AB%E4%A6%D2%A6A%B2{%A1v
林志明,<纪徳堡与法国激进思想>,《当代》,第117期,1996/1/1,页12-17。
梁虹,<景观的激进批评与景观文化的发展——德波《景观社会评论》要义>,《江西社会科学》,2006年05期,中国大陆:237-243页。
张一兵,<景观拜物教:商品完全成功的殖民化——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江海学刊》,2005年06期,中国大陆:22-28页。
张一兵,<景观意识形态及其颠覆-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学海》,2005卷5期(2005/10/10),中国大陆:67-72页。
张一兵,<虚假存在与景观时间-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江苏社会科学》,2005卷6期(2005/11/15),中国大陆:36-41页。
张一兵,<颠倒再颠倒的景观世界——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1期,中国大陆:5-17页。
杨亭,<德波的景观社会批判>,《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5年02期,中国大陆:165-168页。
刘力永,<景观社会:媒介时代的一种批判话语>,《北方论丛》,2006年06期,中国大陆:48-51页。

选读书目:

Guy Debord, La Société du Spectacle, Paris : Gallimard, 1992.
Guy Debord, Commentaires sur la Société du Spectacle, Paris : Gallimard, 1996.
居依․德波,王昭凤译,《景观社会》,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中文参考书目:

王章陵,《马克思『异化论』批判》,正中书局,1987。
仰海峰,《走向后马克思:从生产之镜到符号之镜-早期鲍德里亚思想的文本学解读》,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
宋涛主编,《〈资本论〉辞典》,山东人民出版社,1988
姜新立,《马克思主义理论典范的反思》,台北市: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9。
马克思 (Karl Marx),《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伊海宇译,台北:时报文化,1990
马克思 (Karl Marx),《资本论》,中共中央马克思 恩格斯 列宁 斯大林著作编译局译,北京:人
    民出版社,1975
马克思(Karl Marx),《资本论》,人民出版社,1953。
马克思(Karl Marx),吴家驷译,《资本论(第一卷)》,时报出版,1990。
张铁志,《愤怒与声音》,商周出版,2004。
徐崇温,《西方马克思主义》,台北市:结构群出版,1994。
杨世雄,《马克思的经济哲学—中共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台北市:五南,2001。
卢卡奇(György Lukàcs),杜章智等译,《历史与阶级意识》,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期刊:

石省乐,<从高峰退隐的『境遇者国际』>,《当代》,第117期,1996/1/1,页18-31。
鲁智深,<《论大学生之贫乏》与法国六八年学生运动>,《当代》,第117期,1996/1/1,页32-35。

网络数据:

德波电影作品文字载录(BUREAU OF PUBLIC SECRETS)。上网日期:2007年5月30日,检自:http://www.bopsecrets.org/SI/debord.films/
德波影像全集网站。上网日期:2007年5月30日,检自:http://www.guydebordcineaste.com/
情境主义数据La revue des ressources.org 。上网日期:2007年5月30日,检自:http://www.larevuedesressources.org/rubrique.php3?id_rubrique=12
Guy Debord(adpf)。上网日期:2007年5月30日,检自:http://www.adpf.asso.fr/adpf-publi/folio/g_debord/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