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时间概念

时间概念
1924 在马堡神学院前的演说


海德格尔


以下的思考处理时间。什么是时间? 1


如果时间在永恒中发现它的意义, 那么时间也必须由此而被理解。本研究的出发


和途径也在此事先标示出来: 从永恒到时间。这样的发问是在下列前提中才妥当, 此


即,我们支配( verf;en )前述的出发点, 并因此认识永恒又充分暸解它。若永恒应


当异于空洞的永在( Immersein ), αει,如果神应当是永恒, 那么前述对时间的处


理方式, 只要在它不认识神, 不暸解对神的询问之时, 就仍留存在困阨中。如果趋向


神的进路是信仰, 且与永恒的交往也无非是这种信仰时, 那么, 哲学将无以触及永恒


, 而且在方法的使用上, 哲学就不能是对于讨论时间的可能观点。哲学无法去除这种


困阨。故而神学家是对于时间的合法专家; 如果记忆不骗人的话, 神学有多种方式处


理时间。


首先, 神学把人存在( Dasein )视为在神面前的存有, 把人的时间性存有│放在 2


和永恒的关系中考虑。神本身不需要神学, 祂的存在( Existenz )并非由信仰来奠定


的。


其次, 基督教信仰在自身上, 就跟某种发生于时间中的有关连, ──就像有时人


们听到关于这个时间: 此正是时候, 「当时间被充满时...」【1】。


注 1: 加拉太书 4,4 另参马可福音 1,15; 以及以弗所书 1,9 。──译注, 加


拉太书 4,4:「 及至时候满足」, 马可福音 1,15:「日期满了, 神的国近


了。」, 以弗所书 1,10:「要照所安排的, 在日期满足的时候,..」


哲学家没有信仰。哲学家探问时间, 然后他决定说, 从时间甚至从αει来理解


时间, 等等, αει它貌似永恒, 但只能当作时间性存有的一单纯衍生物而被解释。


接下来的讨论并非神学式的。是否是神学式的, 都还听任你们去理解; ──但在


神学的方式下, 对时间的讨论只会使得永恒的问题更困难, 以正确方式来预备并且本


然地来设定问题。这篇论文也不是哲学的, 因为它并不要求提出一个对时间普遍有效


的体系性规定, 这种规定必将追溯到时间背后而探问它和其它范畴的关系。


往后的思考也许属于一种前科学( Vorwissenschaft ),其任务由下述者来理解:


从事研究于何者到终结时和哲学和科学共通的, 何者说出此有( Dasein )对他本身及


世界的解说话语( auslegende Rede)。当我们要澄清, 何谓一小时, 这将使│在物理 3


学中活跃的掌握方式变生动, 并让使时间有机会显明自己的方式也变生动。本考察所


运动于其间的前科学, 或许是从一项随意的预设生发出来, 即: 哲学和科学在概念中


运动。它的可能性又存于: 每个研究者都自行阐明( sich aufkl;t,自我启蒙 )出他


暸解什么以及他不暸解什么。这就可以透露出, 一项研究何时是切中主题(bei ihrer


Sache ) ─, 又何时是取资于传统的及过时报销的字面知识。如此的研究彷佛是跟随


科学行列的警察任务, 一种仍受控制但有时紧迫的事务, 就像有些人所意指的那样。


它跟哲学的关系只是随从的关系, 为了有时对古人执行家宅搜索, 就像古人本来所做


的那样。以下的思索涉及到哲学, 只表示它不是神学。


首先要指出一个预先的提示, 在日常生活, 在自然时间和世界时间中所遭遇的时


间。对于「什么是时间」的兴趣在当前重新被唤醒, 是透过物理研究的发展, 而知觉


到这研究尚需完成的理解和规定具有基本原则: 即在时空关系系统中对自然的度量。


此种研究现时的立足点是固着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上。由此导出一项命题: 空间本身


是无( nichts ), 没有绝对空间。只有透过包含在空间中的物体和能量, 空间才存在


。( 一项古老的亚理斯多德命题: ) 时间也是无。只由于在时间中│发生的事件( 4


Ereignisse ), 时间才存在。没有绝对的时间, 也没有绝对的同时性【 2】。─人们


注 2: 海德格尖锐化的概括。参考, Albert Einstein, Die Grundlage der


allgemeinen Relativit;stheorie( 广义相对论原理). Annalen der


Physik 49, Leipzig 1916. 另參 ;er die spezielle und allgemeine


Relativit;stheorie( 论狭义及广义相对论). 7. Aufl., Braunschweig


: Vieweg 1920. S.90ff 及95ff.另参 Vier Vorlesungen ;er


Relativit;stheorie( 相对论四讲). Braunschweig: Vieweg 1922. S.2


针对此理论的摧毁性常忽略正面性, 即, 它证明出, 描述自然事件之方程式, 在任意


的转换后, 仍具有不变性。


时间是让事件在其中发生的【 3】。亚理斯多德已从时间关联于自然之存有的基


本样态来看待它: 变化, 位置变迁, 连续运动: epei oun ou kinesis, ananke tes


kineseos ti einai auton【4】。虽然时间本身不是运动, 却必定涉及到运动。时间


注 3: 参考Aristotoles, Physik IV, Kap.11, 219a ff.


注 4: 同前书, 219a9 ff.──译注, 其意为:「 ( 时间 )不是运动, 但却必然


有关于运动。」


首先就在变化的存有者中被遭遇到; 变化是在时间之中。时间在这种遭遇方式中是作


为什么而出现的呢, 亦即, 当它作为变化物之所趋向时是什么? 它是作为在它之所是


中的自己本身而自行给予出的吗? ( Gibt sie sich hier als sie selbst in dem,


was sie ist? )能够有一项解释可以保证说, 时间彷佛提出一些基本现象, 这些现象


在本然的存有中规定了时间? 或者是说, 在追问现象的根据时, 还要求证于其它的?


对于物理学家而言, 时间是作为什么而被遇见呢? 对时间的决定性掌握有着测量


的特点。│测量指出有多久, 何时, 从何时到何时。一个时钟显示出时间。时钟是个 9


物理系统, 在这系统中, 相等的时间性状态序列恒常地重复着, 而这又预设了: 这个


物理系统不受制于外在影响的变化。重复是循环的, 每个时段都有相同的时间延续(


Zeitdauer)。时钟给与一恒常重复的相等延续( Dauer), 人们总是能够重回到这种延


续。延续间隔的划分是任意的。时钟测量时间, 事变发生的延续的间隔是跟时钟的相


等状态序列作比较, 并且以数目的多少来加以规定。


藉由时钟, 我们可以对时间体验到什么? 时间是某物, 在其中一个现在点能够被


任意地固定, 使得两个不同的时间点总是有一个稍早, 而另一个则稍晚。因此, 没有


那一个时间的现在点是跟另一个显然有别的。一个点当作现在, 乃是某一稍晚者之可


能的稍早者, 作为稍晚者则是一稍早者的稍晚者。这种时间是完完全全相等的, 同质


的。只有当时间是被构成为同质的之时, 它才可测量。故而时间是一种开展( Ab-


rollen),它的各阶段存在于早晚前后的彼此关系中。每个稍早和稍晚都可由一现在来


决定, 而现在本身是任意的。如果带着时钟去接近事件, 时钟使一事件显明出来, 比


较是关系到它在现在的进程, 而不是它的延续有多少。时钟所常产生的初等规定并非


对当前流动时间的多长和多少加以说明, 而是当时对现在的固着( Fixie-│rung )。 10


当我伸出手表时, 我最先会说的是:「 现在是九点钟; 它发生后己经有三十分钟了。


再三个小时就十二点了。」


现在我看着表的时间: 什么是这个现在呢? 现在, 我做事; 现在, 这里灯光熄了


。什么是现在? 我控制着现在吗? 我就是现在吗? 其它每个人都是现在吗? 这样的话


, 我自己就会是时间, 而其它人也会是时间。我们彼此就将会是时间, ─没有一个是


而每个也都是。究竟我是现在, 或者只是说现在的人? 有没有明显的时钟在旁? 现在


, 晚上, 早晨, 夜晚, 今天: 我们碰触到时钟, 是人类存在( das menschliche


Dasein )自来就已拥有的, 由日夜更替所成的自然时钟。


人类存在( menschliches Dasein)在所有怀表和太阳钟之前就早己有了时钟, 这


又是什么情况呢? 我控制着时间的存有吗? 在现在中我就意谓着我自己吗? 我本身就


是现在而我的存在( Dasein )正是时间吗? 或者, 时间就把时钟安放在我们身上, 使


得我的存在最终乃是时间本身? 奥古斯丁在他的《忏悔录》第十一书中逼问道: 精神


本身是否时间? 奥古斯丁提的问题如下: " In te, anime meus, tempora metior;


noli mihi obstrepere: quod est; noli tibi obstrepere turbis affectionum


tuarum. In te, inquam, tempora metior; affectionem quam res praetereuntes


in te faciunt, et cum illae praeterierint manet, ipsam metior praesentem,


non eas quae praeterierunt ut fieret : ipsam metior, cum tempora metior."


【 5】。在引文中是│:「 我的精神, 在你之中, 我才测量时间;


注 5: Augustinus, Confessiones.Liber XI, cap.27, resp.36? Sancti


Aurelii Augustini opera omnia, post Lovaniensium theologorum


recensionem. Editio novissima, emendata et auctior, accurante


Migne.Parisiis 1841. Tomus I, p.823 s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