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双重街垒

双重街垒
维克多•雨果
 
 
让我们赶快说出来,1848年6月是一次独特的事件,几乎不可能把它列入历史的哲学范畴中去。……    
但是,究其实质,1848年6月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一次人民反对自己的暴乱。    
……因此,请允许我们让读者的注意力暂时先在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两座街垒上停留一会儿,这是两座绝无仅有的街垒,是那次起义的特征。    
圣安东尼街垒是个庞然大物……它具有仇恨所创造的一切建筑——也就是废墟的那种令人痛心的形象。人们可以这么说:"这是谁建造的?"也可以这么说:"这是谁破坏的?"……它伟大但也渺小。那是在地狱的旧址上翻修的混沌世界。……狂暴的街垒……它庞大而又生动,好象一只电兽从背部发出雷电火星。革命精神的战争笼罩着街垒顶部,在那里群众的呼声像上帝的声音那样轰鸣着,一种奇异的威严从这巨人的乱石背篓里流露出来。这是一堆垃圾,而这也是西奈。    
正如我们以前讲到过,它以革命的名义进攻,向什么进攻?向革命。……   
……在纵深处竖立起的这块挡路牌命街道变成了死胡同。墙壁肃立,静止,不见人影,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没有叫喊,没有声音,没有呼吸,这是一座坟。    
……这个街垒的首领是一个几何学家或一个鬼怪。    
圣安东尼的街垒暴跳如雷,大庙街区的街垒鸦雀无声。就可怕和阴森而言两座棱堡各不相同,一个狂暴怒吼,另一个却以假象欺人。    
若把这次巨大而阴惨的六月起义作为愤怒和谜的结合,我们感到第一个街垒里有条龙,而第二个背后是斯芬克司。    
……在深渊中如果不谈话,又干什么呢?    
暴动。在地下进行了16年的教育!到了1848年,比起1832年精彩得多了。……    
现在在这场可怕战斗中不再有人了。这不再是一些对付巨兽的庞然大物了。一些魔鬼在进攻,一些幽灵在抵抗。    
在最后面的人群里,一个声音……喊道:"……公民们,让我们提出用尸体来抗议。
…? 
  ……大家始终不知道讲这话的人叫什么名字……在人类的危境和社会的开创中,经常会有这样的无名伟人。    
……在那个普通人宣布了"尸体的抗议"、代表了大伙的共同意愿讲了话之后,大家异口同声发出了一声奇特的既满意而又可怕的呼声,内容凄惨但语气高亢,好象已得到胜利似的:    
"死亡万岁!咱们大伙都留在这儿!"    
"为什么都留下来?"安灼拉问。    "都留下!都留下!"
——维克多•雨果:《悲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