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我 有 一 个 梦

我 有 一 个 梦
 
小马丁•路德•金博士 在历史性“华盛顿大游行”上的演讲 美国首都华盛顿市林肯纪念堂前,1963年8月28日
 
 
 
 
今天能和大家在一起,我很高兴。我们今天的活动,将作为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次争取自由运动而载入史册。   
一个世纪前,一位了不起的美国人签署了奴隶解放宣言,而我们今天就站在他的塑像下面。对于千千万万身受不公正待遇之苦的黑奴来说,这份划时代的文件, 是一座光芒万丈的希望灯塔,是结束他们被束缚之漫漫长夜的快乐黎明。   
然而在一百年后,黑人依然未能获得自由;一百年后,黑人的命运依然被种族隔离的镣铐和歧视的锁链悲惨地束缚着,在一个巨大无边的物质繁荣海洋中,黑人却生活在贫困的孤岛上;一百年后,黑人依然在美国社会的角落中潦倒,依然在自己的土地上过着被放逐的生活。   
因此我们今天来到这里,是要对这种耻辱的现状大声疾呼。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聚集在我们国家的首都来兑现一张支票。当共和国的缔造者写下宪法和独立宣言中的不朽文字时,他们实际上是签署了一张每个美国人都有权利继承的承诺书。这份文书承诺,所有的人,不错,黑人和白人,都被保障享有不可剥夺的生命、自由、追求幸福权利。   
今天我们可以看得很清楚,对于美国的有色公民来说,美国并没有履行这份承诺书中的保证。美国没有能够尽到这项庄严的义务,而是给了黑人一张空头支票,一张被退回并注明“没有足够资金”的支票。然而,我们拒绝相信公正银行已经破产,我们拒绝相信在这个国家庞大的机会宝库中会没有足够的资金。因此,我们到这里来兑现这张支票,一张在需要时可以给我们带来自由之财富和公正之保障的支票。   
我们今天来到这个神圣的地方,也是为了提醒美国,这个问题的紧迫性。现在不是缓和情绪,或服用渐进主义安定药的时候。现在是做出真正的民主承诺的时候;现在是走出种族隔离之黑暗荒芜的深谷,迈向种族公平之阳光大道的时候;现在是将我们国家,从种族不公正的流沙中拔出,安置于兄弟般情意的磐石上的时候;现在是给上帝的所有儿女公正待遇的时候。倘若我们国家忽视了这种紧迫性,其后果将是致命的。在令人振奋的自由与平等的秋天到来之前,这个由黑人的合理不满而造成的酷热夏季将不会过去。   
一九六三年不是一个终结,而是一个开端。对于那些希望黑人只是要发泄一下情绪,并且将会安于现状的人来说,如果整个国家不改变态度的话,他们则将会被粗暴地唤醒。在黑人取得其公民权利之前,美国将永无安宁与祥和。反抗的旋风将不断地摇撼着我们国家的基础,直至出现公正的晴天。  
然而我必须提醒大家,我们今天站在通往公正之殿堂的门槛上,这道门槛曾被千千万万的人踏过。在取得我们应有地位的过程中,我们无论如何不能采取任何错误的行动。我们不能因为渴望自由,就去饮用愤怒与仇恨之酒。我们必须始终以高层次的品格和自律来进行我们的斗争。我们决不能让富于创意的示威活动堕落成暴力行为。我们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升华到以心灵力量对付肉体暴力的崇高境界。目前充满黑人社区的新斗争精神是非常好的,但决不能造成我们对所有白人的不信任。因为我们的许多白人兄弟,正如他们今天加入我们的行列所显示的那样,已经认识到他们的命运与我们的命运紧密地系在一起。并且他们已经认识到,他们的自由与我们的自由也是不可分割的。我们不能独自前进。并且在我们的进程中,我们必须发誓我们将一直向前走,我们绝不能走回头路。   
有些人责问民权运动的积极分子说:“如何才能让你们满意?”只要黑人还受害于警察兽行之难以言述的恐怖,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我们经过长途跋涉而疲惫不堪的肉体,无法在公路边的汽车旅店和城市中的旅馆内得到休息,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黑人的基本迁徙,只是从一个较小的黑人区搬到一个较大的黑人区,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我们的孩子,因为“只限白人”的标志而被剥夺自我和伤及自尊,我们就绝不会满意;只要密西西比州的黑人还不能投票,而纽约州的黑人也认为没有甚么事情值得投票,我们就绝不会满意。不会,坚决不会!我们没有满意,并且直到“公正像水一样流淌,而正义行为如同滚滚洪流”之前,我们将绝不会满意。   
我知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今天来到这里,是因为你们所受的巨大苦难和压迫。有一些人刚从狭窄的牢房里走出来;还有一些人因为追求自由,而受到种种迫害,以及警察兽行的打击。你们受尽了种种痛苦,但却继续努力,坚信尝受不应有的痛苦是会有回报的。回到密西西比州去,回到阿拉巴马州去,回到南卡罗来纳州去,回到乔治亚州去,回到路易斯安那州去,回到北方城市的贫民窟和黑人区去,坚信这种情况早晚是要变的。让我们再不要在绝望的深谷里徘徊。   
朋友们,这就是我要向大家说的,尽管我们在今天和明天会遇到许多困难,我仍然有一个梦,这是一个发源于美国梦的梦。这就是有朝一日,这个国家终将会站立起来,真正履行其信条:“我们认为所有人生来平等是不言自明的真理。”
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在乔治亚州的丘陵地带,奴隶的后代与奴隶主的后代,将能够兄弟般地相处。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甚至密西西比州,这个充满不平与压迫的州 ,将转化成一片自由与公正的绿洲。
我有一个梦,我的四个孩子,有朝一日将可以 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里:在此人们不是根据他们的肤色,而是根据他们的品行来衡量他们。   
我今天有一个梦!   
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在阿拉巴马州,尽管目前有许多恶毒的种族主义者,尽管州长叫嚷着要与联邦政府对抗,有朝一日在阿拉巴马州,黑人孩子与白人孩子将会像兄弟姊妹那样亲密无间。   
我今天有一个梦!   
我有一个梦,有朝一日所有的深谷会被填平,每一座大山都会被挖低,崎岖的地方将变成平原,而扭曲的场合将被修直,“主的光辉将被全人类所共同瞻仰。”
这就是我们的希望,这就是我将带回南部的信念。持此信念,我们能够移去绝望的大山,这座山是一块压抑希望的巨石。持此信念,我们能够将我们国家这些刺耳的不谐和音,转化成一曲展现兄弟情意的华丽交响乐。持此信念,我们能够共同努力、共同祈祷、共同斗争、共同坐牢、共同维护自由,坚信有一天我们终将会成为自由人。并且这将是,这将是上帝的所有儿女们能够以全新的意义共同歌唱的一天:“我的祖国是一片自由的土地,我的父辈为了这片土地而牺牲,清教徒为这片土地而自豪;从每一个山脚,让自由之声回响。”如果美国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度,这一条必须要实现。   
因此,让自由之声在新罕布夏州的大山顶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纽约州的巨峰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宾西法尼亚州高耸入云的阿勒格尼山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科罗拉多州白雪盖顶的落矶山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加利福尼亚州崎岖不平的土地上回响。然而这还不够,还要让自由之声在乔治亚州的石头山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田纳西州的了望山上回响,让自由之声在密西西比州的每一座山上回响。从每一个山脚,让自由之声响彻云霄!   
当这一天来临时,当我们可以让自由之声回响,当我们让它在每个村落、每个州和每个城市回响时,我们离这样的日子就不远了:到那时,上帝的所有儿女们,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异教徒、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将可以手拉手站在一起,同声歌唱古老的黑人圣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