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理性危机

理性危机
  盖伊•索曼 著

  吴万伟译

  作者简介:盖伊•索曼(Guy Sorman)《城市杂志》编辑,著作多部,其中《经济学没有撒谎》即将出版。

  理查德•波斯纳讨论了经济危机。

  理查德•波斯纳 著《资本主义的失败:08年的危机和衰退》(哈佛大学出版社)

  A Failure of Capitalism: The Crisis of ’08 and the Descent into Depression, by Richard Posner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368 pp., $23.95)

  理查德•波斯纳是自由市场的主要鼓吹者,其新书第一眼看上去就像对对思想失败的忏悔。实际上,更像健康的自我批评。波斯纳写到资本主义应该被修改而不是拒绝。波斯纳像少数学者那样试图在不抛弃整个价值体系情况下认识自己的错误。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是该群体的一员,公开承认几个月前他过分夸大了金融市场自我管理的能力。但波斯纳更深入一步:他的书详细解释了他看到的日益走近的萧条,虽然现在可能还不承认是萧条。这次经济萧条将持续好几年,并且严重威胁到美国社会。

  为了认识波斯纳论证的深度,我建议把这本书读两次,这其实并不难,因为它篇幅不长、文笔流畅、没有专业术语或数学公式。第一次阅读你可能不会觉得惊讶:波斯纳详细记录了喜欢投机而不是储蓄的美国如何吹出房地产泡沫,泡沫破裂如何让整个金融体系陷入危险的过程。波斯纳认为我们面临的是萧条而不是衰退。他认为衰退是资本主义经济的正常特征,是对外来意外事件(比如石油价格飙升)或者国内事件(如技术革新淘汰行业和工人)的偶然性反应。但在萧条中,整个经济陷入螺旋向下的轨道,投资和革新完全停止。

  虽然波斯纳是法官而不是经济学家出身,但他对大局的了解比许多经济学家更多。因为本书是在经济灾难发生后写的,他不可避免地受到用因果关系论证无法改变的事实(ex post facto)的诱惑。当雷曼兄弟公司去年秋天破产时,全球性的股票交易所灾难真的那么清楚吗?像新的凯恩斯主义者一样,波斯纳把危机归咎于缺乏管理,认为解决办法是更多的管理,忽略了市场的管理已经多么严重的事实。当然,现有管理是不充分的,但直到现在,没有人知道正确的管理途径究竟是什么。

  读第二遍后,读者开始认识到波斯纳的书是理性行动理论家和行为主义者之间的哲学宿怨的爆炸性宣言。听起来可能晦涩难解和无关紧要,但它是核心问题。今天,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和主张自由市场的政客大致可以分裂为两个思想流派:一是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领导下的理性行动理论家。他们认为个人是理性行动者,心中考虑的是自己的最佳利益,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现有信息基础上争取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股票交易员相信能够赚取巨额利润的话,他肯定愿意冒巨大风险。当金融公司普遍存在的奖励机制让贪婪有利可图的话,“贪婪”地行动就是理性的。

  另一派别是行为主义者,他们根据有限的心理学实验和大脑扫描,认为个人更多是在激情支配下采取行动的,凯恩斯称之为动物精神而非理性。(诺贝尔奖获得者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是该学派的创始人,刚出版《牛奶可乐经济学》(The Economic Naturalist)的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是最好的公共宣传家)因此,我们倾向于做出经济上并不可靠的选择,最后导致我们的最佳利益受到损害。理性行动理论家倾向于让个人在管理很少、信息畅通的市场中选择自己认为最有利的东西。行为主义者认为强大的政府管理能保护人民免受本能诱惑的损害。

  意料之中的是,波斯纳站在理性动动理论家一边,(他和贝克尔都写博客,每周更新,把理论用在所有事情上)。他显示不受限制的理性会让我们情绪低落,同时不做任何心理或道德评价。我们已经看到理性行动理论家认为股票交易员在奖金激励背景下的行为是理性的。银行家用过分的举债经营和危险的信贷可能激发了危机,但从他们的角度看这些都是理性的选择。如果银行家不参与这个泡沫,他们的客户就可能出逃,跑到提供更高报酬的竞争者那里。银行家知道将来某一天有破产的危险,可波斯纳提醒我们银行家不傻。他们明白泡沫迟早要破灭,但破产风险是银行业存在的组成部分。当回报很高的时候接受这种风险是理性的:一天后或一年后,银行家可能失掉其公司,可如果个人收入足够多,他就没有理性的理由在乎银行破产。

  那么,次级贷款借贷者、抵押贷款购买者、信用卡消费者又是什么情况呢?当信贷这么便宜,房地产价值无限攀升,如果不加入这波潮流中就是不理性的。按照波斯纳的说法,经济活动的每个参与者都是在危险框架内理性地行动的。那么,谁应该为这个结果负责呢?他认为应该为这后果负责的设计规则的人而不是按规则行动的人。

  波斯纳提出管理者失败的两个解释。第一,他暗示作为专业人士的经济学家忽略了对萧条的研究,因为萧条非常罕见。多多少少都信奉自由市场的大部分经济学家的行为就好象萧条再也不会发生了,哈耶克的话说就是“致命的傲慢”。

  第二,波斯纳认为自由市场经济学家在承诺先取消管理的途径时一直过于意识形态化。他们错误地认为取消金融市场管理将可能产生像在实体经济比如航空业或者电信业中的管理取消一样带来好处。波斯纳说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遵循的逻辑不同,这一点是正确,正如耶鲁的波努瓦•芒德勃罗(Benoit Mandelbrot)和哥伦比亚的拉玛•孔特(Rama Cont)(很不幸,波斯纳没有引用)已经指出的。芒德勃罗显示实体经济遵循可以预测的规则,而金融市场遵循“疯狂随意性”法则或者芒德勃罗的学生那瑟姆•塔利布(Nassem Taleb)创造的词“黑天鹅”的影响。因此,金融市场要求谨慎地管理以便尽可能限制疯狂随意性造成的最极端后果。

  如果想象中的审判真的出现,要裁定谁应该为金融危机承担责任,波斯纳法官(他是美国上诉法院法官)很可能免除企业界的责任。在他看来,他们的行为是理性的。经济学家可能交保获释,并受到缓刑警告,修改自己的理论。政客因为没有能准备好任何紧急计划而受到谴责。波斯纳抱怨说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清晰计划。他自己的建议是美国应该成立金融方面的中央情报局来保护市场免受重大威胁的损害。他引用了历史上的先例:当日本人偷袭珍珠港时,没有任何机构负责把现有分散的众多数据集中起来,而如果这些数据集中起来就成为一种警告了。

  在波斯纳的精彩著作外,人们倾向于添加上已经出版的有关当前危机的所有图书的笼统评价。大部分评论家出于科学的、意识形态的、忧虑的或者报复的等动机试图解释这个危机,似乎肯定危机一定会发生。他们在最近的历史中选择性地寻找必然导致危机的逻辑原因。这种途径让人回忆起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对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研究的批评,这些研究都认为大革命是不可避免的。布罗代尔认为历史不是按必然性规律前进的,革命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同样适用于经济学。危机不是注定要发生的。萧条从定义上说仍然是无法预测的,它们只遵循疯狂的任意性。“我早就说过了”的专家们陷入了一个逻辑陷阱,把资本主义的失败和它们一定发生的观念混淆起来。资本主义曾经失败过,将来也可能再次失败,但只有马克思相信在最后的危机中资本主义注定消失,不过,他更多是个预言家而不是科学家。我们应该用谦恭和谨慎的态度探索当今危机的出路。

  (译自:The Rational Crisis, Guy Sor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