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张亮:汤普森与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

【核心提示】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汤普森具有改造世界的强烈冲动。新左派运动之前,他是成人教育运动、和平运动等左派社会运动的积极参加者;新左派运动兴起之后,他成为该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汤普森与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

  学术界公认,爱德华·汤普森和雷蒙·威廉斯在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过程中发挥了毋庸置疑的双核心作用。那么,作为以18、19世纪英国社会史研究闻名于世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汤普森何以能够对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

  历史唯物主义的新理解

  在具体的社会史研究中,汤普森创造出了一种具有广泛适用性和当代相关性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解新形态,为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推动”。

  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发端于1956年以后英国新左派思想家对斯大林主义的反思与批判。与其他新左派思想家不同,汤普森不仅积极“破旧”,而且努力“立新”,即在具体的社会史研究中自觉地重建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新理解。他的这种新理解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强调生产方式分析范式是适用于所有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科学分析范式,但同时着重探索了该范式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尚未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形态中的适用条件和具体方法。第二,提出阶级斗争分析方法是生产方式分析范式的必要补充,进而通过将该方法推进到文化领域,揭示了阶级斗争的普遍性、多样性及其历史作用。第三,通过令人信服的历史研究,牢固确立了“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观念。第四,克服了对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学说的教条主义理解,强调在真实的社会历史整体中,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始终是相互渗透、相互交叠的,因而主张恢复马克思的原意,辩证地理解这两个历史唯物主义基本范畴及其相互关系。

  基于上述新理解,汤普森在经验(阶级经验)概念、文化概念及工人阶级形成理论等方面实现了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创新,同时实现方法创新,创立了适用于自由资本主义形成时代的文化现象的“文化唯物主义”研究范式,并在如何对待外来马克思主义理论传统这一重大问题上确立了若干正确的原则和方法。汤普森的历史唯物主义新理解一经提出,就在新左派运动内部产生了重大反响,成为将陷入迷茫和困顿的英国马克思主义者重新集结起来的理论旗帜。不过,随着历史情势的改变,新左派运动出现了显著的代际分化和斗争。这种新理解很快又成为两代新左派理论斗争的焦点。然而,就是在这种斗争中,由这种新理解所推动的英国马克思主义生机勃勃地发展起来了。

  跨学科的影响力

  汤普森的著作具有罕见的跨学科影响力,对英国马克思主义在诸多学科领域的发展都构成了直接的影响。

  作为一名社会史学家,汤普森具有一种非常自觉的总体史观念,善于吸收、借鉴现代社会科学的成果,进行成功的跨学科研究。跨学科研究的影响力自然也是跨学科的。所以,他的社会史论著不仅没有丝毫的陈腐气息,而且能够对滋养它们的那些学科发挥一种“反哺”作用。例如,他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引入了二战后刚刚出现的历史社会学观念,而该书后来不仅成了历史社会学的当代经典,也为佩里·安德森等年轻一代马克思主义者的历史社会学研究开辟了道路。又如,为了更好地解释18世纪平民的社会反抗运动,他借鉴社会学的某些思想,创立“道德经济学”观念,而这一观念反过来又为关于弱者抵抗的社会学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再如,他关于英国工人阶级的革命性、英格兰的特性等的研究中都包含政治学的维度,这些研究反过来又为当代政治学研究提供了某些主题,在客观上推动了后者的当代发展。当然,汤普森最重要也最为人所乐道的跨学科影响主要存在于文化研究领域之中。文化研究是伴随着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而诞生、发展、繁荣的一门当代显学。汤普森和理查德·霍加特、雷蒙·威廉斯一起被公认为文化研究的三大奠基人。尽管在斯图亚特·霍尔的领导下,文化研究后来更加关注当代文化现象,并且经历了多次理论转型,日益偏离自己的起点,但它从汤普森的社会史研究中继承而来的理论基因,即自下而上的观察视角、人民历史观念和超越资本主义的乌托邦议程,却得到了始终如一的维护。

  作为一位既被人文学者又被社会科学家广泛引证的跨学科大师,汤普森在当代英国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占据一种独特的位置。如果缺乏关于他的描述和评论,英国马克思主义在诸多学科领域的历史图景都将是残缺不全的。

  行动主义的公共知识分子

  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汤普森具有改造世界的强烈冲动。与学术研究相比,他实际上更热衷于能够现实地改变世界的实践活动。新左派运动之前,他是成人教育运动、和平运动等左派社会运动的积极参加者;新左派运动兴起之后,他成为该运动的领导者之一,通过自己主编的《新理性者》杂志为运动的早期发展指明了方向,随后又积极推动新左派运动的整合,促成《新理性者》与《大学与左派评论》这两家新左派杂志合并重组为全新的《新左派评论》杂志,并将运动推进到一个新阶段;1970年代后期,当他的孩子陆续成年、家庭负担基本解除之后,他毅然放弃在大学里的学术职位,全身心地投入欧洲和平运动,成为1980年代初核弹危机中欧洲核裁军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之一。也就是说,汤普森始终是以一名行动主义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活跃在英国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发展过程中的,这在客观上增强了他对后者的影响力。另外,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汤普森还愿意通过尖锐的理论辩论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与安德森等第二代新左派的长期争论构成了推动英国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蓬勃发展的一种外部动力。

(作者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

2013年4月24日

《中国社会科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