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毛泽东关于《红楼梦》的一组谈话(一九三八年——一九七三年)


毛泽东关于《红楼梦》的一组谈话﹡

(一九三八年——一九七三年)



《红楼梦》这部书,现在许多人鄙视它,不愿意提到它,其实《红楼梦》是一部很好的小说,特别是它有极丰富的社会史料。比如它描写柳湘莲痛打薛蟠以后便“牵马认镫去了”,没有实际经验是写不出“认镫”二字的。事非经过不知难,每每一件小事却有丰富的内容,要从实际生护经验中才会知道。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二卷刊印。



《红楼梦》里有这样的话:“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1]这段话说明了在封建社会里,社会关系的兴衰变化,家族的瓦解和崩溃。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红楼梦》中就可以看出家长制度是在不断分裂中。贾琏是贾赦的儿子,不听贾赦的话。王夫人把凤姐笼络过去,可是凤姐想各种办法来积攒自己的私房。荣国府的最高家长是贾母,可是贾赦、贾政各人又有各人的打算。”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红楼梦》不仅要当作小说看,而且要当作历史看。他[2]写的是很细致的、很精细的社会历史。他的书中写了几百人,有三四百人,其中只有三十三人是统治阶级,约占十分之一,其余都是被压迫的。牺牲的、死的很多,如鸳鸯、尤二姐、尤三姐、司棋、金驯、晴雯、秦可卿和她的一个丫环。秦可卿实际是自杀的,书上看不出来。贾宝玉对这些人都是同情的。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这部书写了宋朝的真正社会历史,暴露了封建统治,揭露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写得很细致。《金瓶梅》是《红楼梦》的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但是,《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女性,《红楼梦》、《聊斋志异》是尊重女性的。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十七世纪是什么时代呢?那是中国的明朝末年和清朝初年。再过一个世纪,到十八世纪的上半期,就是清朝乾隆时代,《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就生活在那个时代,就是产生贾宝玉这种不满意封建制度的小说人物的时代。乾隆时代,中国已经有了一些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但是还是封建社会。这就是出现大观园里那一群小说人物的社会背景。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九年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八卷刊印。



有些小说如《官场现形记》,光写黑暗,鲁迅称之为谴责小说。只揭露黑暗,人们不喜欢看,不如《红楼梦》、《西游记》使人爱看。《金瓶梅》没有传开,不只因为它写的淫秽,主要是它只暴露,只写黑暗,虽然写得不错,但人们不爱看。《红楼梦》就不同,写得有希望么。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红楼梦》我至少读了五遍。我是把它当作历史读。开头当故事读,后来当历史读。什么人都不注意《红楼梦》的第四回,那四个总纲,还有《冷子兴演说荣国府》[3],《好了歌》和注[4]。第四回“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讲护官符,提到四大家族:“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红楼梦》写四大家族,阶级斗争激烈,几十条人命。统治者二十几人(有人算了说是三十三人),其他都是奴隶,三百多个,鸳鸯、司棋、尤二姐、尤三姐等等。讲历史不拿阶级斗争观点讲,就讲不通。《红楼梦》写出二百多年了,研究红学的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可见问题之难。有俞平伯、王昆仑[5],都是专家。何其芳也写了个序[6],又出了个吴世昌[7]。这是新红学,老的不算。蔡元培对《红楼梦》的观点是不对的,胡适的看法比较对一点。[8]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曹雪芹在《红楼梦》里还是想补天,想补封建制度的天,但是《红楼梦》里写的却是封建家族的衰落,可以说是曹雪芹的世界观和他的创作发生矛盾。曹雪芹的家是在雍正手里衰落的。
                                 根据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九年出版的《毛泽东文集》第八卷刊印。



许世友[9]同志,你现在也看《红楼梦》了吗?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呢。他[10]那是把真事隐去,用假语村言写出来,所以有两个人,一名叫甄士隐,一名叫贾雨村。真事不能讲,就是政治斗争。吊膀子这些是掩盖它的。第四回里边有一张“护官符”,那上面说:“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中国古代小说写得好的是这一部,最好的一部。创造了好多文学语言呢。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

﹡这组谈话选自中央文献出版社近期出版的《毛泽东文艺论集》一书。其中一节录自毛泽东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八日《在鲁迅艺术学院的讲话》;二、三节录自毛泽东一九五九年十二月至一九六〇年二月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四节录自毛泽东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各大区第一书记会议上的谈话;五节录自毛泽东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六节录自毛泽东一九六二年八月十一日在中央工作会议核心小组会上的谈话;七节录自毛泽东一九六四年八月十八日同哲学工作者的谈话;八节录自毛泽东一九六四年八月二十四日同科学工作者的谈话;九节录自毛泽东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同参加中央军委会议人员的谈话。


注   释

[1][4]见《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2][10]指《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
[3]即《红楼梦》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5]俞平伯(一九〇〇——一九九〇),原名俞铭衡,浙江德清人,作家、学者。所著《红楼梦研究》,为“新红学”代表作之一。王昆仑(一九〇二——一九八五),原籍江苏无锡,生于河北,政治活动家,并从事《红楼梦》研究,著有《〈红楼梦〉人物论》。
[6]何其芳(一九一二——一九七七),四川万县人,诗人,文学评论家。一九六一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印《红楼梦》时,将他写于一九五六年的《论〈红楼梦〉》节要作为代序。
[7]吴世昌(一九〇八——一九八六),字子臧,浙江海宁人,文学史家。研究《红楼梦》的著作有《〈红楼梦〉探索》(英文版)、《〈红楼梦〉探源外编》。
[8]对《红楼梦》及相关课题的研究,称为“红学”。自清代至民国初年的著述,被称为“旧红学”。蔡元培著有《石头记索隐》,用小说中的人物去赴会历史上实有的人物,被称为“旧红学”的最后一个代表。一九二一年,胡适发表长文《红楼梦考证》,注重用历史的方法,依据可靠的材料,考证《红楼梦》的作者及家世、写作年代和版本等,被称为“新红学的开创之作”。
[9]许世友(一九〇六——一九八五),湖北麻城许家洼(今属河南新县)人。当时任国防部副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毛泽东谈话后的第二天,他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


原载:《党的文献》200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