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德国绿党联邦主席比蒂科费尔:毛泽东在五大洲都有拥护者

德国绿党联邦主席比蒂科费尔:毛泽东在五大洲都有拥护者
国际先驱导报
  
  “毛泽东思想影响了我”
  谈起毛泽东的理论,比蒂科费尔显得很熟悉。从他的德语叙述中,记者听到一个个熟悉的中文名词:“矛盾论”、“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群众路线”、“无产阶级先锋队理论”……
  这些词语来源于比蒂科费尔年轻时对毛泽东著作的阅读。
  “在年轻时读过很多毛泽东的著作,比如《湖南农民运动调查报告》、《矛盾论》、《实践论》等。”和那个狂热年代的许多德国青年人一样,比蒂科费尔也深受毛泽东的影响。“我曾经是共产主义者,毛泽东思想对我的政治理念产生了影响。”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德国大学生中有一股“左派”风潮,这就是著名的“68级运动”。当时比蒂科费尔读书的海德堡是这个运动的一个重要中心。
  他说,当时的苏联在德国“左派”青年学生中留下的是消极的印象。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中国。像许多青年学生一样,比蒂科费尔自然地受到毛泽东的影响。
  “当时什么都学,连‘文革’中打倒‘臭老九’,都在德国左派青年学生中得到共鸣。”他说,当时不少年轻学生把自己对教授的批判与打倒“臭老九”联系了起来。
  他说,如今他不再像学生时代那样认同毛泽东了,部分原因是因为毛泽东后来“犯下了致命错误”(指“文革”)。
  “在评论毛泽东的时候,人们习惯用好和坏的比例来评论他,”比蒂科费尔说:“我也用比例。邓小平说毛泽东的功过是七三开,我认为是六五三五开。”
  “那么准确?”听到记者的话,比蒂科费尔哈哈大笑起来。
  比蒂科费尔认为,毛泽东是中国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家,是“杰出的战略家”。
  “他让受压迫100多年的中国重新找到自尊,他给中国带来希望,让中国人民知道以自己的力量决定自己的未来。”比蒂科费尔说,毛泽东给中国带来了很多进步的和革新的东西,比如农民和妇女的解放。
  他认为,毛泽东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他在五大洲都有拥护者,就是最好的证明。”
  比蒂科费尔的中国情结
  “农业学大寨”,直到今天,比蒂科费尔仍能用标准的汉语说出这个中国几十年前十分熟悉的口号。这源于他三十多年前勤奋学习汉语打下的基础。
  1971年, 18岁的比蒂科费尔在海德堡大学开始学习汉语,一学就是三个学期。他对中文的兴趣来自一本《自学汉语》。“第一次看到汉字,我就喜欢上了她。这是一门完全不同的语言,我想我必须学这门语言”。
  他笑着说,当年学的一些汉语句子,恐怕都已经过时了。
  比蒂科费尔的中国情结还不仅限于此。他对中国的历史有兴趣,并用业余的时间做了一些研究。他说,从商朝到现代中国的历史,他都做过了解。带着对中国的浓厚兴趣,他曾经于1974年访问中国,到过北京、上海、石家庄、杭州等城市,也到过大寨和毛泽东的故乡韶山。
  1993年,作为巴登•符滕堡州的主管农业的议员,他第二次访问中国。“我去了北京和上海,但是没有去大寨和韶山”。他感到有些遗憾。“本来很有兴趣再次去那些地方看看,20年后怎么样了”。
  德国要继续发展与中国的关系
  “眼下我们有冲突。”比蒂科费尔笑着对记者说--作为执政党之一的联邦主席,很自然地会谈到德国与中国的关系。
  记者知道比蒂科费尔指的“冲突”是绿党反对德国向中国出口一个钚燃料工厂的事。德国西门子公司主张把这个工厂出售给中国用于核能发电,但绿党认为这违反德国的核能政策而反对。
  但他紧接着说:“撇开眼前这点问题来看,两国关系发展的势头很积极,也会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他说,两国在许多领域有巨大合作空间,比如在经济方面。他说,中国正在迅速发展;在不少方面,中国可以从德国的发展中获得经验,也可以吸取教训从而少走些弯路,如环境政策等。他说,在国际问题上,两国也有很好的合作,比如在伊拉克问题上。
  他认为,绿党目前与中国的合作还不够,不过这种合作正在加强。他接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邀请,将于明年到中国访问。
  关于绿党和比蒂科费尔
  绿党是德国的第三大党,全称是“联盟90—绿党”,是德国重新统一后,原来西德的绿党与东德的“联盟90党”合并而成的。它是德国的执政党之一,是联邦总理施罗德为主席的社会民主党的执政伙伴。
  比蒂科费尔今年50岁。大学攻读的是哲学和历史。去年他被选为绿党两位联邦主席之一。比蒂科费尔于1973年参与创立了海德堡地区的德中友好协会,随后还多年担任这个协会的主席。在这个时期,他对中国进行了比较集中的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