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八十年代的共产主义

八十年代的共产主义

译自英国托派刊物《新闻通讯》1961年8月26日 文章作者:汤姆•甘普 


明眼的左派和同路人将会以敬畏的心情冥想着纲领草案的诺言中所提出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的苏维埃社会。顽固的党徒们将会根据东德的事件更加坚持这个文件的宣传价值:反共专家们将会斥责它是欺骗或试图估计它对于两个集团之间的力量对比具有什么重要意义。

只有根据历史和对今日苏联社会力量的分析来判断这些诺言,才能得出正确的估价。纲领的目的是为了使现在的统治集团——那些在一个由工人阶级及其同盟者的革命所产生的国度里拥有实权并享有非份特权和美好生活的人们——能够继续统治下去。

在每一页,实际上在每一节都能看到来自下面的压力,建议和诺言被用来应付具体的不满和信仰与事实之间的矛盾。官僚机构力求对它现在不得不作出的让步加以限制;它力求维护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因此它需要诱导群众忍耐,告诉他们一切美好的事情将随着时间而到来。但是它还必须用物质的引诱和诺言,并且在言(以及最低限度的行)方面接近于真正工人阶级国家的要求,以争取他们的合作。

  纲领无疑地是一件聪明巧妙的作品,它的意图在于掩盖一切不满,而没有作出任何真正的让步。而且,尽管管理不善和有着相当程度的贪污,但是计划经济的无可怀疑的成就意味着生产和生产率的不断提高在技术上是可能的。只有这一点使人对于整个纲领在外表上多少是可以相信的。

  必须记住,尽管苏联声称已经建成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个阶段,但这并不能阻止苏联暴露出许多明显弱点和矛盾的真实情况。官方诡辩家们甚至吹嘘得更加厉害,他们声称经过二十年的训练、倡导和参加(建设)之后,天国就可在望了,但是社会关系却没有根本改变。

  苏联发展的不平衡,落后现象与声称已经建成“社会主义”之间的不调和,在纲领中也得到了证明。当纲领提到每一个家庭将有“舒适的、合乎卫生和文化生活要求的住宅”时,它说明有成百万的苏联公民现在面临这不舒适的和过分拥挤的住宅问题。现在正在兴建的许多住宅只能够供应住宿的勉强需要,如果人类避免一场核战争的话,它们大概不会在二十年内全部毁掉。

  当纲领提到需要建立有许多支线的公路网时,它表明目前在公路和汽车运输方面大大落后,对于幅员广阔的国家这一点尤其值得注意。

  强调加强电气化的需要表明必须开发许多能源以弥补电力供应与需求之间的鸿沟。为了克服这些缺陷,需要作很大的努力,需要庞大的和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水泥、钢和重型设备。

  以国有化为基础的经济较之资本主义经济有可能更充分地和较顺利地发展自动化,这是事实,但是苏联经济的现有水平意味着要实现纲领还必须迅速发展那许许多多自动化条件受到限制的部门。

  这一切就是说,决不能有任何停顿。纲领答应要缩短工作时间,这也许是最稳当的诺言,比起答应给予更多更好的物资的具体保证将能够更容易实现;假如必要的话也便于收回。

  关于纲领所假定的发展速度能否真正办到是无关重要的。计划经济的能力是很大的,特别是有了自动化和技术改革,而且人民的科学技术水平不断在提高。苏联肯定将需要扩大贸易,不仅是扩大本集团内的贸易,而且是扩大同世界市场的贸易。在伦敦、巴黎和东京举办的商业博览会并不是为了资本主义商人的利益。和平已成为必不可少的:有了和平,计划就可以实现,或者如纲领所说的那样;没有和平,资源就要从建设性的投资与消费转移到别的方面去。于是,同资本主义打交道的“和平共处”政策不是原则的变现,而是根据于官僚机构为保持其在国内的地位的需要。 

  纲领的其他部分也同计划经济管理方面独断专权过多而真正的民主管理不足的问题有直接联系。纲领谈了许多“参加(管理)”、训练和关于“精神刺激”亦即自愿合作的必要,这证明在“社会主义”制度之下,这种自愿合作并不始终是现成的。至于自上而下没有负起真正的责任,以及纲领中提到的苏维埃已成为统治集团的管理机器的一部分也就不足为奇了。虽然如此,但是(纲领中)关于政治改革部分还是直接产生于下层群众要求有更大的权利参与决定事情。

  纲领的作者对于现行计划制度中的缺陷自己是敏感的,虽然由于他们本身的社会地位,他们对于这些缺陷的真正原因是不清楚的。必须把(纲领中)关于“预先防止经济比例失调”、消除“地方主义和狭隘本位主义的因素”、更多地注意成本核算和价格制度的号召,同工业和集体农庄中管理不善、经营无方连系起来看。赫鲁晓夫本人经常不得不表示反对那些不仅占取正常的津贴金而且刮取大块社会糕饼的个人或集团。总之,在过分强调物质刺激的地方,个人采取非法形式追求私利是不足为奇的。

  官僚机构羞怯地提到不平等的问题,这显然是每个苏联工作场所和公寓住宅的一个迫切问题。他们问道:“社会主义”是不是按劳付酬?官僚机构企图掩盖关于他们自己就是劳动价值的评定者的事实,而声称不平等的存在不过是由于劳动的社会价值不同所以酬劳不同的问题。他们坦白地宣称,这种不平等将随着工人熟练程度的提高而逐渐缩小。然而不可掩饰的是。还有许多低工资的工人,根据诺言,他们的收入(包括公共福利)在今后二十年内必须提高三倍才能使他们满意。真正的关键所在,而必须用诡辩的弹幕加以掩护的,是上层的不相称的报酬,富裕的日子还遥远得很,当前的问题是要想办法使人民能够自愿合作而又不用交出目前享有的任何特权。要保持这些特权将是一项棘手的工作,它将不是纲领所能办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