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反对死刑

第196号文件
反对死刑

        在18世纪和19世纪之交,资产阶级文明认为死刑是黑暗的中世纪遗留下来的野蛮制度而加以斥责。当时,对革命的资产阶级来说,进步和人道的理想并不是空话,因此各国资产阶级的优秀代表便都宣布反对这种在法律的掩盖下系统进行的残暴屠杀,认为它使文明受到了玷辱。

        从那时候以来,在这方面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资产阶级和现代无产阶级之间的日益加剧和尖锐化的斗争,逐渐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一切国家的法律生活的中心,它使得走向衰亡的现代资产阶级,在抛弃其它各种民主和解放的信念的同时,也不再反对死刑。不仅如此,现在统治阶级自己也日益频繁地使用死刑这一可耻的武器,来反对那些由于资本主义社会本身的腐朽糜烂而产生的现象,以及用暴力镇压战斗的无产阶级。不久以前,在德国和某些其它所谓文明国家里,许多著名的科学家和艺术家,即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也主张必须实行死刑。一些卓越的现代刑法家不久前主张根本修改避难权制度,这种修改在许多情况下,特别是在涉及君主国家的逃亡者时,实际上就是恢复死刑,甚至连在荷兰这样一些已在几十年前废除死刑的国家中也无所例外。在法兰西共和国,近几年来议会否决了关于废除死刑的法案。在美国,死刑被用来作为反对工人阶级工会斗争的武器。在为自身生存而斗争的有组织的矿工当中,有几个先进战士几乎遭到为争取八小时工作日而在芝加哥合法屠杀中倒下的值得人们永远纪念的牺牲者的同样命运。在西班牙,腐败的反动政府利用合法屠杀作为报复手段和反对工人阶级解放运动的武器。最后,在俄国(这里在一般刑事犯罪方面早已废除死刑),自从工人群众发动伟大的革命起义,反革命取得胜利以后,杀人就没有停止过。成千成万的人经过军事审判的卑鄙骗局而被判处死刑,鲜血流遍了整个俄国;所有这些都是当着整个文明世界的面公开进行的,而西欧文明的资产阶级知识界的代表人物却丝毫不加反对,甚至相反地,俄国的刽子手政府还受到欧洲资产阶级的精神上和财政上的支持。听到费勒尔被判处死刑而曾经大为激动的许多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现在却无动于衷地看着腐败的俄国专制政府为镇压工人阶级的革命起义而进行大规模的屠杀。

        因此,如今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是反对死刑这种野蛮制度的最重要的责任最大的战士。只有各国社会党的宣传教育,只有广大劳动群众通过政治斗争和工会斗争而在文化上获得提高,只有一切国家的组织起来的工人阶级日益增长的力量,才能有力地制止玷辱文明的死刑。在哥本哈根开会的各国工人阶级政治组织和工会组织的代表,要彻底揭露那些积极和消极维护各种形式的合法屠杀的人们的罪恶。他们号召所有国家议会中的工人阶级代表不断要求废除死刑。工人阶级代表在议会中的活动以及一切有关的政治事件,都应该用来作为在群众大会和工人报刊上积极宣传废除死刑的材料。

第197号文件

瓦尔扬和凯尔-哈第关于“反对
军国主义和战争“问题的建议

        代表大会认为,在一切用以制止战争的手段当中,最适宜的是工人总罢工,首先是供应战争物资(武器、火药、运输工具等)的那些工业部门中的工人总罢工。以最有效的方式在人民中间进行宣传,也同样是必要的。

第198号文件

反对军国主义和战争
委员会报告人  累德布尔(德国)

        代表大会认为,近几年来,虽然召开了和平大会,各国政府发表了和平主义的宣言,但是军备却大为扩张。例如,在最近这一阶段以建造主力舰为内容的海军军备竞争,不仅使国民财富无谓地消耗在不必要的用途上,而且直接成为经费不足和不能拨款进行社会改革和实现劳动保护法的原因。同时,这一竞争还造成沉重不堪的间接税负担和国家财政的极度混乱,从而使一切国家面临民穷财尽的危险。正是这种军备近年来在威胁着世界和平,而且将来也还要永久威胁世界和平。鉴于军备的这种扩张威胁着人类的文明、威胁着各国人民的幸福、威胁着群众的生活,代表大会在确认以往历届代表大会、特别是斯图加特代表大会的决议的同时,特指出下述情况:

        在各国劳动者之间不存在任何能够引起战争的争论和分歧。从实质上来说,战争不是别的东西引起的,而是资本主义,特别是资本主义各国在世界市场上的国际经济竞争,以及作为资产阶级对内统治和在经济与政治上奴役无产阶级的最有力工具之一的军国主义所引起的。只要资本主义制度存在一天,战争就不会彻底消除。战争加在工人阶级身上的负担最重,使工人阶级遭受的苦难最深,因此工人阶级最关心消灭战争。由此可以得出结论,各国有组织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是世界和平的唯一可靠的保障。这就是为什么代表大会再次号召各国工人党向全体无产阶级,特别是向青年阐明产生战争的真正原因,并以各国人民友好的精神教育青年。大会再次指出,议会中的社会党代表有责任全力反对扩张军备和拒绝为此给予任何拨款,并希望这些代表:

不断要求必须由国际仲裁法庭来解决国与国之间的一切纠纷;
经常提出关于普遍裁军、首先是签订关于限制海军装备和取消海上捕获权的协定的建议;
要求停止秘密外交并公布国与国之间现存的和将要签订的一切条约;
不断要求各族人民的自治,并保护他们不受任何军事侵略和各种压迫。

在各国社会党议会党团反对军国主义的斗争中,社会党国际局将给予它们以各种支援,寄给他们以必要的文件,并将竭力统一所有这些党团的活动。

为了防止军事冲突,大会赞同斯图加特代表大会关于反对军国主义的决议,该决议指出:“只要存在着战争的威胁,各有关国家的工人阶级及其在议会中的代表就有责任在社会党国际局的帮助下,通过有力的、一致的行动,尽一切努力,采取他们认为最恰当的一切办法来阻止战争。当然,办法将是多种多样的,这要看阶级斗争的尖锐程度和总的政治形势而定。如果采取了上述种种措施而仍然爆发战争的话,他们就应尽一切努力尽速制止战争,并尽力利用战争引起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来唤起受压迫最深的社会阶层,来加速资本主义的崩溃”。为了保证上述措施的实现,代表大会责成社会党国际局在发生国际冲突时,组织有关国家的工人政党协商安排防止战争的共同活动。

        在任何时候,当两个或几个国家之间有发生冲突的危险时,而被征求过意见的各国党在执行决议方面又表现迟疑或动摇时,这时候即使只有一个有关国家的代表提出要求,社会党国际局也必须召开国际局和国际议会委员会的紧急会议,这种会议应该立即在布鲁塞尔或视情况在其它比较适宜的地方举行。

(格律恩堡:《国际和世界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