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杜马党团的宣言

第235号文件
杜马代表哈乌斯托夫在杜马讨论对政府的信任和战争拨款问题的一次会议(1914年7月26日)上宣读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杜马党团的宣言


        我全权代表社会民主党杜马党团和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作如下的声明:“空前未有的可怕灾难已经降临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头上。千百万工人脱离了和平劳动,备受摧残,被投进了血海;数百万家庭被注定要遭受饥饿。战争开始了。当各国政府准备发动战争的时候,欧洲的无产阶级,以德国无产阶级为首,曾一致抗议各国统治集团所准备的战争。许多情况阻碍了俄国工人公开地对战争进行这种抗议。但是当欧洲的无产阶级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反对战争的时候,俄国无产者的心是同他们的心联结在一起的。现时的战争是侵略政策的产物,是应当由现今一切交战国的统治阶级负责的。无产阶级这个人民的自由和利益的经常保卫者,任何时候都将保护人民的文化财富,防止来自任何地方的一切侵犯。交战国的觉悟的无产阶级没有能够阻止战争的爆发和随之而来的野蛮行为的猖獗。但是我们深信,在全世界一切劳动群众的国际团结中,无产阶级必将找到足以尽速结束战争的办法。让和约的条件不是由外交官、而是由人民自己来决定。同时我们深信,这次战争终将使得欧洲的人民大众看清他们所遭受的暴力和压迫的真正根源,并且目前野蛮行为的凶焰也将是最后的凶焰”。

第236号文件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国外各支部伯尔尼代表会议关于战争问题的决议


        代表会议根据《社会民主党人报》第33号上登载的中央委员会的宣言,为了更有计划地进行宣传,确定了以下提纲:

关于战争的性质

        现时的战争是帝国主义性质的战争。这次战争是在这样的时代条件下发生的: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最高阶段;不仅商品输出,而且资本输出也有了最重要的意义;生产的卡特尔化和经济生活的国际化达到了相当大的规模;殖民政策引起了几乎整个地球的瓜分;世界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越出了民族国家的狭隘范围;实现社会主义的客观条件已经完全成熟。

关于“保卫祖国”的口号

        现时战争的真正实质,就是英、法、德三国之间为瓜分殖民地和掠夺竞争国而进行斗争,就是俄国沙皇政府和统治阶级图谋夺取波斯、蒙古、亚细亚土耳其、君士坦丁堡、加里西亚等地。奥地利与塞尔维亚的战争的民族因素,只有从属的意义,不能改变战争的总的帝国主义性质。

        近几十年来的全部经济史和外交史表明,两个交战国集团所不断准备的就是这种战争。至于哪一个集团首先开始军事攻击,或者首先宣战,这个问题对于确定社会党人的策略,没有任何意义。双方叫喊的保卫祖国、抵御外侮、进行防御战等等,完全是欺骗人民的谎言。

        真正的民族战争,特别是1789-1871年间发生的民族战争,其基础是作为资本主义发展前提的长期进行的大规模民族运动、反专制反封建斗争、推翻民族压迫和建立民族国家。

        那个时代所产生的民族思想,在广大小资产阶级和一部分无产阶级中间是根深蒂固的。现在资产阶级诡辩家和跟着他们跑的社会主义的叛徒,却在完全不同的帝国主义时代里,利用这种思想来分裂工人,使他们放弃自己的阶级任务,放弃同资产阶级作革命的斗争。

        “共产党宣言”上说“工人没有祖国”,这句话在今天比在过去任何时候都更正确。只有无产阶级进行反资产阶级的国际斗争,才能保卫无产阶级的胜利果实,才能给被压迫群众开辟一条通向美好未来的大道。

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的口号

        “变现代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是唯一正确的无产阶级口号,这个口号由巴黎公社的经验所提供,由巴塞尔决议(1912年)所肯定,并且是由高度发展的资产阶级国家之间的帝国主义战争的各种条件中产生出来的。”

        革命的社会民主党现在所号召的国内战争,是无产阶级拿起武器来反对资产阶级,在先进资本主义国家剥夺资本家阶级,在俄国实现民主革命(建立民主共和国,实行八小时工作制,没收地主土地),在所有落后的君主国建立共和国。

        战争弄得民不聊生,不能不在群众当中产生革命情绪,发生革命运动,这些情绪和运动,应当用国内战争的口号来加以概括和引导。

        目前工人阶级的组织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但是,革命危机却日益成熟。大战结束以后,各国统治阶级将会加紧破坏,使无产阶级解放运动倒退几十年。革命的社会民主党,无论在革命迅速发展的时候,或是在危机延续很久的时候,都不应当放弃长期的日常的工作,都不应当轻视以往阶级斗争的任何一种方法。无论在议会斗争或经济斗争中,它的任务都是发扬群众革命斗争的精神,反对机会主义。

        要把现时的帝国主义战争变为国内战争,首先应当采取下列步骤:(1)无条件否决军费开支,退出资产阶级内阁;(2)同“国内和平”(bloc national ,Burgfrieden)政策完全决裂;(3)凡是政府和资产阶级实行戒严、取消宪法规定的自由的地方,都建立秘密组织;(4)赞助各交战国士兵在所有的战壕内和战场上举行联欢;(5)支持无产阶级的各种群众性的革命发动。

机会主义和第二国际的破产

        第二国际的破产就是社会主义中的机会主义的破产。机会主义是以往工人运动“和平”发展时代的产物。这个时代教会工人阶级利用这样一些重要的斗争手段,如利用议会制度和一切合法的机会,建立群众性的经济组织和政治组织,广泛创办工人的报刊等等。另一方面,这个时代也产生了一种倾向,否认阶级斗争,宣传社会和平,否认社会主义革命,原则上否认秘密组织,承认资产阶级爱国主义等等。工人阶级的某些阶层(工人运动中的官僚,工人贵族。资产阶级把靠剥削殖民地和自己“祖国”在世界市场上的特权地位而得来的利润,分了一点给他们)以及社会主义政党内部的小资产阶级同路人,就是这种倾向的主要社会支柱,就是无产阶级当中的资产阶级影响的传播者。

        机会主义的有害影响,在战时第二国际大多数正式社会民主党的政策上表现得特别鲜明。投票赞成军费开支,参加内阁,实行“国内和平”政策,在合法性不存在的时候不去建立秘密组织,这就是撕毁第二国际的最重要的决议,直接背叛社会主义。

第三国际

        战争造成的危机暴露出机会主义的真正本质,表明它是资产阶级反对无产阶级的直接帮凶。以考茨基为首的所谓社会民主党“中派”,事实上完全滚进了机会主义的泥坑,他们讲些特别有害的假话,拿帝国主义冒充马克思主义,以此来替机会主义掩饰。经验证明,只有坚决背弃党的大多数上层分子的意志,才能挺身捍卫社会主义的观点,例如在德国就是如此。希望恢复真正的社会主义国际,而又不同机会主义者在组织上完全划清界限,那是一种有害的幻想。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应当支持无产阶级的一切国际性的和群众性的革命发动,竭力密切同国际的一切反沙文主义分子的关系。

和平主义与和平口号

        和平主义和抽象地宣传和平,是愚弄工人阶级的形式之一。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特别是在帝国主义阶段,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另一方面,社会民主党人不能否认革命战争的积极意义,这种战争不是帝国主义战争,而是像1789-1871年为了推翻民族压迫,为了把封建割据的国家建成资本主义的民族国家而进行的战争,或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后为了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而进行的战争。

        在今天,宣传和平而不同时号召群众采取革命行动,这只能散布幻想,使无产阶级相信资产阶级的仁慈,使他们成为交战国秘密外交的玩具。认为不经过一系列革命就能实现所谓民主和平的想法,是极其错误的。
沙皇君主制度的失败

        在每个国家,要同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的本国政府作斗争,就不应当害怕进行革命的鼓动工作会促使本国失败。政府军队的失败会削弱这个政府,促使受其奴役的民族获得解放,使反对统治阶级的国内战争易于取得胜利。

        这个原理运用到俄国来特别正确。如果俄国胜利了,世界反动势力和国内反动势力就会加强,被占领地区的民族就会完全处于奴役地位。因此,在任何情况下,俄国失败都是害处最少的。

对其他党派的态度

        战争引起了沙文主义的猖獗,暴露出民主派(民粹主义)知识分子、社会革命党(他们的《思想报》内的反对派完全是动摇不定的)以及普列汉诺夫所支持的取消派的基本核心(《我们的曙光》杂志)是服从于沙文主义的。事实上站在沙文主义方面的还有组织委员会(从暗中支持沙文主义的拉林和马尔托夫到根本主张爱国主义思想的阿克雪里罗得),还有亲德沙文主义占上风的崩得。布鲁塞尔联盟(1914年7月3日联盟)已经土崩瓦解。聚集在《我们的言论报》周围的分子摇摆不定,一方面假惺惺地赞成国际主义,一方面又总想与《我们的曙光》杂志和组织委员会讲统一。社会民主党的齐赫泽党团也是这样摇摆不定,一方面开除了普列汉诺夫分子,即沙文主义者曼科夫,另一方面又总想掩饰普列汉诺夫、《我们的曙光》杂志、阿克雪里罗得、崩得等的沙文主义。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任务,是进一步加强1912-1914年主要靠《真理报》建立起来的无产阶级的团结,在坚决从组织上同社会沙文主义划清界限的基础上恢复工人阶级的社会民主党组织。只有那些主张坚决同组织委员会、《我们的曙光》杂志和崩得在组织上断绝关系的社会民主党人,我们才可以同他们达成暂时的协议。
(《列宁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版,第137-142页)


第237号文件
告波兰无产阶级书

        工人同志们!战争的血腥火焰大有蔓延于全世界的危险。不久以前爆发了奥地利对塞尔维亚的战争,而现在我们又亲眼看到德国和俄国之间展开了斗争。我们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一场全欧洲的可怕的大厮杀。

        在战争的祭坛上,人民群众势必要献出无数人的生命,千百万工人将遭受饥饿和贫困,整个文明的成就有遭受毁灭的危险。

        现今各国政府的罪恶政策是用铁血来为寻找新剥削地盘的资本扫清道路。占有者阶级的自私自利和把资本势力扩张到更多国家中去的掠夺企图,导致了为夺取赃物而进行的疯狂斗争。千百万人民子弟的鲜血势将变成压迫者手中的黄金。

        最近一次巴尔干各国之间的战争已经包含了毁灭性的世界战火的种子。从那时起,疯狂的军备竞赛使得各国之间的对立更加尖锐化了。“武装的和平”是靠数以亿计的军费开支来维持的,而工人的生活状况多年来只得到微不足道的改善。这种“武装的和平”现在是破产了。战神已经在行使它的权力。

        这次战争的原因不是保护人民的利益,不是争取人民和民族的自由,也不是民族的对立。迫使各国人民互相厮杀的决定性力量,是欧洲各国资本家利益的对立,是资产阶级政府的帝国主义侵略政策。

        国际无产阶级正在保卫和平,保卫文明世界免于毁灭。全世界无产阶级清楚地知道:在一般战争灾难中遭到毁灭威胁的,首先是工人的家庭。工人阶级知道,战争会破坏它的强有力的组织体系这个无产阶级的真正武器,战争会毁灭在建立美好社会制度方面长期以来辛勤工作的成果。

        反对战争!——这是一切国家和民族的千百万游行示威的工人一致发出的呼声。无产阶级应当以国际团结,革命友谊,消灭现行的剥削压迫制度和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总目标,来反对人与人互相厮杀的战争政策。无产阶级向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压迫者宣战。工人的革命正在向前推进:冲向现代资本主义营垒的革命工人队伍的威武吼声已经听得见了。

        工人们!你们是无产阶级大家庭中的成员。在这历史关头,我们应当明确认识我们的革命职责,以便作为国际革命大军中的一支部队全力行动。

        目前开始的沙皇政府对德国和奥地利的战争,首先使我们的祖国卷入军事行动的漩涡。成千上万的工人已经离开了他们的车床,许多工厂缩减了生产,贫苦阶级眼看着自己要挨饿;饥饿贫困已在等待着他们。

        无产阶级没有能够阻止战争的爆发。在现代国家中,战争与和平的问题正像千百万人的命运一样,取决于统治阶级中的一小撮人。

        各军事强国彼此发生冲突,而无产阶级不能以它的强有力的手来阻止已经开始的敌对行动。但是无产阶级知道,它的革命观点仍然是不变的,它的革命活动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并且将日益巩固。无产阶级的政治要求,不以战争中变化多端的事件和这伙人或那伙人的胜利为转移。我国无产阶级将与俄国和欧洲的无产阶级协同一致,继续进行自己的革命活动。这种活动的目的在于废除现存的政治制度,建立民主制度。

        波兰的无产阶级在为争取民族权利的斗争中,将以无产阶级阶级政策的总原则作为其要求的出发点。它将摆脱任何民族主义,它将反对外交官的一切阴谋诡计和秘密协定而以革命斗争的方法来支持自己的要求。

        无产阶级在各种社会力量的斗争中(这种斗争是由于战争和战争所引起的国内经济状况而爆发的),应当用自己的阶级意识来反对资产阶级和大土地占有者。无产阶级作为一种有组织的力量,作为争取自由的唯一战士,应当保卫自己的将来,在未来的历史事件中真正地表现出自已的意志。

        工人同志们!无产阶级的革命政策和革命活动应当强有力地和鲜明地表现出来。无产阶级在将来也应当是与政府、与资本、与民族主义作斗争的独立力量。它应当努力反对一切敌对力量来保护自己的阶级利益。为了实现这些要求,它应当夺取政治权力,并且把这种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工人同志们!让我们的队伍团结得更加紧密!任何一个无产者都不应当置身于战斗的行列之外!国际社会主义必然引导我们战斗到胜利!

        打倒战争!各国人民的兄弟友谊万岁!
        打倒压迫和剥削!社会主义万岁!
        打倒沙皇制度!革命万岁!
波兰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边区委员会
                                波兰和立陶宛社会民主党总委员会
                          波兰社会党中央工人委员会
              崩得中央委员会

1914年8月2日于华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