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宣言“关于战争问题的提纲”

第234号文件

布尔什维克中央委员会宣言“关于战争问题的提纲”

        各国政府和资产阶级政党几十年来酝酿的欧洲大战已经爆发了。军备的扩张,资本主义发展最新阶段即帝国主义阶段先进国家争夺市场斗争的极端尖锐化,以及最落后的各东欧君主国家的王朝利益,都必然促成而且已经促成这场战争。强占土地和征服异族;打垮竞争的国家,掠夺它的财富;使劳动群众不去注意俄、德、英等国内部的政治危机;分裂并以民族主义愚弄工人,迫害他们的先锋队,以削弱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这就是现时战争的唯一真实内容和意义。

        社会民主党的责任,首先是揭示战争的这种真实意义,无情地揭穿统治阶级即地主和资产阶级为了鼓吹战争所散布的谎言、诡辩和“爱国主义的”言论。

        德国资产阶级是交战国一方的头子。它愚弄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硬说它进行战争是为了保卫祖国、自由和文化,是为了解放受沙皇制度压迫的民族,是为了摧毁反动的沙皇制度。而实际上正是这个资产阶级充当以威廉二世为首的普鲁士容克的走狗,一直是沙皇制度最忠实的盟友和俄国工农革命运动的敌人。实际上正是这个资产阶级和容克一道,不管战争的结局如何,全力支持沙皇君主制度来反对俄国革命。

        实际上德国资产阶级向塞尔维亚举行了强盗式的进攻,企图征服塞尔维亚和扼杀南斯拉夫的民族革命,并且用自己的主力军进攻比利时和法国这些比较自由的国家,以便抢劫更富有的竞争者。德国资产阶级胡诌它是进行防御战,实际上它选择了它认为最有利的战争时机,利用了它的最新的军事技术,抢先使用了俄法两国准备使用的新武器。

        英法资产阶级是交战国另一方的头子。它们愚弄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硬说它进行战争是为了保卫祖国、自由和文化,反对德国的军国主义和暴虐。而实际上英法资产阶级早就用几十亿巨款雇佣和训练欧洲最反动最野蛮的君主制度——俄国沙皇制度的军队来进攻德国。

        实际上英法资产阶级作战的目的是夺取德国的殖民地,打垮经济发展更为迅速的竞争国。正是为了这个高尚的目的,“先进的”、“民主的”国家帮助野蛮的沙皇制度加紧扼杀波兰、乌克兰等民族,加紧镇压俄国的革命。
交战国双方,在掠夺方面、在战争的野蛮和无限残酷方面,都不相上下,但是为了愚弄无产阶级,使他们不去注意唯一真正的解放战争,即反对“本”国和“外”国资产阶级的国内战争,为了这个崇高的目的,各国资产阶级都竭力用爱国主义的谎言来宣扬“本国”民族战争的意义,硬说资产阶级力图战胜对方,并不是为了掠夺和强占土地,而是为了“解放”本民族以外的其他一切民族。

        但是,各国的政府和资产阶级愈是拼命分裂工人,挑拨工人自相残杀,愈是为了这个崇高目的疯狂地采用戒严和战时书报检查制度(甚至目前在战争时期,对“国内”敌人的迫害也远比对国外敌人的迫害厉害得多),觉悟的无产阶级就愈要负起责任,反对各国资产阶级“爱国主义”匪帮的沙文主义叫嚣,维护自己的阶级团结,捍卫自己的国际主义,巩固自己的社会主义信念。觉悟的工人放弃这项任务,就是放弃自己的一切解放的和民主的要求,更谈不到坚持社会主义的要求了。

        我们以万分沉痛的心情断定,欧洲各主要国家的社会党,没有执行自己的这项任务,而这些党的领袖的行为,特别是德国党的领袖的行为,已经近乎直接背叛社会主义事业。在世界历史的重大关头,现在的第二社会主义国际(1889-1914年)的大多数领袖企图以民族主义来盗换社会主义。由于他们采取这种行动,这些国家的工人政党没有起来反抗政府的犯罪行为,反而号召工人阶级把自己的立场同帝国主义政府的立场溶合起来。国际的领袖们背叛了社会主义,投票赞成军费开支,重复“本”国资产阶级的沙文主义(“爱国主义”)口号,为战争作辩护,参加交战国的资产阶级内阁,等等。现代欧洲最有影响的社会主义领袖和最有威信的社会主义报刊所持的观点,都是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观点,而决不是社会主义的观点。第二国际最有势力的最有威信的德国社会民主党,首先要负玷污社会主义的责任。但是不能说法国的社会主义者就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在出卖祖国并同俾斯麦勾结起来镇压公社的资产阶级政府中拥有几个部长席位。

        德国和奥地利的社会民主党人,企图为自己支持战争的行为作辩护,说他们是在反对俄国沙皇制度。我们俄国社会民主党人声明,我们认为这种辩护纯粹是诡辩。反对沙皇制度的革命行动,近几年来在我们国内又具有很大的规模。领导这一运动的一直是俄国工人阶级。近几年来成百万人的政治罢工 ,都是在推翻沙皇制度、要求建立民主共和国的口号下举行的。大战前夕,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彭加勒在访问尼古拉二世的时候,在彼得堡的街头可以亲眼看到俄国工人双手筑起来的街垒。俄国无产阶级不惜任何牺牲,要使全人类摆脱沙皇君主制度的凌辱。但是我们必须指出: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某种条件下可以推迟沙皇制度的崩溃,可以帮助沙皇制度反对俄国的一切民主派的话,那就是目前的战争,因为这场战争是拿英、法、俄等国资产阶级的钱袋来为沙皇制度的反动目的服务的。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挠俄国工人阶级反对沙皇制度的革命斗争的话,那就是俄国沙文主义报刊不断向我们推崇的德国和奥地利社会民主党领袖的行为。

        就假定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力量小到不得不放弃任何革命活动的程度,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它也决不能参加沙文主义阵营,也决不能采取那种步骤,意大利的社会党人说得很对,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领袖玷污了无产阶级国际的旗帜。

        我们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已经蒙受而且还要蒙受战争所造成的巨大牺牲。我们一切合法的工人刊物被查封了。大多数工会被取缔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同志被逮捕和流放了。但是我们的议会代表团——俄国社会民主党国家杜马工人党团——认为:不投票赞成军费开支,为了表示更强硬的抗议而离开杜马会议厅,指责欧洲各国政府的政策是帝国主义政策,这是它的不可动摇的社会主义的义务。尽管沙皇政府的压迫加重了十倍,俄国社会民主党工人还是印发了第一批秘密的反战宣言,执行了对民主派和国际所负的义务。

        既然革命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如少数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和中立国优秀的社会民主党人,对第二国际的破产感到万分可耻,既然英法的社会党人也发出了反对大多数社会民主党内的沙文主义的呼声,既然以德国“社会主义月刊”(《Sozialistische Monatshefte》)为代表的、早已站在民族自由主义立场上的机会主义者完全有理由庆祝他们对欧洲社会主义的胜利,那末,动摇于机会主义和革命社会民主党之间的人们(像德国社会民主党内的“中派”),企图闭口不谈或者以外交辞令来掩饰第二国际的破产,就是一种对无产阶级的最坏的服务。

        恰恰相反,应当公开承认这种破产,了解破产的原因,以便在全世界工人中建立起新的、更巩固的社会主义的团结。

        机会主义者撕毁了斯图加特、哥本哈根和巴塞尔代表大会的决议,这些决议责成各国社会党人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反对沙文主义,责成社会党人要加紧宣传国内战争和社会革命,以对付资产阶级和各国政府挑起的一切战争。第二国际的破产是在已往的(所谓“和平的”)历史时代特点的基础上成长起来并于近几年来在国际中取得了实际统治地位的机会主义的破产。机会主义者早就准备好了这一破产。他们否认社会主义革命,以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顶替社会主义革命;否认阶级斗争及其在一定时机变为国内战争的必然性,鼓吹阶级合作;在爱国主义和保卫祖国的名义下宣扬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忽视或否认共产党宣言早已阐明的社会主义的基本真理,即工人没有祖国;只是以温情庸俗的观点同军国主义作斗争,不承认各国无产阶级必须以革命战争来反对各国的资产阶级;把必须利用资产阶级的议会制和资产阶级的合法性变成崇拜这种合法性,忘记了在危机时代必须有秘密的组织形式和鼓动形式。在目前的危机时期,机会主义的天然的“助手”(同样是资产阶级的,与无产阶级观点即马克思主义观点背道而驰的)无政府工团主义派,也同样恬不知耻地重复着沙文主义的口号。

        现在,不坚决同机会主义决裂,不向群众说明机会主义失败的必然性,就不可能完成社会主义的任务,就不可能实现工人的真正国际主义的团结。

        各国社会民主党的任务,首先应当是同本国的沙文主义作斗争。在俄国,资产阶级自由派(“立宪民主党人”)完全浸透了沙文主义,而民粹主义者直到社会革命党人和“右翼”社会民主党人则部分地浸透了沙文主义(特别要痛斥像耶•斯米尔诺夫、彼•马斯洛夫和格•普列汉诺夫发表的、受到资产阶级“爱国主义”报刊赞扬和广泛利用的沙文主义言论)。

        从国际无产阶级的观点看,在现时情况下,不能肯定交战国双方哪一方失败对社会主义为害最小。但是,对于我们俄国社会民主党人来说,毫无疑问,从俄国各民族的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观点看,最好是压迫着欧亚两洲绝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最反动最野蛮的沙皇专制政府失败。

        欧洲社会民主党人当前的政治口号应当是建立欧洲共和国联邦,但是社会民主党人与资产阶级不同,资产阶级只要能把无产阶级拖入沙文主义的洪流,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社会民主党人则要阐明,不举行革命推翻德、奥、俄三国的君主制度,这个口号完全是一个虚伪和荒唐的口号。

        俄国由于最落后,由于还没有完成资产阶级革命,因此,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仍然是彻底民主改革的三个基本条件:建立民主共和国(各民族享有完全平等和自决),没收地主的土地,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但是在一切先进国家中,战争已把社会主义革命的口号提到日程上来。无产阶级的战争负担愈重,在现代“爱国主义”可怕的野蛮行为过去以后,在拥有大资本主义的巨大技术成就的条件下重建欧洲时,无产阶级的作用愈积极,社会主义革命的口号就愈感到迫切。资产阶级利用战时法律封闭无产阶级的一切喉舌,这就给无产阶级提出一项必须建立秘密鼓动形式和组织形式的任务。让机会主义者不惜背叛自己的信念而去“珍视”合法组织吧,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却要利用工人阶级的组织习惯和联系,来建立适应于危机时代的秘密斗争形式,为社会主义而斗争,使工人不是同本国沙文主义资产阶级讲团结,而是同各国工人团结起来。无产阶级的国际没有灭亡,也不会灭亡。工人群众定将冲破一切障碍,建立新的国际。目前机会主义的胜利是维持不久的。战争造成的牺牲愈大,工人群众就愈能看清机会主义者背叛工人事业的行为,愈能看清把枪口转向本国政府和资产阶级的必要性。

        变现代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是唯一正确的无产阶级口号,这个口号由巴黎公社的经验所提供,由巴塞尔决议(1912年)所肯定,并且是由高度发展的资产阶级国家之间的帝国主义战争的各种条件中产生出来的。既然战争已经成为事实,那就不管这种转变在某一时刻会遇到多大困难,社会党人决不能放弃在这方面进行有步骤的、坚持不渝的准备工作。

        只有这样,无产阶级才能摆脱对沙文主义资产阶级的依赖,才能以这种或那种形式、以坚定的步伐比较迅速地走上各民族真正自由的道路,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

        全世界工人在反对资产阶级沙文主义和爱国主义斗争中的国际团结万岁!
        摆脱机会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万岁!

             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
(《列宁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版第10-1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