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弗里德里希•阿德勒被否决了的决议案

弗里德里希•阿德勒在1916年3月帝国第二次党代表会议上提出的、以多数票对16票被否决了的决议案


        在奥地利召开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的全国代表会议赞同各国受难人民关于停战的要求,认为战争的继续只会徒然增加难以言述的灾难,长期地毁灭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文化财产。但是,只有在工人阶级对和平的渴望成为自觉的政治意志的时候,这种渴望才能生效。从这次战争中已经清楚地看到,欧洲必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各族人民的民族自治和通过世界各国的自由贸易和运输来整顿世界经济——是不能用武力来解决的。相反地,唯有当各交战国了解到,继续进行战争是达不到目的的,而只有在民主基础上进行协商才能结束战争,那时候才能恢复和平和发展文化。社会民主党人最重要的职责是坚持这种要求,强烈反对任何不同意公开宣布愿意随时根据这些原则进行和谈的政府。

        在履行这项职责时,我们拥护拒绝一切军事拨款,拥护普鲁士议会党团中多数派代表和德国国会中少数派代表的英勇发言,我们特别拥护哈泽同志的最近一次演说。我们也拥护各国少数派集团所发表的关于社会党人认为必须奠定和平的一切声明,拥护俄国社会党议会党团在国家杜马中的忘我的工作,并且尤其赞成意大利社会民主党人的模范行为。任何社会党在目前,当执行这种政策的最有力的工具——社会党国际遭到破坏的时候,都不应该拒绝履行自己的责任。我们决不怀疑,工人运动的分裂是各国社会党多数派集团对战争所持立场的必然结果。你想战胜我,我想战胜你,这样的无产者是无法团结起来的。我们拥护旨在恢复各国社会党工人之间的联系的一切努力,这种努力一定会导致国际的恢复和工人在阶级斗争中的团结。我们在齐美尔瓦尔得代表会议上看到这种努力,这证明传统的民主和社会主义原则在战争时期也能够成为国际的基础。

        只有在一切国家的强大和团结一致的党的巩固基础上,才能保证新国际的团结。社会党组织的这种统一在尖锐的阶级斗争时期永远是特别需要的,而战后一切国家的无产阶级毫无疑问都将面临这个时期。只有在各国社会党人都承认在处理一切国际问题时必须遵守国际代表大会决议的情况下,团结才能够实现。
第232号文件
意大利社会党呼吁书


意大利工人们!

        一股新的、更为可怕的暴力旋风正在威胁着和平和欧洲的文明。奥匈帝国的反动的军国主义势力在猛烈进攻塞尔维亚的民族独立,我们还不能看出这次进攻的规模将有多大,时间将有多长,以及它将带来怎样的后果。由于我国同奥地利和德国签订的条约,意大利有可能被卷入这一风暴。但是,我们决不能因为秘密协定(全国都不知道这些协定的条件和性质)而承担责任或支持各国人民之间的互相残杀。工人们,请想想看,意大利的财富和文明可能牺牲于为王朝利益而发起的可怕战争。面临这一危险,我们应该要求和责成政府保持绝对的中立。为了各国无产阶级的利益,要防止武装冲突并尽可能地把它限制在很小的范围之内,因为这个冲突只能使军国主义得逞,只有利于资产阶级的投机冒险的寄生活动。

        你们,在危机和失业时期(这是在利比亚进行冒险的惨痛后果)曾以总罢工表明你们的力量和阶级觉悟的意大利无产者,现在应该准备不使意大利堕入可怕冒险的深渊。

        当其它国家的工人在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并竖起国际的旗帜以反对欧洲大战的严重危险时,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唤起你们的警惕,促使你们准备用一切手段来制止资产阶级政府的犯罪意图,并采取局势所要求的一切行动。

        工人同志们!集合在你们的俱乐部里;凡是在议会中、在省和地方自治机构里有我党拥护者的地方,都举行无产阶级的自由会议,并且清楚而响亮地高呼:打倒战争!国际无产阶级万岁!社会主义万岁!

                              意大利社会党主席团
1914年7月29日于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