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评“西方列宁学”关于列宁政党学说的观点


【原文出处】理论学刊

【原刊期号】200402



  
【内容提要】在列宁的思想中,知识分子创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无产阶级创造这种理论是统一的 ,在革命斗争过程中党同无产阶级的关系是一种密切的宣传与被宣传、鼓动与被鼓动的 关系,而不是取代者与被取代者的关系。“西方列宁学”所谓列宁以“知识分子”取代 无产阶级或者以“党”取代无产阶级的说法是对列宁新型无产阶级政党学说的歪曲。列 宁十分注重处理好党中央与党的地方组织之间的关系,十分重视发挥党的地方组织的作 用和党员的作用;作为党的领袖的列宁,一向尊重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的意见,执 行党的决议。“西方列宁学”提出列宁以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和党员,以自己取代 党中央,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关 键 词】“西方列宁学”/列宁/党/无产阶级/党的地方组织


    列宁关于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是列宁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对于俄国建立和 建设新型无产阶级政党以及党领导革命的实践活动,对于同俄国国情相当的东方其他国 家建设无产阶级政党以及开展无产阶级革命,发生了重要的历史作用,并且具有重要的 现实意义。“西方列宁学”却把矛头对准列宁关于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竭力歪曲 和否定它,这是别有用心的。
    一、知识分子、党同无产阶级的关系
    “西方列宁学”中有的人在文章中写道,列宁在《怎么办?》一书中说,工人阶级依靠 自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意识,即必须结成工会以及必须同厂主作斗争的意识,科 学社会主义理论则是有教养的知识分子创造的,所以必须把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从外面“ 灌输”到工人运动中去。这样一来,马克思主义赋予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便不得不转 到革命知识分子身上,建设社会主义就成为优秀知识分子的事业。这说明,列宁用“知 识分子”取代了无产阶级。“西方列宁学”中另一些人则提出,列宁说自发的工人运动 只能是一种资产阶级运动,必须把工人运动置于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下。这样党成为社 会主义意识的化身,它代表了无产阶级的意识。党代表无产阶级的意识,并非无产阶级 同意它来代表,而是党一定要来代表。这个党除了在实践上需要无产阶级支持以外,是 完全独立于无产阶级的。列宁关于党的领导权的教条,意味着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可以而 且必须被“取代”[1](P124-126)。“西方列宁学”所谓“知识分子”取代无产阶级或 者“党”取代无产阶级的说法,是对列宁新型无产阶级政党学说的歪曲。
    在列宁的思想中,知识分子创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无产阶级创造这种理论是统一的 。这里的一个理由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知识分子是一个过渡性的社会阶层,他们中的 一部分人会站到无产阶级的立场上,作为无产者进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创造。1899年 ,列宁在有关文章中写道:资本主义生产使各个劳动部门中职员的人数增加,对知识分 子的需求越来越大,知识分子同其他社会阶级相比具有自己的特性,就他们的社会关系 和观点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接近于资产阶级;“由于资本主义愈来愈剥夺他们的独立地 位,把他们变成从属的雇佣者,使他们受到降低生活水平的威胁,这在某种程度上又使 他们接近于雇佣工人。”[2](P183)在大体同一时期的某一文章中,列宁表示同意他人 提出的一个观点,即知识分子如果不依附于某一个阶级,“他们就等于零”,“就不是 现实的社会力量”[3](P382-383)。根据列宁的思想,一部分知识分子站到无产阶级的 立场上,成为无产阶级队伍中的一员,如果他们完成了创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任务, 则等于无产阶级完成了这一任务。
    另一个理由是,在工人运动中可以产生一部分“工人知识分子”,他们也有可能完成 理论创造的任务。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证明,工人运动不可避免地产生出先进工人或者 “工人知识分子”,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进行理论创造,如法国的瓦扬、德国的倍倍 尔等等。1899年列宁在有关文章中写道:“从历次工人运动中涌现出来的先进分子…… ,他们能够取得工人群众的充分信任,他们全心全意地献身于教育和组织无产阶级的事 业,他们完全自觉地接受社会主义,甚至独立地提出了社会主义理论。”[2](P234)他 说,俄国的现实情况就是这样,工人群众有强烈的求知欲,追求社会主义的热情日益高 涨,工人中间的英雄人物不断涌现,他们虽然生活环境极坏,但是有顽强的意志坚持不 断地学习,使自己成为社会民主党人,成为“工人知识分子”。“现在俄国已经有这种 ‘工人知识分子’,我们应该竭尽全力使他们的队伍不断扩大,使他们崇高的精神需求 充分得到满足,从他们的队伍中间产生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领袖人物。”[2](P234)根 据列宁的思想,从工人运动中可以产生“工人知识分子”,如果这部分人完成了理论创 造,无疑就等于无产阶级完成了理论创造。
    第三个理由是,对工人群众的理论宣传工作是要把全体工人包括水平最低的工人提升 到先进工人的水平,而不是弃舍大部分或者一部分工人群众。列宁主张将社会主义理论 “灌输”到工人运动中,即主张对工人群众进行理论宣传和教育工作。19世纪末,他对 俄国工人队伍的状况作了这样的分析:一部分先进工人即“工人知识分子”,一部分中 等水平的工人,人数众多的水平低的工人群众。根据这种分析,他提出了正确的理论宣 传工作方针。他提出,党的报纸必须具有先进工人的水平,并且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 ,只有这样才能使先进工人的需求得到满足。“继人数不多的先进分子之后有广大的中 等水平的工人。这些工人也如饥似渴地追求着社会主义,加入工人小组,阅读社会主义 的书报,参加鼓动工作,……中等水平的工人可能会看不懂党的机关报上的某些文章, 会不能完全弄清楚复杂的理论问题或实际问题。但是决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报纸应该 降低到广大读者的水平。相反,报纸正应该提高他们的水平,并且从他们中间培养出先 进工人。”[2](P235)可见,在列宁看来,党的宣传工作不应弃舍任何落后的工人,而 是应积极地面对所有的工人,使全体工人都能提升理论水平。在这里,完全看不出所谓 以“知识分子”取代无产阶级的问题。
    在列宁的思想中,面对残酷的革命斗争,党同无产阶级的关系是一种密切的宣传与被 宣传、鼓动与被鼓动的关系,而不是取代者与被取代者的关系。1997年底,列宁在《俄 国社会民主党人的任务》一文中说:“俄国社会民主党人的社会主义工作,就是在工人 中间宣传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使工人正确了解现代社会经济制度及其基础与发展,了解 俄国社会各个阶级及其相互关系,了解这些阶级相互的斗争,了解工人阶级在这个斗争 中的作用,了解工人阶级对于正在没落的阶级和正在发展的阶级、对于资本主义的过去 和将来所应采取的态度,了解各国社会民主党和俄国工人阶级的历史任务。”[4](P430 )这说明,在列宁的思想中,党的任务不是取代无产阶级,而是通过自己的工作使无产 阶级了解自己的历史命运和历史任务,了解自己的存在条件和斗争条件。列宁当时还提 出,与上述宣传工作相联系的,是政治水平稍低一些的鼓动工作。他说:“在工人中间 进行鼓动工作,就是说社会民主党人要参加工人阶级的一切自发斗争,参加工人为工作 日、工资、劳动条件等等问题而和资本家发生的一切冲突。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自己 的活动和工人的实际日常生活问题结合起来,帮助工人了解这些问题,使工人注意到各 种极严重的舞弊行为,帮助他们把他们向厂主提出的要求表述得更明确、更切实,提高 工人对自身团结的认识”[4](P430)。这里的意思是说,党要与无产阶级一起进行经济 斗争,要组织和支持这种经济斗争,尽管它是政治水平低的以满足眼前经济利益为目的 的斗争。在列宁看来,甚至连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党也要参与其中,进行组织和支持。 参与其中,进行组织和支持,这就意味着承认和重视工人群众的斗争。由此何谈列宁持 党取代无产阶级的主张或思想!关于党的宣传工作和鼓动工作的方式,列宁作了进一步 的说明。他提出:“在工人中间成立小组,使它们与社会民主党人中心小组建立经常的 秘密联系,印发工人书刊,组织各工人运动中心地点的通信工作,印发鼓动传单和宣言 ,训练有经验的鼓动员,——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社会主义活动方式大致就是这样。”[4 ](P430)从列宁提出的工作方式看,党的活动与工人的斗争是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可 以说党活动在工人中间,领导和指导工人进行斗争,不存在党取代无产阶级的问题。
    从历史事实来看,列宁也没有用党来取代无产阶级的作用。列宁和党领导了俄国1905 年的革命,这场革命于当年10月发展成为全俄总政治罢工,参加罢工的工人达到200万 人。这个事实说明,党只是领导无产阶级进行斗争,而没有取代无产阶级的作用。以后 ,十月革命的胜利,国内战争的胜利,也是党领导无产阶级斗争的结果,不是党孤军奋 战的结果,不存在列宁以党取代无产阶级的问题。
    二、党中央与党的地方组织、党员的关系
    列宁在领导建立俄国新型无产阶级政党的过程中,强调党必须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建立起来,党内必须有严格的纪律,党员必须参加党的一个组织,必须服从组织的决议 ,下级机关必须服从上级机关,少数必须服从多数等等。据此,“西方列宁学”有的人 攻击说,列宁主张建立的是“一个由独断专行的中央所领导和控制的等级制组织网”; 列宁的思想将导致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和党员;由于列宁在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 和在《进一步,退两步》一书中使用了“集中制”的提法,所以导致了以党中央取代党 的地方组织和党员的结果。[1](P130-131)他们的这些观点是不符合事实的和站不住脚 的。
    列宁在领导革命运动的过程中,即使是在早期建立俄国无产阶级政党的过程中,也十 分注重处理好党中央与党的地方组织之间的关系。1899年10月,他在《我们的当前任务 》一文中指出,由于俄国工人运动的条件不同于西欧工人运动的条件,所以在俄国党的 组织形式上不能搬用西方的经验,另一方面,由于俄国社会民主党不同于俄国历史上其 他的革命政党,所以无产阶级固然必须向老一辈的革命家学习,特别是学习他们秘密活 动的经验,但是也不能照搬他们过去的组织形式。由此出发,他提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 问题:“社会民主党地方性活动必须完全自由,同时又必须成立统一的因而也是集中制 的党,这两者应该怎样结合起来呢?……社会民主党地方组织的活动是党的全部活动的 基础。但是,如果这是一些孤立的‘手工业者’的活动,那么严格说来,就不能把它叫 做社会民主党的活动,因为这并不是组织和领导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2](P167-168 )意思是说,由于各个地方的斗争条件不一样,所以党的地方性活动必须从本地的情况 出发,相对于全国性斗争和党中央的领导而言它是自由的;可是各个地方的斗争如果是 孤立的和缺乏中央的领导,则这种斗争就不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不是社会民主党的 活动。也就是说,为了使各个地方的斗争上升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上升为社会民主 党的活动,必须加强党中央的领导。列宁这里的思想是党的地方组织活动的自由与党中 央的集中领导相统一的思想,不是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的思想。1902年9月,列宁 就党的组织任务给一位同志写信,其中强调:“运动直接的实际领导者,只能是专门的 中央组织(姑且称之为中央委员会吧),它亲自同所有的委员会(地方党组织——引者)保 持联系,它包括了全体俄国社会民主党人中所有优秀的革命力量,并处理一切全党性事 务,如分发书刊,印发传单,调配力量,指定某些人或某些组织管理专门机构,准备全 俄游行示威和起义,等等。”[5](P2)同时他说:“地方组织应给自己提出一项任务: 为建立、支持和巩固那些中央机构积极工作,而没有这些中央机构,我们党是无法作为 一个政党存在的。”[5](P2)这里的思想,是中央领导地方和地方支持中央的思想。他 这里的思想,是以承认党的地方组织的存在和肯定党的地方组织的作用为前提的,在他 的思想中,不存在以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的问题。1903年党的二大期间,列宁起草 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章程草案》第八条指出:“新成立的委员会和委员会联盟由中央 委员会批准。党所承认的每一个委员会、委员会联盟、组织或团体负责处理专门同该地 、该区、该民族运动有关的,或者同专门交托给该团体的某项职能有关的事务,但是必 须服从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的决定,并且按照中央委员会所规定的数额向党的中央 会计处交纳党费。”[5](P239)这里,列宁再一次清楚地论述了党中央同党的地方组织 之间的关系。他的思想中没有以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的思想。
    列宁在领导革命的过程中,十分重视发挥党的地方组织的作用。1902年9月,他在给有 关同志的信件中就党的组织建设指出:“我认为,组织的总的形式应该是这样:由委员 会领导整个地方运动和社会民主党的全部地方工作。”[5](P12)意思是说,地方党组织 领导地方运动和地方工作。这是对地方党组织的作用的明确肯定。他提出,作为地方党 组织的委员会,如省一级的委员会或城市一级的委员会,下面还可以设立分支机构,如 区小组和工厂小组等等。关于区小组的作用,他说:“我认为,区小组主要应该是委员 会和工厂的中介人,甚至多半是传递人。区小组的主要任务应当是做好秘密散发委员会 的书刊的工作。这是一项极其重要的任务,因为如果保证区的专门的书刊投递员小组同 该区所有的工厂、该区尽量多的工人住宅保持经常联系,这对于举行游行示威和组织起 义有重大意义。”[5](P7)对于工厂小组的作用,列宁的看法是:“工厂小组对我们特 别重要:运动的全部主要力量就在于各大工厂工人的组织性,因为大工厂里集中的那一 部分工人,不但数量上在整个工人阶级中占优势,而且在影响、觉悟程度和斗争能力方 面更占优势。每个工厂都应当成为我们的堡垒。”[5](P10)以上援引的材料证明,列宁 非常重视党的地方组织包括委员会、区小组和工厂小组的作用。既然他如此重视党的地 方组织的作用,那么就不能设想他主张用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
    列宁在领导革命运动的过程中,十分重视党员的作用。1903年6月,他在党的二大党章 草案中写道:“每一个党员和同党有来往的任何个人,都有权要求把他的声明原原本本 地送达中央委员会,或中央机关报,或党代表大会。”[5](P239)意思是说,作为党员 ,可以向党的最高领导机关和权力机关表达自己的意见、要求和主张。这实际上是对党 员权利的规定。随后,在党的二大上,列宁同马尔托夫之间就党章第一条的条文发生了 重大的意见分歧。分歧的实质之一,是关于如何看待党员的地位和作用问题。列宁提出 ,只有参加党的一个组织的人,才能成为党员,意在强调党员在党组织内应有的地位, 强调作为党员的责任和应有的作用。而马尔托夫则完全否认这些问题。列宁在二大上讨 论党章时的发言中说:“宁可十个办实事的人不自称为党员(真正办实事的人是不追求 头衔的!),也不让一个说空话的人有权利和机会当党员。”[5](P272)赞成马尔托夫观 点的某人发言说,党并没有给党员任何特殊的权利,因此不可能出现滥用党员称号的现 象。列宁针对此说:“虽然我们没有说明党员可以得到哪些特殊的权利,但是请注意, 我们也没有作出关于限制党员的权利的任何指示,这是一。第二,这是主要的,即使撇 开权利不谈,我们也不应当忘记,每个党员都要对党负责,党也要对它的每个成员负责 。”[5](P272)这里列宁说,党没有限制党员的权利,党要对它的每一位成员负责,充 分证明了他对党员地位和作用的重视。在建党时期,列宁即持这样的思想,在以后革命 运动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革命过程中,在无产阶级巩固苏维埃政 权和建设苏维埃国家经济的过程中,他更是强调发挥党员的作用。“西方列宁学”说列 宁主张用党中央取代党员,完全是无稽之谈。
    的确,列宁在《怎么办?》和《进一步,退两步》中提出必须把党组织建设成为集中的 、战斗的组织,提出在党内实行集中制。这是当时俄国的政治条件决定的。当时有人反 对列宁的思想而提出党内实行“广泛民主原则”,列宁说,实行广泛民主原则,一个条 件是“公开性”,而且这种公开性不限于对本组织的成员,另一个条件是一切职务都经 过选举产生。可是,在俄国黑暗的政治制度下,根本不可能实行公开性和选举制,不可 能实行广泛民主的原则。他的这一思想是符合实际的和正确的。在此后的1905年的革命 中,特别是在革命高潮过程中,沙皇政府被迫许诺人民以自由和民主,列宁于1905年11 月发表《论党的改组》一文,要求根据新的形势改组党的组织形式,实行普遍的党内选 举制。同年12月,列宁主持党的有关会议,通过《党的改组》的决议,此决议在马克思 主义史上第一次使用了“民主集中制”的概念,次年又将“民主集中制”写入党章。这 说明,即使从列宁主张党内实行集中制的思想看,它的提出也是符合俄国政治条件的实 际的,而且它是随着形势的变化而趋向党内民主的。“西方列宁学”以列宁主张党内集 中制推断他以党中央取代党的地方组织和党员,是于理不通的。
    三、列宁与中央委员会的关系
    “西方列宁学”在攻击列宁以中央委员会取代党的地方组织和党员的同时,攻击列宁 自己取代了党中央委员会,即认为列宁以自己个人的作用取代了党中央委员会的作用, 以自己个人的意见取代了党中央集体的意见[1](P130-131)。这种看法也是荒谬的。
    作为党的领袖的列宁,一向尊重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的意见,执行党的决议。如 上所述,在著名的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上,列宁和马尔托夫就党章第一条的条文发生了 意见分歧。列宁阐述了自己的正确意见,希望自己提出的条文能够被大会所接受。可是 马尔托夫的观点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大会表决时以28票对22票(1票弃权)通过了马尔托 夫的条文。列宁接受了这个事实。几年以后,列宁提出的这个条文才被党的会议所接受 而列入党章。在这个事情上,既谈不上列宁以自己的意见取代党代表大会的意见,也谈 不上他取代党中央的作用。十月革命胜利初期,苏俄同德国之间就签订布列斯特和约的 问题进行谈判。在谈判的过程中,德国代表团提出了非常苛刻的条件。列宁从赢得时间 巩固苏维埃政权的目的出发,主张签订和约。党中央另一部分人打着“左派共产主义者 ”的旗帜,反对签订和约,说签订和约不利于德国革命的发展。由于苏俄没有及时在和 约上签字,德国军队向苏俄发起进攻,使苏维埃政权面临被颠覆的危险。即使在这样的 形势下,列宁也没有强迫党中央委员会接受自己的正确意见,而是耐心地做思想工作, 希望那些持错误看法的同志转变立场和观点。1918年2月17日晚,党中央举行会议,讨 论恢复谈判和签订和约的问题。11人出席会议,5人赞成恢复谈判和签订和约,6人表示 反对,列宁的正确意见被否决。2月18日上午,党中央再次开会讨论此问题。13人出席 会议,结果6人赞成,7人反对,列宁的正确意见仍没有被党中央所接受。当天中午起, 德军加强了对苏俄的攻势。当晚党中央再次开会讨论对策。7人赞成列宁的正确意见, 反对者5人,列宁的正确意见仍未赢得必要的多数票。2月23日日上午,党中央为此问题 举行第四次会议。由于列宁耐心的、深入的思想工作,他的正确意见得7票,反对意见 只有4票。党中央终于通过了接受德国人的条件并签订布列斯特和约的决议。从这个事 实完全看不出列宁以自己取代党中央委员会的倾向。
    从列宁的思想看,他主张党内民主,主张党中央委员会工作中的民主,看不出关于由 某一个领袖人物取代党中央的思想倾向。党的二大通过的党章规定,党的最高领导机关 是党的总委员会,它负责协调和统一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编辑部的活动,在上述 两个机关的人员出缺时负责增补它们的人员,在同其他党的交往中代表党;总委员会由 5人组成,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机关报编辑部各派2人,另一人由党的代表大会任命。1903 年8月5日,列宁在起草党章草案的补充意见时写道:“只有经党总委员会全体委员同意 ,才能增补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央机关报编辑部成员。”[5](P277)也就是说,任何个 人不能代表总委员会作出增补上述机关人员的决定。这体现出他高度民主的思想和党的 最高领导机关集体领导的思想。在党组织的活动、包括在中央委员会的活动中,有时会 出现持不同意见的少数人。俄国在党的二大以后,出现了少数派——孟什维克,这是一 个激烈反对列宁正确意见的少数派。这个派别的活动,妨碍了党中央以及全党工作的正 常进行。对于这个少数派,列宁不仅不主张消灭它们,相反提出党章要保护少数派的权 利从而使党内的矛盾通过正当的途径得以解决。他提出,要保证批评党中央的党内书刊 能够出版,要保证党的地方组织能够得到它所需要的党的出版物,要告诉少数派只能在 党的代表大会上就党中央委员会的人选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不要在大会以后以无谓的争 吵来妨碍党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列宁提出保护党内少数派(即使这是一个持错误观点的 少数派)的权利,体现了他性格上的宽容性和主张高度民主的思想特点。
    1906年春,俄国党内的两派即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举行了统一代表大会。由于孟 什维克的代表占一定的比例,大会通过的决议存在一些错误。会后,列宁和布尔什维克 的代表发表了《前“布尔什维克”派出席统一代表大会的代表告全党书》,并且列宁亲 自起草了此文件。他写道:我们认为大会的有些决议是错误的,我们应当而且一定要在 思想上同这些决议作斗争,“同时,我们向全党声明:我们反对任何分裂行为。我们主 张服从代表大会的决议。我们反对抵制中央委员会,并且珍惜合作;我们同意选派与我 们思想一致的人参加中央委员会,即使他们在中央委员会里只占极少数。我们深信,工 人的社会民主党组织应当是统一的,但是,在这些统一的组织里,应当对党内的问题广 泛地展开自由的讨论,对党内生活中各种现象展开自由的、同志式的批评和评论。”[6 ](P362)这一论断体现出的列宁的思想是,服从党的代表大会的决议,尽管自己对这些 决议有保留意见;积极支持中央委员会的工作,尽管支持自己观点的人在中央委员会里 占极少数;在中央委员会和党的其他组织里展开积极的同志式的批评。在这里,他提出 了作为党员、党的领导者和党的领袖对待中央委员会应持的正确态度。从这一论断以及 上述列宁其他论断里,丝毫看不出列宁持有以个人取代党中央委员会的思想倾向。

【参考文献】
    [1]叶卫平.西方“列宁学”研究[M].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
    [2]列宁全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3]列宁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4]列宁全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5]列宁全集:第7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
    [6]列宁全集:第1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除特别声明外,本站不拥有文章版权。如引用,请注明原始出处。


  please quote the original source if you are going to use this 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