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新书推荐 | 《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

书讯

我中心研究员刘怀玉教授《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一书已经于2022年4月作为凤凰原创“马克思主义研究丛书”之一种在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此书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研究”(11BZX005)最终成果。 

作者简介

刘怀玉,男,1965年生于河南省镇平县。现任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副主任。

先后毕业于郑州大学 (1985)、中国人民大学(1988)、南京大学(2003),分别获哲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美国伊里诺依大学香槟分校东亚与太平洋研究中心弗雷曼基基金访问学者(2010-2011)。兼任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马克思恩格斯哲学思想研究分会副会长及马克思恩格斯文本文献研究分会副会长等职务。所作博士论文入选年度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2006);人事部、教育部“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09);国务院政府津贴享受者(2012)。先后在《光明日报》、《中国社会科学》、《哲学研究》、《学术月刊》等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220余篇。主要著作有《走出历史哲学乌托邦——马克思主义发展理论的当代沉思》(2001),《现代性的平庸与神奇——列斐伏尔日常生活批判哲学的文本学解读》(2006,2018)、《苏俄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理解史》(2009)、《历史的解构与空间的想象》(自选集)(2013)。主要译著有《空间的生产》(2021)等。

本书简介

本书是一部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专题研究20世纪下半叶以来西方社会及思想文化界“空间化转向”现象的哲学论著。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历史唯物主义与空间是互不相干的:当人们讨论空间问题时,社会历史是在视野之外的;而在人们思考历史问题时,空间又消失了。这就需要我们从空间观与历史观彻底统一角度,把空间问题提升为“空间化”问题。一方面把空间动态化地理解为历史发生的前提与结果,另一方面把历史具体化地理解为具有持存性、共存性形态的社会空间关系存在;其次把空间化问题从一个哲学范畴与社会理论问题提升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特征与核心课题。本书首先从讨论历史唯物主义视野中的空间化概念问题入手,进而从空间化视野把握当代人类社会特别是资本主义全球化、城市化与国家的“再区域化”发展的趋势与特征等问题。接着重点探讨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理论来源与基础问题。并专题性与个案性的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空间化理论。最后集中讨论空间化视野中的现实哲学问题,包括城市哲学问题与中国道路的空间化历史与逻辑等问题。

本论著认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问题的提出,有助于扭转抽象哲学理论脱离当代社会发展实践经验的偏向,是实现经典理论与当代性结合的一个方法论中介。

本论著根据历史与逻辑相统一的研究与叙述方法论原则,按照专题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章 “空间化视野中的历史唯物主义与当代社会发展问题”,具有导论性质的,主要研究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概念的内涵以及当代资本主义空间化发展的基本趋势与特征。重点研究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这个提法的基本意义、研究现状、必要性与可行性、研究现状、当代社会空间化发展的特征,以及空间化视野中的城市、国家与全球化发展问题。

第二章“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问题的空间化理解”。首先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问题史的考古与激活,以期从中寻找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创新之源,包括对历史唯物主义与当代资本主义发展的空间化理解与研究范式,然后逐次分别研究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两种“历史”概念、辩证法与认识论一百多年来的发展过程及其当代的空间化理论意义。

第三章 “西方马克思主义与当代激进思潮的空间化理论研究”,分别研究了阿尔都塞、吉登斯、哈维、大卫·哈维、爱德华·索亚(也译苏贾)、尼尔·史密斯等西方马克思主义及西方左派社会理论代表人物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理解及其方法论运用,从而也从辩证法、认识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诸多方面为我们理解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意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借鉴与窗口。

第四章 “列斐伏尔的空间化历史唯物主义研究”,这是本书作者多年持续从事的研究翻译的人物。本章以列斐伏尔这位推动当代西方人文社会科学“空间化转向”的开拓者为个案,在深入研究与解释其核心文本《空间的生产》等著作的基础上,对列斐伏尔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理解及其所开创的都市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空间化思想方法进行了深入的语境分析与思想提炼,这就为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理论理解及其对当代资本主义空间化发展趋势的批判反思作了一个比较具体的解释工作。

第五章“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视野中的中国道路问题研究”是本论著中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问题的现实运用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本部分从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理解视野选取马克思主义城市哲学,中国发展道路的理论与实践等几个方面进行研究,具有一定的现实性意义与价值。

本论著的主要任务无疑是综合性与主题性的,而不是一部关于经典马克思主义哲学文本中的空间哲学思想的解释,所以并没有过多涉及目前国内外学术界讨论甚为热烈的《资本论》及其手稿中丰富的社会空间理论问题,而是旨在研究历史唯物主义当代意义价值与当代理论形态。这种研究计划的自我定位与其说是一种缺陷,毋宁说是一种特色吧。本书的完成对于理解当代世界发展的空间化趋势特征,特别是对于深刻理解中国道路的由来、发展趋势、发展问题具有一定的方法论借鉴意义。

前言 历史唯物主义视野中的当代资本主义空间化发展问题 

以往对资本主义的研究甚至包括对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都明显存在着对空间问题的忽视以及理论上空间维度的缺失。空间问题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一不小心就会被惯俗的理解方式所误导。这里所说的空间实际上既不是物理学、几何学意义上的空间,也不是一个心理学概念,我们所理解的空间是一种社会空间,一种特定的生产方式和机制。我们对当代资本主义空间化发展的理解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内涵。

1.当代资本主义发展已经从物的和社会关系的生产走向空间的生产

在经典马克思主义著作中,“生产”主要被理解为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再生产、人的生产和再生产、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的生产和再生产,最后还有意识和“精神”的生产。其中,物质层面的生产和再生产具有根基性的作用。而在当前,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从马克思时代的物的生产走向空间的生产,这里并不是说具体的物的生产已经完全被后者所取代,而是指“空间的生产”成为当前资本主义社会生产和再生产的主要方式。资本主义的“生产”不但是一定空间与时间制约下的物质生产,而且更是一个不断地超越地理空间限制而实现的空间的“自我生产”过程,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生产和再生产本身就是空间的,而不是空间中的物的生产。资本的生产本质上绝对不是简单的重复生产,而是不断扩大、突破自身界限的再生产。伴随资本的扩张的,是空间的拓展。而且这种空间的拓展并不仅仅是传统地缘意义上的地理空间的扩张,而是经由对日常生活、微观身体等领域的“殖民”走向抽象化、内在化控制。资本的扩张按照其自身的逻辑和殖民需求生产出特定的同质性和差异性的空间,这种生产出来的空间成为这个时代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现实地制约着人们的生存和发展。

2.资本在空间领域的扩张是资本主义不断延续和幸存的关键

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空间化的理解至关重要,它不仅是理解当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关键,而且也是理解资本主义所以不断得以延存的关键。我们知道,经典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存在着自身的界限。在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分析中,当生产力超出自己的时空界限的时候,社会中仅存的两大阶级即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间的对抗也会激化到极致,最终导致资本主义社会的崩溃。而列宁更是曾经断言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和最后阶段。

然而实际上,资本主义始终是垂而不死、腐而不朽,甚至可以说在当代仍有很强的生命力。究其原因,除了资本主义自产生以来面对危机不断进行制度上的自我调整之外,资本在空间领域的拓展和殖民也是重要原因。某种程度上说,资本就像一个吸血鬼,通过不断地扩张和压榨,延续着自己的生命。而空间就成为资本扩展的核心领域,空间扩张成为资本扩展的核心工具和手段。

3.当代资本主义空间化发展呈现为不断变化着的全球性金融重组周期与形形色色的政治经济文化结构重组的地理景观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垄断资本主义在全球化范围的扩展以及对国家管理和规划的高度依赖性,表明了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中新的空间与时间重组。20世纪8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又呈现出如下新的地理景观:金融资本不受地域限制地更加全球化流动。大规模的资本主义工业化首次发生于一系列的边缘性国家和区域,而许多核心国家已经历了广泛的区域性工业衰退。工业与资本加速的地理流动,引起了各国政府之间投资的地域性竞争。各国国内区域的劳动分工也正相应地发生着剧变。随之导致高工资/高技术工人与低工资/低技术工人之间的愈益明显的职业两极化,这加剧了劳工内部的竞争与矛盾。而职业、种族、民族、移民身份、收入、生活方式和其他与就业相关的可变因素,正在制造愈益严重的“区隔”现象。另外还有更为严重的全球性的文化认同危机及其难以为继的分裂趋势。只有理解了这种全球性空间的结构重组,以及由之带来的全新的地理景观,才能在当代的意义上重新理解和批判资本主义。

4.资本主义的新变化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转向”

当今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呼唤问题意识的重建和方法论上的全新变革。要想真正去理解资本主义的新变化,就要求我们在方法论上也取得相应的突破。缺乏空间要素的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方法论的基础也是不牢固的,空间必须成为辩证法思想中不可或缺的核心要素。即使我们不一定套用哈维的说法,要将历史唯物主义升级为“历史地理唯物主义”,但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空间化转向”值得关注。我们认为,对当代资本主义的理解、研究,须将时间维度和空间维度结合起来,将历时性和共时性视角结合起来,既要探讨资本主义在时间上的发生过程,也要研究其在空间上的布展。

用哈维的话说,我们必须研究“资本主义的历史地理学”,即研究“资本主义怎样生产了它自己的地理”这个问题。这种方法论上的“转向”或“升级”的目标应该是建立一种开放的、辩证的方法,既注重资本主义的总体化和一体化的特征,也关注其内部的多元性和差异性;既重视对具体的、区域的地理学景观进行探究,也注重对抽象的话语、概念布展进行分析、探讨。

5.空间既是资本主义压迫的政治工具,也是工人阶级社会主义运动的希望所在

资本主义本身不断地扩张,使得空间成为资本挤压的对象。空间统治是资本主义进行统治的全新的和最为抽象的方式,也是最为恐怖的方式。资本主义的空间压迫不是单单表现为资本家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压迫,也不仅仅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对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压迫。资本通过生产或再生产出其特殊的社会空间(关系)和实践秩序,以柔软却又强制的方式意识形态地将人类的日常生活空间占满,将人们的身体规训,人从而成为资本空间扩张和自我增殖的产物。资本也根据自己的需要将民族、国家、阶级等本来固有的差异重新生产与强化出来。但资本主义的空间化过程带来的压迫是不是就无法逃脱?现代人是不是就注定已经“无可反抗”或“无家可归”?我们认为答案是否定的。我们研究资本主义的空间化进程,正是为了寻找工人阶级斗争和社会解放的现实可能性空间。

资本主义的空间化发展问题,不仅是一个重大的课题,而且将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改变与更新历史唯物主义研究视角,这就是从重视物质生产与再生产发展问题研究转向对社会关系的生产与再生产的研究,特别是从以历史发展的辩证法为核心的研究转向对空间辩证法问题的研究。

专家评语

长期以来,在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界,空间问题是作为辩证唯物主义的一个基本范畴来研究的。本书从历史唯物主义视角理解空间问题,并试图对历史唯物主义作空间化理解,进而对当代社会的空间化发展问题作出新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解,这是值得鼓励的思想探索。

——王南湜  南开大学杰出教授

空间问题,就像时间问题一样,是当代哲学重大而基本的问题。国内学界对此“空间化转向”的综述和探讨日有增益,但从根本处思入空间问题的研究却并不多见。本书不拘泥于一般的义理引申和学理建构,而是从现实对理论的追问着眼,立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方法,来思考当代资本主义发展与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空间辩证法意义,因而展现为一项独有见地且颇具启发意义的空间哲学研究。

——吴晓明  复旦大学文科资深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