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构境论解读》






技术义肢与数字延异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的构境论解读

Technical Prosthesis and Digital Diffêrance:

Situating Interpretation of Stiegler’s La Technique Et Le Temps



作者:张一兵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5月 

本书是关于斯蒂格勒的《技术与时间》三卷本的构境论解读。依从斯蒂格勒的理论构境支援背景,作者对碎片化散落在三卷文本中的康德、马克思、海德格尔、胡塞尔、德里达和西蒙栋的思想进行了重构和逻辑增补,并进而对斯蒂格勒原创性的技术义肢性存在和增补历史观进行了初步的思想拼接和完形构境,特别突出显示了斯蒂格勒对当代资本主义数字化生存的批判性思考之境。这是一本进入斯蒂格勒技术哲学构序和社会批判理论构式之殿堂的入门级读物。



 

 

上篇 技术的后种系发生与义肢性存在

第一章 雅努斯神的双面构境

1、德里达与胡塞尔:从延异到迷失

2、海德格尔:技术座架的两面性

3、法兰克福学派:激进的社会批判线索

第二章 西方技术哲学的支援背景与前景

1、技术系统、技术趋势与技术客体

2、现代技术:座架视位中的解蔽形式

3技术:进步与毁灭

第三章人的延异:后种系生成中的发明

1人的存在的第二起源

2人类存在历史的后种系发生

3、一切从脚开始:手与人脸的后种系发生

第四章 义肢性工具模板和符码记忆中的先行时间

1、内嵌于工具义肢中的先行性时间

2、工具模板上的符码记忆与历史性时间

3、种系遗传记忆裂变后的人类记忆载体

中篇  历史延异和增补的数码座架

第五章 作为历史增补的第三持存的缺失

1、技术义肢的记忆延异就是增补的历史

2、第三持存: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出错了吗?

3、“谁”与“什么”的转导

第六章 影像构境中的历史延异

1、摄影:死去存在瞬间的复归

2、延迟到场:破碎的镜像历史

3、电影构境悲歌:自恋镜像中的逝去

第七章  镜像、线性文字与记忆工业中的迷失

1、在镜像反射关系中的迷失方向

2、字母拼写文字中的增补逻辑

3、延迟的时间:迷失在中断式重复的延异中

4、从种族记忆到去与境化的知识-技术-自动编程

第八章  信息存在论与非领土化的新型权力

1、记忆工业:信息-编程化先天媒体综合

2、信息存在论与信息商品化

3、信息革命的非领土化与新型权力关系

第九章  模拟-数字信息存在中的事件化

1、存在的伪事件化与光速在场体验

2、历史的事后书写与实时事件化的当下历史构序

3、数字化先天综合与实时的紧急状态

第十章 数码记忆的政治经济学:被脱与境化遮蔽起来的延异

1、脱与境化下的非领土化与领土治理

2、远距在场中此在的非实现化

3、虚拟存在论差异与机器意向性

下篇  远程登录的电子蒙太奇与数字化“伪我们”

第十一章  数字化资本主义与存在之痛

1、时间客体和远程登录下变异的康德综合概念

2、电子化第三持存中的意识畸变

3、思想的无产阶级化:数字化构架中的个性化沦丧

第十二章 回到胡塞尔:第三持存所激活的深层意识支配

1、电子故事欲背后的奴役

2、胡塞尔时间客体论的启发

3、胡塞尔的意向填充与市场意识的前摄与后提

第十三章 好莱坞文化殖民的隐性逻辑

1、电影装置中先将来时的动人酵素

2、无意识的蒙太奇构境与他性时间中的隐性奴役

3、远程在场的电视所造成的“精神灾难”

第十四章 先在的数字化蒙太奇构架与意识的政治经济学

1、先在的文化工业构架

2、意识的政治经济学与康德构架论批判

3、欲望之死:数字化的幻象成为统治

第十五章 从个性化的我到“伪我们”意识流的臣服性接受

1、文化工业新地缘政治与电视灾难

2、在马克思之后续写数码时代的《资本论》

3、“伪我们”的同一性接受

第十六章 资产阶级现代性:被重构的接受方式中的“我们”

1、传统接受方式向现代性接受方式的转换

2、现代性精神工业化统一中的大写的“我们”与“我”

3、美国的好莱坞蒙太奇中的接受战略

第十七章 魔鬼般的象征符号

1、插上网络媒介翅膀的魔鬼般的“我们”

2、数字化的全球记忆体系中的文化熵增

3、传输工业与教育系统

附论:数字化资本主义的末路:逆人类纪的负熵抗争

——斯蒂格勒2016年南京大学研究生课程解读

1、本课程的教学目标

2、逆人类纪、负熵和反对资本主义

3、超级工业时代的“无产阶级化”

4无产阶级化的第三阶段

5、数字化第三持存与系统化愚昧

结束语、双重性药学的翻转:逆人类纪的可能性

参考文献

后记

 

 

 

 

 

 

 

 

Preface

 

Part 1

 Technical Epiphylogenetics and Prosthetic Being

 

Chapter 1 Double-Sided Situating of Janus

1. Derrida and Husserl: From Diffêrance to Disorientation

2. Heidegger: The Duality of Technical Gestell

3. Frankfurt School: Radical Clues of Social Criticism

Chapter 2 The Subsidiary Awareness and Prospect of Western Philosophy of Technology

1. The System, Trend and Objects of Technique

2. Modern Technique: Aletheia Form in Perspective of Gestell

3. Technique: Progress and Destruction

Chapter 3 The Diffêrance of Humankind: The Invention in Epiphylogenetics

1. The Second Source of Human Being

2. Epiphylogenetics of Human Being History

3. Everything Starts from The Foot: The Epiphylogenetics of Hand and Face

Chapter 4 Prosthetic Instrumental Stereotype and Anticipating Time in Semiotic Memory

1. The Anticipating Time Embedded in Instrumental Prosthesis

2. Semiotic Memory and Historical Time On Instrumental Stereotype

3. Memory Carrier of Humankind After Rupture of Phylogenetic Memory

 

Part 2 Historical Diffêrance and Digital Gestell of Supplement

 

Chapter 5 The Missing of Tertiary Retention as Historical Supplement

1. Memorial DiffÊRance of Technical Prosthesis Is the History of Supplement

2. Tertiary Retention: Have Husserl and Heidegger Gone Wrong?

3. Transduction of “Who” And “What”

Chapter 6 Historical Diffêrance in Image Situating

1. Photography: Return of The Dead Existing Moment

2. Delaying Presence: Broken History of Mirror

3. Tragic Situating of Cinema: Elapse in Mirror of Narcissism

Chapter 7 The Disorientation in Mirror, Linear Writing and Industry of Memory

1. The Disorientation in Mirror Reflection Relationship

2. Supplemental Logic in Letter Spelling Writing

3. Delaying Time: Disorientated in Diffêrance of Epochal Redoublement

4. From Ethnic Memory to Decontextualizing Knowledge - Technology - Automatic Programming

Chapter 8 Information Ontology and New Power of Deterritorialisation

1. Industry of Memory: Informational- Programmable Media Synthetic a Priori

2. Information Ontology and Information Commercialization

3. Deterritorialisation and New Power Relation of Information Revolution

Chapter 9 Eventualisation in Analog - Digital Information Existence

1. Pseudo-Eventualisation of Being and Present Experience in Speed of Light

2. Afterwards Writing of History and The Present Historical Construction of Real-Time Eventualisation

3. Digital Synthetic a Priori and Real-Time Emergency State

Chapter 10 Political Economy of Digital Memory: Diffêrance Masked by Decontextualisation

1. Deterritorialisation and Territory Management under Decontextualisation

2. Non-Realization of Dasein in Telepresence

3. Virtual Ontological Difference and Mechanical Intentionality

 

Part 3 Electronic Montage under Rlogin and Digital “Pseudo-We”

 

Chapter 11 Digital Capitalism and Malaise of Being

1. Temporal Objects and Aberrance of Kant’s Concept Synthetic Under Rlogin

2. Distortion of Consciousness in Electronic Tertiary Retention

3. Proletarietization of Thought: Loss of Individuation in Digital Schemas

Chapter 12 Back to Husserl: Deep Domination of Consciousness Activated by Tertiary Retention

1. Enslavement Behind Electronic Desire for Stories

2. Inspiration of Husserl's Theory of Temporal Objects

3. Husserl's Intentional Fulfillment and Protention and Retention      

Chapter 13 The Hidden Logic of Hollywood's Cultural Colonization

1. Moving Enzymes of Anterior Future in Cinema apparatus

2. Unconscious Montage Situating and Hidden Slavery in Time of Other

3. “Sinister of The Spirit” Caused by Telepresence of Television

Chapter 14 Pre-Existing Digital Montage Schemas and Political Economy of Consciousness

1. Pre-Existing Schemas of Cultural Industry

2. Political Economy of Consciousness and Critique of Kant’s Schematism

3. The Death of Desire: Digital Fantasies Become Dominant

Chapter 15 Obedient Acceptance from Individual “I” to Flow of Consciousness “Pseudo-We

1. New Geopolitics of Cultural Industry and Disaster of Television

2. Continue to Write “Capital” In Digital Age After Marx

3. Identical Acceptance of “Pseudo-We

Chapter 16 Bourgeois Modernity: “We” in Reconstructed Way of Acceptance

1. Conversion from Traditional to Modern Way of Acceptance

2. “WE” And “I” In Identification of Modern Industrialization of Spirit

3. Strategy of Acceptance in American Hollywood Montage

Chapter 17 The Devil Symbol

1. The Devil “We” With Wings of Network Media

2. Cultural Entropy Production in Digital Global Memory System

3. Transmission Industries and Education Systems

 

Annex:

The End of Digital Capitalism: Negentropy Struggle in Neganthropocene

--- Interpretation of Stiegler’s Graduate Course in Nanjing University, 2016

1. The Teaching Objectives of This Course

2. Neganthropocene, Negentropy and Anti-Capitalism

3. “Proletarietization” in Hyper-Industrial Age

4. The Third Stage of Proletarietization

5. Digital Tertiary Retention and Systematic Stupidity

Conclusion. Reversal of Pharmacology with Duality: The Possibility of Neganthropocene

References

Postscript

 

 

 

 

 

 

 

 

 

 

 

 

 

 

 

 

 

 

 

 

 

 

 

 

 

 

 

 

 

                                 

 

   

斯蒂格勒[1]的《技术与时间》(La Technique et le temps)第一卷的中译本在中国出版,迄今已经有十五年了,可它仍然处于一个没有被真实打开的无学术构境[2]文本存在者状态上。这不能说不是一件令人有些尴尬的憾事。十多年之后,此书的第二、三卷也陆续译成中文出版[3]。但似乎它的构境突现层仍然孤独地关闭着。其实,我完全可以不去碰这一三卷本的巨著,因为自己的研究主业毕竟不是技术哲学。然而,平日的断裂往往出现在偶然的碰撞之中。2015年,斯蒂格勒第一次访问南京大学,我们的直接相遇和学术叠境正是这一碰撞的开始。2016年,在斯蒂格勒第二次应约来到我们学科时,我决定写这本关于《技术与时间》的研究性论著。2017年,斯蒂格勒第三次来到,我们一起讨论了这份已经完成的书稿。然后,我开始改本书的第四稿。

应该也是在十五年前,我第一次阅读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的第一卷,当时就将其列入需要重新精读、研判和进一步打开其学术构境的重要文本。初读之感,是作者较深地将海德格尔[4]的《存在与时间》的某些理论构序[5]带入了技术哲学的思考中,特别是他对海德格尔晚期写下的《技术的追问》[6]一文有十分独特的显境意向。当然,我一开始就注意到,斯蒂格勒对海德格尔存在论的理解多少有些倒回存在者化的倾向。但当时这一主题确实离我上手的研究构境域太远,心中虽有挂记也就果断放下了。2013年,德里达[7]的女弟子马拉布[8]访问南京大学,与她的交流中,第一次知道斯蒂格勒竟然是她的前夫,并且了解到他目前也是法国技术哲学的重要代表人物,特别是听说他近期的观点正在激进化,并成为法国当代批判理论的主将。这多少让我有些吃惊和意外。而且我知道,相比之年近八旬的朗西埃[9]、阿兰·巴迪欧[10]和巴里巴尔[11]1952年出生的斯蒂格勒当属新生代,基本上和我们是同一代人。于是,我与周宪教授商量,邀请斯蒂格勒访问南京大学。在我看来,与当代重要的思想家直接对话,是我们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学术界必须要跨出的决定性的一步。于是,斯蒂格勒来了,2015年我们一起举办了工作坊,然后,次年他如约再一次来到南京大学,在开设一门英文课程(Nanjing course)的间隙,我们多次面对面的深入的交流、研讨和争论。当然,我们之间有共同的思想构境背景,如马克思、海德格尔和德里达,在对这些学术大师的理解上,在对一些重大学术问题的看法上,我们也都明白相互之间存在很尖锐的异质性和歧境错位。但我们的讨论和争执是平静友好的。也是在这种奇怪的非同一性的研讨中,我萌生了写作的冲动,因为我开始觉得将自己与斯蒂格勒的学术差异通过文本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斯蒂格勒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人物。必须先说的故事是,作为一位当代有重要影响的学者,他竟然有着因为抢银行的刑案入狱的过去。不同于意大利的奈格里[12],获刑入狱是因之革命的红色暴力。在2016年京都《回到列宁》(日文版)的出版纪念会上,我遇到一位日本著名学者原均[13],他也曾因为参加左翼活动而入狱。斯蒂格勒这可真是纯粹的抢劫。对于这一曾在的“恶行”,他并不回避。对此,我们还是让斯蒂格勒自己来说这个离奇的故事。

斯蒂格勒父亲的职业为电子工程师,妈妈是一位银行的员工,家境应该属于中等收入水平。父亲的工程师背景可能是他后来思考技术哲学的心理预存和前摄。1969年高中毕业之后,斯蒂格勒开始在法国电影自由学院学习导演助理,但他并没有完成学业。我们可以在《技术与时间》第三卷中看到斯蒂格勒对电影导演专业知识的熟练构境。因为我自己也十分喜欢电影理论,长期收集电影理论方面的学术论著,我自己也拍一些相片,故觉得摄影实践和电影理论会与我自己的构境有内在的关联,所以才会被斯蒂格勒关于摄影和电影的一些讨论所吸引。在高中毕业的前一年,只有16岁的他就已经在外打工。似乎,因为不喜欢某种体制内的固定职业,所以他一直到处打零工,做过农场工人、酒保等工作。这可能也是他后来的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会从社会的普通民众中开始的主要原因。

当人们问到为什么会去抢银行时,斯蒂格勒自己的叙述如下:

 

1972年左右我在农场工作,赚了一些钱,买下了一家餐馆。这个餐馆很快获得了成功,也赚到一些钱,我卖了这家餐馆后又买下一家爵士乐酒吧。这个酒吧是一个夜间酒吧,来的人比较鱼龙混杂,流氓也有。有一次,因为警察要求我去做证人,指证一个顾客的罪行。我拒绝了,警察就以此为理由把酒吧封了。我很生气,开始抢银行。一开始我抢的银行都是我存钱的银行,意图很简单,我只是想把属于自己的钱抢回来。[14]

 

从农场工人到餐馆和酒吧的小老板,斯蒂格勒似乎将自己沉到社会底层,也由此饱受压迫。在与他的直接接触中,我能体悟到,与阿多诺[15]和阿尔都塞[16]那样的学院派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不同,斯蒂格勒对底层劳动人民的同情不是学术理论层面的,而是在生存的在世关系中发生的。有一次他曾十分鄙视地谈到朗西埃所写的《劳动者之夜》[17],他认为后者根本不能理解劳动者的真实感情。在这一点上,他倒有些像中学毕业后就在工厂里劳作的恩格斯。斯蒂格勒在图路士(Toulouse)开了一家生意不错的爵士酒吧,但却受到当地警察的欺压并最终被迫关闭,这让他十分愤怒。依他这里的话音,抢银行行为倒成了一种对阶级压迫的反抗。其实,可以对斯蒂格勒这个解释最大的支持是那个红色五月风暴[18]的特殊背景。依他自己的回忆:

 

68学生运动之后的1970年代,整个欧洲,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在青年当中有很普遍的失望情绪在弥漫。那个年代的年轻人,要么变成恐怖主义者,攻击银行、进行暴力犯罪,要么变成激进主义者,要么去吸毒。[19]

 

这可能是斯蒂格勒对自己抢银行行为最重要的辩解了。这里的意思是说,在红色五月风暴失败的上个世纪70年代的欧洲,一切都袪序[20]的。斯蒂格勒说,68年的五月风暴“只能作为反抗,而不是革命”。冲上街头,青年人只是在一种无目的的激进和拒绝性的批判幻境中表达不满,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了什么起来闹事。所以一旦充满激情的造反狂欢过去,大家都非常失落。寻求新的刺激和渲泄伪境中,就有犯罪。斯蒂格勒说,“一旦开始犯罪,人就停不下来了,就开始感觉自己是边缘人了,就会不断地想要去重复这件事情。这种事情很刺激,是有瘾的。所以我接连抢了三家银行,抢第四家时正好遇上了巡逻队,就被抓了”。[21]抢银行还会上瘾,这恐怕真是我们这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心境。斯蒂格勒自己说,按他的罪行应该坐十五年的牢,但因为找到一位很好的律师,他只被判入狱五年。于是,1978-1983年,斯蒂格勒在图路士的圣-米歇尔监狱和米雷看守所服刑。

一般的人,进了监狱服刑,从心理场境和生存态度上就会陷入崩溃情境和下行状态。斯蒂格勒也有过一个类似的暂短时刻,他说自己在刚被捕的两个星期,是很绝望的,就像很多人一样,也想到过自杀,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了。这种恢复中,就包含着对哲学的想往。他并没有说过,为什么会选择哲学学习。斯蒂格勒的一个朋友听说他想学习哲学,就开始为他送一些哲学书。

 

当时我有一位朋友是研究海德格尔的哲学家,他和我聊天,说如果我想学哲学就给我带书。然后我慢慢地发现,这说不定是个机会。因为监狱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独处时间非常多,这正是哲学思考的环境。[22]

 

在监狱里自学哲学,在中国是不可想象的,这应该是法国特殊的教育环境所致,因为在高中学习时,孩子们都已经受过很好的哲学启蒙,所以在上大学之前,不少孩子都会有较好的思考哲学问题的基础。[23]斯蒂格勒后来说,“就我个人来说,现在来看,坐牢也许是我的幸运,因为那段时间我每天可以花上15个小时来安静地读书和学习,可以说正是有了那样一段时间才会有了后来的我”。[24]坐牢是一种幸运,这又是常人无法进入的构境层。依我的理解,这些十分特殊的生存情境,都是我们读懂斯蒂格勒思想构境的重要支援线索。依斯蒂格勒自己的回忆,他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是读马拉美[25]的诗,然后收听广播,再开始阅读哲学文献及思考。马拉美的诗已经是从抽象的象征和意向对粗俗不堪的现实所进行的悬置,而哲学本身就是远离生活的形而上学,所以对这一段理应黑暗不堪的岁月,斯蒂格勒却生成了另一种常人不能进入的纯粹思想构境状态:

 

我在监狱里呆了五年。这五年的时间,允许我把法共哲学家写的东西进行消化,我度过了非常哲学的一段时间。我一个人呆在那个房间里。哲学上有个名词叫悬置(suspension),我整个人就处于这种悬置的状态中。正是因为有这段经历,我出狱后才能继续在哲学道路上走下去。[26]

 

斯蒂格勒自己说,他在监狱里阅读了大量胡塞尔的现象学作品、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以及一批法国技术哲学方面和法共哲学家的书籍。从后来对斯蒂格勒的实际影响来看,法国技术哲学成为他哲学思考的主体,他真正读进去的胡塞尔的著作是《内时间的意识现象学》一书,而成为他重要哲学构境前提的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他恐怕也是细读了书的开始部分。真的没有觉得,法国共产党的哲学家们的思想对他有太大的影响。恰恰是在这种封闭和安静的状态下,他体悟到了现象学所说的悬置构境,即把常人的那种自明性的常识用括号隔出,以造成一种纯粹地回到事物本身的初遇。监狱中的隔世环境倒是一种天然的隔绝,这正好制造了一种与外部世界的断裂,这有可能让斯蒂格勒原初地回到哲学思想的本真构境中。也得承认,斯蒂格勒的哲学学术研究基本上是自学成材的,也因此,他缺少了那种学院式的专业哲学研究的基础训练,这虽然也让他获得了一种自由的解放势态,可是也会使他失去一种必要的思想构境中的严谨性,特别是对思想史自身逻辑的准确定位。

当然,任何成功都需要重要的机缘。特别是哲学构境中的成功,没有大师的点拨恐怕会总在“民哲”[27]的漫漫长夜中。然而,斯蒂格勒是幸运的。他说,正是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雅克·德里达,我和他讨论我的这些理论,我们就成为了朋友。出狱后,我就跟着德里达学习攻读了博士”。[28]至于处在悬置现实的监狱中的斯蒂格勒如何认识德里达的,一个传言是斯蒂格勒给德里达写了信,大师十分好奇于这位身处囹圄中的哲学青年,于是专程到牢房中探望了斯蒂格勒,在面对面的交流中,德里达深深地为斯蒂格勒的精神状态所感动,于是破天荒收了这位有传奇经历的门外弟子。这也就是说,哲学大师德里达[29]成了他的直接授业导师,这对于他之后的哲学学术发展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在他的眼里,

 

毫无疑问,德里达是20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之一。我曾经跟随德里达学习、工作过很多年,也合作出版过一些书,他在对胡塞尔的现象学研究方面对我的影响很大。从某种意义上说,我现在确实继承了德里达的一些工作方向,但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他的继承人,因为我们在有些方面的意见并不一致,譬如对弗洛伊德的理解就存在分歧。[30]

 

在斯蒂格勒与德里达的学术关联中,他自己认为后者关于现象学的研究对其影响最大,并且他也承认继承了德里达的某些学术思考方向。可是,我也能感觉得到,斯蒂格勒并不愿意人们辨认自己为德里达他性镜像[31]中的门生,而更想以一个原创性的当代思想家自居。所以他会反复强调自己与德里达的学术差异。这里他例举了弗洛伊德,因为他在后期的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批判中引入了与弗洛伊德相关的“力比多经济学”等问题的讨论,而实际上,弗洛伊德的理论在德里达那里,并不是最重要的学术构境资源。我以为,斯蒂格勒能做到这一点:

首先,他以技术哲学与现象学的嫁接为构境入口,与福柯[32]、阿尔都塞等所关注的巴什拉[33]和康吉莱姆[34]的科学认识论不同,影响斯蒂格勒技术哲学的主要是法国的西蒙栋[35]等一批技术哲学家和新生代的人类学家;现象学的影响当然是出于大师胡塞尔,能看出,他与现象学的链接构境点并非是完整的现象学理论,而主要是胡塞尔关于意识时间现象学中的第一、二记忆(mémoire)的构式[36]线索,并由此提出自己关于第三持存rétentions tertiaires第三记忆)的原创性构序线索。我们应该知道,这个第三持存并非直接就是胡塞尔现象学构境中的记忆体验,而是唤醒记忆的物性载体。这是我在本书中会与斯蒂格勒反复争执的一个问题。

其次,他还很深地将海德格尔关于科学技术的批判性反思和德里达的解构理论触入到今天正在发生的资本主义全新数字-网络生存构序中,形成了较为完整的基于技术义肢prothèse存在论之上的信息技术批判理论。prothèses也可译作代具,义肢,即一种人造的实体性器官,但它却是海德格尔存在论差异中的存在者。斯蒂格勒当然读过《存在与时间》,但我以为他的重新复境是有问题的。我必须一开始就指认出斯蒂格勒在理解海德格尔哲学上的根本性歧境问题。前者是承接海德格尔对现代技术的存在论思考,从无思的形式-手段工具技术论转向后种系生成épiphylogénéyique的外部义肢占位的技术存在论;后者,则是将主体存在外部的广义的技术义肢物性存在指认为人类主体生命延异[37]出场的历史本质。在斯蒂格勒看来,这种义肢性技术存在取代主体直接在场的网络化第三持存,是理解今天数字化资本主义远程布展的关键性构件。可在我看来,在义肢性存在者实在与何者延异在场的关系上,斯蒂格勒并没有想得很清楚。

其三,斯蒂格勒自认为是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的社会批判逻辑。当然,在他看来,五十多年以前在霍克海默[38]和阿多诺的讨论中,主要是以美国的文化工业为批判对象的,虽然他们对工具理性的批判已经涉及到“存在之痛”,但“过于泛泛”,并没有真正看清或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所以,斯蒂格勒对当代资本主义技术的反思将是一种全新的破境[39]批判,他自认为这“在从康德的时代到马克思的时代的哲学史上尚无前例”。[40]仔细阅读《技术与时间》第二卷和第三卷,你也真的可以发现康德一类经典作家的思想构境在斯蒂格勒这里得到某种程度上的加深,比如康德的先天观念综合被重构为网络信息塑形[41]下的先天媒介综合构架。这是令人惊叹的汲取性眼力。我觉得,斯蒂格勒的确当之无愧地在今天科技意识形态批判构境层中引领法国思想界的激进话语,他理应得到我们的认真关注。可是,我觉得他的技术批判理论并没有达到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在《启蒙辩证法》和《否定的辩证法》中的形而上学深境,以及来自于马克思主义批判传统的更高的政治维度,因为他没有意识到资产阶级启蒙现代性构序中隐匿的更深的支配和奴役性,所以,他也无法进入阿多诺反对一切同一性和总体性的后现代星丛之境。这会使得他对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的技术批判和走向知识共产主义的解放努力失去一种必要的历史厚度。

然而,这里我特别想说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斯蒂格勒的这本《技术与时间》在中国无法获得广泛的阅读和理解呢?依我的判断,原因主要因之于斯蒂格勒本人的奇异性跨界思想构境。一是应该指出,斯蒂格勒并没有受过学院体制内的系统哲学训练,所以,他对文本的互文挪用多少有些不按章法,显示出一般学者通常不会出现的逻辑任意。他的这种做法,多少增加了一般读者的阅读难度,也让专业研究者的学术入境性大大降低。可是我认为,在经过认真细致的努力之后,斯蒂格勒的学术构境中还是可以发现一经擦拭就现光泽的思想珍珠的。固然这种努力是十分痛苦的。

二是,斯蒂格勒从来没有打算现象学式地还原到众多思想家的他性文本或思想构境原初性,而更多地是为我所用式地拿取。至于他的解释是否符合文本或思想的原意,他恰恰是毫不在意的。在一定的意义上,他倒是有些罗兰·巴特[42]后文本学的意味。在这一点上,我对斯蒂格勒还是持批评态度的,依我的看法,后文本学并非是完全无视一个文本的原初语境,而是在真实入境后的故意出走,如果我们将巴特在《文之悦》中提出的后文本话语视作离开文本的任意发挥就大错特错了。这也就是我在本书的复境中总是先补构斯蒂格勒在文本跨越中缺失的东西,然后再来复构和评估他的构序-构式之合法性的缘由。

三是,电影导演专业的背景和对当代网络信息技术的关切,使得斯蒂格勒的《技术与时间》充满异域学术概念和蒙太奇[43]式的构境奇异点,这让单纯的哲学或其他专业的学者一时无法适应这种魔幻般的学术穿越感。不过,我倒有些喜欢这种感性的落地情境,这会使斯蒂格勒一些在学术上没有说清的事情,在突现的故事构境中被剧透出来。这一优点,倒真是我们现在的哲学故事中少有的东西。

好吧,现在摆在我们面前堂皇三卷的《技术与时间》,是斯蒂格勒对自己哲学基础——技术义肢存在论的最早阐述,以及数字化资本主义批判的前期构序线索。这些前期的基础性学术构境,对于理解他后来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全面批判尤为重要。这也是我这里文本解读与深层争辩的主要构境思想域。

本书的上篇是对《技术与时间》第一卷的解读。第一卷是斯蒂格勒技术哲学的原初理论构境,他后来走向现实资本主义批判的所有关键性学术构序-构式质点都出现在这一部分的讨论中。所以在一定的意义上,关于《技术与时间》第一卷学术之境的复构是至关重要的。在五章的内容中,第一章至第二章是说明了斯蒂格勒在撰写第一卷时交待的学术构境背景,从德里达的延异观念到胡塞尔的现象学,再到海德格尔论技术座架的两面性和法兰克福学派的激进社会批判线索,最终在对西方技术哲学特别是西蒙栋的评论和对海德格尔存在论的深境中回到整合性的构序起点。我们可以发现,恰恰因为斯蒂格勒这种与胡塞尔、海德格尔、德里达和西蒙栋的深层学术链接,根本脱离了西方技术哲学的固有专业学术传统,从而使他的技术哲学思考散发出一种耀眼的光彩。第三章讨论了斯蒂格勒将德里达的延异概念延伸到人的存在起源的思考中,即后种系生成中的义肢性技术存在,不同于人类存在者自身的生命种系起源,技术被视作人类历史存在的第二起源,由人的生物实在之外的义肢性文码记忆构成了一种后种系生成中的“被发明”,这种在自然遗传进化终止之后出现的广义文码就是技术,也是人类历史存在在自然中的延异式到场。必须承认,延异概念的这种学术构式挪移是深刻的,问题在于,延异到场的技术到底是义肢性物质实在,还是每每在劳动生产过程中被激活的非实体的工艺构序功能。第四章进一步展开讨论了技术延异存在中出现的义肢性工具模板和符码记忆中构成的先行时间,这种时间区别于物理时间,表现为人类历史存在的双重延异:生物遗传性的断裂中技术的外化演进与工具在行动发生中的先行到场。在这一点上,我与斯蒂格勒的争论焦点为,先行到场的空间是物性工具和模板,还是工具系统被运用时突现出来的功能筑模[44]第五章则是对作为斯蒂格勒技术哲学中的核心构境点的第三持存概念与历史构序关系的最初说明,即技术义肢的记忆延异就是增补性的人类社会历史,其中, “谁”(主体)与“什么”(技术)的转导关系是核心构序线索。然而,这个作为人类原初缺陷增补的技术——第三持存在却在现象学和存在论的原初时间结构中缺失了。这是斯蒂格勒在胡塞尔和海德格尔的思想构境中读出的逻辑空白。这也正是斯蒂格勒全部技术哲学新的构境激活点。在这一极为重要的核心构境点上,我与斯蒂格勒的差异是明显的,在我看来,斯蒂格勒的“谁”和“什么”都是胡塞尔和海德格尔所已经否定的现成在手的对象性存在者,而我更看重的是让“谁”和“什么”实现出来的功能性的“怎样”(马克思的“怎样生产”——生产方式和海德格尔的“怎样存在”——Sein)。

中篇,是对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的第二卷的研究,它的复境主体是聚焦斯蒂格勒如何将第三持存论入境于现代科学技术对人类生存的深层构式,特别是他的技术哲学中表现出来的批判性特征,在这一卷的解读中,我会更多地肯定斯蒂格勒勇于面对新的现实的勇气。第六章讨论的选择性场境是对现代摄影与电影生产的现象学分析。由此说明历史描述的镜像特征,摄影、电影和电视一类新型的模拟技术其实就是拉康那个面对个人伪自我构序的静止镜子的技术升级版,这种新型的数字化镜像比镜子反射更使人入迷,因为在这种已经失去了真实依托的超真实成像中,人类历史存在会真的在这面巨大的电镜中不知不觉地死亡和终结。在这一思境中,斯蒂格勒向新技术现象的拓展是令人激动的,从摄影到电影和电视,人类历史生存中原来不可重来的构序性场境由一种全新的复构技术反复再现了,其中否定性的形而上学深意将第一次被思考。这恰恰是胡塞尔、海德格尔和西蒙栋都无法面对的全新构境层。第七章有一个倒叙加跳跃的历史构境,从镜像反射到字母拼写文字对存在不在场的第三持存增补逻辑,再从种族记忆到去与境化的知识-技术-自动编程的延迟时间,以彰显人类历史迷失在中断式重复的延异中。需要指认的是,斯蒂格勒提出的这种迷失恰恰发生在存在论的层面,这是许多现代技术批评理论无法达及的构境层,在这一点上,斯蒂格勒有效地借助了海德格尔和德里达的深刻构序力量。第八章是对斯蒂格勒最早的社会批判理论的概述,它集中于当代资本主义的信息、网络技术为核心的记忆工业布展的新型权力,即信息编程化所重构的康德意义上的先天媒体综合构架所构序的信息存在论与信息商品化,以及这种信息革命所带来的“非领土化”将导致一切传统社会权力的深刻改变这是斯蒂格勒研究中令人振奋的积极方面,也是他最早将技术哲学批评与对资本主义的政治批判链接起来的努力,依我的看法,也是斯蒂格勒哲学中最有价值和最值得我们认真入境的方面。第九章的思考主要围绕着模拟-数字信息存在中的事件化和光速在场体验,以说明全新的实时事件化的当下历史构序,这种以光速传递方式实现的存在论转换彻底改变了历史呈现方式,历史不再是事后记载,而是在新型的时间客体中被当下构序。数字存在与光速在场的形上意义是全新的哲学基始性前沿,并且,这一新的观点很可能会改变传统历史观的核心构序法则。第十章讨论了此在在远距在场中的非实现化问题,远程登录的在场性同时消解了空间意义上的领土和现实关系中的人的在场状态。这是一种全新的消除延迟事后性的电子记忆的政治经济学,在所谓在线的真实时间构序中,存在的延异本质被遮蔽起来。数字化主体与客体世界的网络环顾关联的确可能创造一种新的政治经济学,其中,资本的逻辑布展和世界历史构序将插上光速的翅膀。奴役与支配将会是无法抗拒的瞬间击中。

下篇的讨论对象是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的第三卷。其主题为数字化资本主义与存在之痛,这是第二卷中已经开始的当代技术与资本同谋关系曝光的进一步展开。第十一章的思考点为电子化第三持存中的意识畸变问题,即远程登录的电子蒙太奇所构式的数字化“伪我们”,这也是数字化构架中的个性化沦丧——思想的无产阶级化,通过对个体内部结构的数字化虚假重建,由此,人的个性化进程被彻底摧毁,最终导致远程登录式的不在场的在场中发生的存在之痛。在此,拉康曾经揭露的象征符码构序的伪主体开始被电子化的蒙太奇骗局所替代,新人本主义和西蒙栋所看重的个人特质消解于没有知识的新的思想无产阶级化。这里,我与斯蒂格勒的观点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因为用观念无产阶级化来取代马克思的所有制关系构境中的政治范畴,将会导致整个社会主义目标的改变。第十二章从胡塞尔时间客体论出发,讨论了“电子故事欲”背后的奴役。其真相是,新的技术先验构架取代了康德时代的传统观念综合模式,这是说,今天的数字化生存对人的最内在的支配和座架是从看不见的电影式的先天意识构架开始的。在这一点上,斯蒂格勒的思想构序是深刻的,特别是康德的先天观念综合构架转换为今天数字化综合构架的深刻思考,由此,康德的哲学认识论革命会翻转为一种极为激进的社会认识论批判而第十三章则集中揭露了这种新的先天综合意识构架的典型——好莱坞文化殖民的隐性逻辑,在电影蒙太奇的拼接中使人的意识发生无意识的改变,从而无我地认同资本他者的时间,而远程登录的电视传播,则大大加剧了这种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隐秘控制的精神灾难。在这里,斯蒂格勒明确将批判之剑直接指向美国式资产阶级电影意识形态支配的隐性机制。第十四章讨论了斯蒂格勒对康德和胡塞尔两位大师的批评,一是对作为康德先天观念综合现实基础的先在的文化工业构架的提示,二是对胡塞尔的意向填充幻象中市场意识的前摄与后提的说明,他的新结论为,数字化资本主义新时代的本质是“意识犹如电影”,即资产阶级通过数字化蒙太奇手段深刻改变了人们的意识结构,使其更加臣服于市场和股份制的资本逻辑。在这一点上,通过批判唯心主义的观念优先论,斯蒂格勒无意识地接近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在2016年南京大学开设的“南京课程”中,斯蒂格勒专门解读了他所理解的马克思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和《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一些片断。第十五章到第十六章,讨论了主要围绕斯蒂格勒的宏大愿景,即在马克思之后续写数字化资本主义时代的《资本论》,重新解读资产阶级的现代性:被重构的接受方式中的“伪我们”,即意识流的臣服性接受,当数字化的幻象成为统治,个性化中的真实欲望就已经彻底死亡。其中,康德的先天综合判断的图式论被外移到第三持存的人工记忆中,建构起种幻象共同体构序支配所有人的大写的伪我们。在电影-电视的时间客体流的流逝中,大写的伪我们的商业推销和政治意识形态深深嵌入到所有人的意识流蒙太奇中。在这一构境层面上,我不认为斯蒂格勒的这一愿望可以达成,最关键的问题在于他根本没有理解资本的关系性存在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构架,所以,在数字化构架与意识流改变的构序线索中,当代资本主义现实生产关系中的真正质性改变却从指间流逝了。第十七章是对数字化资本主义本质的概括,斯蒂格勒的观点是对资产阶级制造和释放出来的魔鬼般的电子象征符号的批判,它的核心为全球记忆体系中的文化熵增。数字化资本对全球的占领,这种占领的本质恰恰是魔鬼般的象征符号成为统治,而象征符号则正是依托了网络信息技术构序了全新的数字化存在论现实。我认为,脱离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物质生产逻辑来谈论资本主义的数字化存在,特别是将资本主义的当下发展仅仅归属于数字化象征符号的统治,看起来激进,但却不可能真正触碰到当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改变的实质。

2001年完成上述三卷《技术与时间》之后,斯蒂格勒没有继续已经预告的第四卷。[45]而开始直接面对当代资本主义全面批判这一更为宏大的思考主题。他先后写下了《象征的贫困》[46];《怀疑和失信》[47];《构成欧洲》[48];以及理论提纲式的《新政治经济学批判》[49];《休克状态》[50];《自动化社会》[51]等相关论著。也是在这些更加复杂的交叉学科视位中,斯蒂格勒获得了自己对于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全新认识。在他看来,当代资本主义创造出来的技术客体是一种悖论性的存在:“技术既是人类自身的力量也是人类自我毁灭的力量”。[52]能体知得出来,这是海德格尔对技术座架双重性的延伸。斯蒂格勒将这种自工业资本主义发展起来的技术时代指认为人类纪Anthropocene。这是一个以资产阶级的疯狂掠夺导致熵增的社会。他认为,特别在马克思去世之后的一个半世纪以来,传统的生产和消费的工业模型都受到了数字资本主义的挑战。这是斯蒂格勒的社会批判理论中最值得我们关注的方面。作为数字资本主义社会基础的后工业技术体系本身就是一系列的复杂义肢中的记忆装置,它不再是针对工人的劳动时间为剥削对象,而是以所有人的时间记忆为塑形对象,人类的记忆被卷入系统的工业化生产过程,以此构成新的人类记忆的后种系生成。并且,数字资本主义进程已经进入的“非经济”的剥削方式,那就是包括消费者在内的普遍的人的第三阶段的无产阶级化proletarietization[53]显然,这是一种掠夺全民记忆时间的新剥削论后面的具体讨论中,我们将指认这种新剥削论对历史唯物主义和劳动价值论的偏离。斯蒂格勒的具体解释为,随着各种类型的体外记忆装置的普及,包括电视、手机、电脑和全球定位系统等等,所有的人都完全依赖于这些记忆装置的运转,而一旦离开了这些技术体系,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行动和生活。这种记忆装置的后种系生成,虽不是遗传学意义上的基因序列,却胜似后者,因为它从根本上使人的存在出现一个致命的缺陷,即缺少任何自身具体化、个性化生命的直接能力。所以,从表面上看,在超工业社会中,人类的记忆似乎随着记忆的外在化技术而得到无限的扩展,但是实际上,“这是一个广泛的认知和感性的无产阶级化过程”。当然,这种无产阶级化并不是马克思所指认的使工人在经济上变穷,而更像是所有人失去知道怎样做(know-how)的知识“废人化”,“废人”不再拥有可以自给自足的知识,他们也失去了生活的知识。这是一个重要的改变,这里的知识异化状态中的废人不再是劳动者,而是所有人。这个批判逻辑更接近海德格尔那个沉沦中的常人。在一个一般器官学organologie générale的批判性构架下,今天被斯蒂格勒指认为数字化资本主义的世界中,我们生活里的所有社会组织器官和交往和娱乐生活都被数字化技术的先天综合所重新塑形,甚至我们身体器官和生存无时无刻都不能离开电脑操作系统、各种复杂的系统软件和智能手机中的人造伪器官(应用程序)。今天,人们发疯般地建设大量高速公路和高铁,铺设无数网线和电信中继站,并没有改变人们的出行不便和信息的质性贫乏,生产机械化和自动化没有让人减轻劳作之累,反而增加了自身贬值和心理崩溃。知识内爆的结果是真知的毁灭,媒体对生活的操纵已经生成一种新型的暴力。最可怕的是技术对遗传的直接操纵,这使制造被克隆的“假人”成为可能,这将是人类本身毁灭的开始。

斯蒂格勒认为,这已经造成了整个人类社会生存的一种系统性愚昧(systemicbêtise)。其中的根本性原因在于,数字化的第三持存上的海量数据以光速不断生成统计、处理和决断,这使得所有主体性的综合理性能力完全短路,由此产生一种可怕的断裂。人的存在理由和生存能力(如我们如何看待世界和改变世界,如何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如何购买商品等等),都不再是我们自己的真实认知,甚至不是社会本身总体文化和知识的作用,而是在人之外、社会存在之外的海量数据产生出来的标准和方式。这应该是产生社会主体系统性愚昧的根本性缘起。

如前所述,针对数字化资本主义世界中发生的新情况,斯蒂格勒提出要接着马克思的批判线索构序一种“新政治经济学”,并且要续写数字化资本主义条件下的新的《资本论》,其核心内容就是要关注数字资本主义对人类的意识进行编码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当然,我特别关注的方面,是斯蒂格勒并非一味地批判与否定,他也努力将在数字资本主义中消极的技术转换为一种改变自身的药学pharmacologie)。他甚至提出要发动一个逆人类纪Neganthropocene的进程。也就是将被数字资本主义畸性塑形的当代技术颠倒过来,积极地建设一种巴塔耶[54]式的新的经济模式——贡献式的经济(Economy of contributions)。这倒真是一个新的积极的现实努力,即要不打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情况下,以废除技术私人占有的方式,让创新性的技术从资产阶级商品价值构式中彻底摆脱出来,这种新经济的参加者通过对技能的投放以及在团体中的参与,完成区别于伪需要的特殊性(particularité)的生存独特性(singularité)——个性化(individuation,西蒙栋语)。这已经不仅仅是一想法,斯蒂格勒已经这样去做了!近年来,他在法国成立的组织(Ars Industrialis)集合了不同背景的人士例如工程师、哲学家、经济学家等联合研究以及寻找一种新的工业精神。2006年,他在巴黎蓬皮度中心所成立了一家叫作创新与研究中心(Insititut de Recherche et d'InnovationIRI)的非赢利机构,组织了一批工程师、编程人员发展研发出不少以合作为主题的软件,包括音像材料的合作性注记(annotation),建基於推持(Twitter)的辩论平台等等。这些都是在尝试去探究非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之下的后工业社会发展的前景,以及科技的解药性,进而引导一种新的个性化,从根本上超越数字资本主义的奴役,建设一种全新的知识共产主义我以为,这是斯蒂格勒的激进思想和实践中最令人心潮澎湃的部分。这一改传统西方马克思主义左翼学者那种将批判构境仅仅停留在书本和空洞的激愤中的乌托邦憧憬,这是一种对现实革命实践道路的实验和有益探索。

关于上述斯蒂格勒对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现实的最新批判,我将通过2016年他在南京大学开设的“南京课程”(Bernard Stiegler ,Nanjing courseFrom German ideology to the Dialectics of nature Reading Marx and Engels in the age of the Anthropocene2016,Nanjing.)的讲义文本[55]进行一个概要的说明。这一解读将作为附论放置在本书最后。

我觉得,斯蒂格勒的有趣之处,在于他对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生活现象的高度形而上学敏感,如同很多年以前本雅明[56]对摄影技术的未来存在论批判和阿多诺对大众文化的否定性预感一样,斯蒂格勒关注的信息网络构序起来的数字化生存与远距弥漫布展的电影电视叙事话语,真的已经成为今天每时每刻都在塑形我们微观存在瞬间的魔鬼般的力量。在这个意义上,斯蒂格勒是否真的能完成数字化资本主义条件下的《资本论》已经并不重要,反倒是他在《技术与时间》和其他众多论著中向我们这些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展现的批判构境线索和充满激情的不懈努力,真的令人感动,也的确值得我们深思。固然,我并不是完全赞同他的所有观点。

我真心希望,本书的初步努力能够在打开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一书的思境上有一些实质性的进展,由此让人们进入斯蒂格勒的当代资本主义批判理论构境能够变得近切和从容。

还有一个趣事,在2016年我们为全国各高校硕士研究生免试推荐入学而举办的夏令营上,我的讲座结束后的提问环节中,一位复旦大学哲学系来的本科小朋友在提问中质疑我,为索恩-雷特尔[57]和斯蒂格勒这样不知名的学者写书,是否有学术圈地之嫌?我的回答也很干脆,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的学术研究无论在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方向还是国外马克思主义哲学前沿上,从来都是基于脚踏实地的第一手文本的田野细作之上的,但对于学术前沿的先机把握和引导,如果是对学术的真实推进,那么,我们会是毫不犹豫的。欢迎来一起圈地!

 

 

 

                         张一兵

            2016年5月20初稿于南京大学仙林校区

        2016年8月1晨再改于于弗莱堡

                       20161015-17日三稿于圣地亚哥-达拉斯-上海的AA航线

2017829四稿于南京龙江

 

 

 

 

 

 

 

 



[1]贝尔纳·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1952-):当代法国哲学家,解构理论大师德里达的得意门生。早年曾因持械抢劫银行而获刑入狱,后来在狱中自学哲学,并得到德里达的指导,自学成材。1983年,在法国著名的TEN事务所担任顾问,主要负责技术发展及城市化的问题。1984年,当选国际哲学学院研究计划负责人。1987年,策划了名为“未来的记忆”的展览,并因此成为乔治—蓬皮杜艺术中心专员。1988年,担任贡比涅技术大学研究员,负责马赛—卢米尼建筑学院的研究班课程,主讲电脑辅助设计与数字图像。1989年,在法国国家图书馆的授意下设立并主持一个研究小组,主攻电脑辅助阅读装置。1990年,斯蒂格勒负责1992年塞尔维亚世界博览会法国馆说明的撰写。1993年,在雅克•德里达的指导下,于巴黎高等社会科学院论文答辩,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技术和时间》第二卷,迷失方向)。同年,在贡比涅科技大学任客座教授,并组建名为“知识、组织与技术系统”的研究小组。2005年,先后任法国国家视听研究所副总干事,声学/音乐协调与研究学院负责人。 2006年,任蓬皮杜艺术中心研究与创新学院(IRI)院长。2013年,入选法国国家数码理事会成员。主要代表作:《技术和时间》(三卷,1994-2001);《象征的贫困》(二卷,2004-2005);《怀疑和失信》(三卷,2004-2006);《构成欧洲》(二卷,2005);《新政治经济学批判》(2009);《休克状态》(2015);《自动化社会》(第一卷,2015)等。2015年,斯蒂格勒首次来到南京大学,我与他就马克思的工艺学理论和当代技术批判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并形成了一些可合作研究的方向。2016年,他再一次来到南京大学,开设《从〈德意志意识形态到〈自然辩证法〉——从人类世纪说的角度来阅读马克思和恩格斯》课程,并与我们共同举行了相关主题的学术工作坊。2016年,他再一次来到南京大学,开设《从〈德意志意识形态到〈自然辩证法〉——从人类世纪说的角度来阅读马克思和恩格斯》课程,并与我们共同举行了相关主题的学术工作坊。2017年,他第三次来到南京大学,我们共同主办了“第四届当代资本主义暨纪念《资本论》第一卷出版150周年国际研讨会”。会后,他又开设了关于柏拉图和海德格尔的研讨课。本书的写作得到他直接的帮助。

[2]构境(situating)是我在2007年提出的核心哲学范式,它的最初出场是在寄居于《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一书的方法描述。在我这里,构境概念被表述为关于人的历史存在论的一个东方式的总体看法,它不涉及传统基础本体论的终极本原问题,而只是讨论人的历史性存在的最高构成层级和高峰体验状态。我区分了社会生活空间中的物性塑形、关系构式、创序驱动和功能性的筑模之上的人的不同生存层级,以及与这些不同生存状态和意识体认可能达及的不同生活情境,我将主体存在的最高层级界定为自由的存在性生活构境。很显然,在当代思想的形而上学内省和焦虑中,人们因为担心存在变成石化的在者、概念变成死亡的逻各斯本质,于是做作地在存在和概念的文字上打叉(海德格尔的删除和德里达的涂抹),而构境之存在就是当下同体发生的构序与解构性。情境之在不存留,只是每每辛苦的重建。当然,在现实历史事实中,构境存在通常是与他性镜像伪构境(幻象)同体共在的。

[3]Bernard StieglerLa Technique et le temps,Tome 1: faute d’Épiméthée.Éditions Galilée, 1994,Paris. Tome 2: La désorientation.Éditions Galilée, 1996,Paris. Tome 3: Le temps du cinéma et la question du mal-être.Éditions Galilée, 2001,Paris. []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第1卷,裴程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2卷,赵和平等译,译林出版社2010年版;第3卷,方尔平译,译林出版社2012年版。

[4]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德国著名哲学家。出生于德国西南巴登邦(Baden)弗赖堡附近的梅斯基尔希(Messkirch)的天主教家庭,逝于德国梅斯基尔希。代表作为:《那托普报告》(1922);《存在与时间》(1927)》;《哲学论稿——自本有而来》(1936-1938)等。关于我对海德格尔的研究可参见拙著:《回到海德格尔:本有与构境》(第一卷,走向存在之途),商务印书馆2014年版。

[5]构序(ordering,创序),是我在1991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在复杂性科学中,构序即负熵。构序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物质生产力同义,是指人类通过具体的实践历史地构成特定物质存在层系的人的社会存在的带矢量的有序性2009年,我在构境论的基础上再一次确认了这一概念与主体性的劳动塑形活动和客观的主体活动关系、塑形物的链接构式不同,生产创序是整个社会生产过程中活生生表现出来的特定组织编码和功能有序性,或者叫保持社会存在消除其内部时刻发生的坠回到自然存在无序性熵增力量的有序性负熵源。社会历史存在中的创序能力是由劳动塑形为主导的整合性的社会创造能力,这种创序能力随着社会生产的日益复杂化而丰富起来。参见拙文:《实践构序》,载《福建论坛》1991年第1期;《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创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11期。

[6] []海德格尔:《技术的追问》,《海德格尔选集》,孙周兴编,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版。

[7]德里达(J. Jacques Derrida 1930 -2004法国著名哲学家、解构主义思潮创始人。生于阿尔及利亚。19岁时赴法国就学,19561957年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20世纪60年代成为《泰凯尔》杂志的核心人物。60年代末,与该杂志分裂。后一直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任教。曾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和耶鲁大学的访问教授后为法国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文字语言学》(1967)、《声音与现象》(1967)《写作与差异》(1967)、《散播》(1972)、《哲学的边缘》(1972)、《立场》(1972) 《人的目的》(1980)、《马克思的幽灵》(1993)等

[8]凯瑟琳·马拉布(Catherine Malabou1959-):巴黎第十大学、英国金斯顿大学教授。主要论著有:《黑格尔的未来》(the Future of Hegel1996)、《可塑性》(Plasticité1999)《反其道而行之:与雅克·德里达同行》(Counterpath1999)、《海德格尔的变化》(Le Change Heidegger2004)等。

[9]朗西埃(Jacques Rancière, 台译洪席耶1940-):法国当代著名思想家,欧洲后马克思思潮的代表人物。朗西埃1940年出生于阿尔及尔,曾经为阿尔都塞的学生,1965年,参与写作《读资本论》。曾任法国巴黎八大哲学系主任,现为荣誉哲学教授。主要著作:《阿尔都塞的教训》(1974)(《劳动者之夜:十九世纪法国劳工的幻想》(1981)、《哲学家及其贫乏》(1983)、《歧义:政治与哲学》(1995)、《美学的政治:可感性的分配》(2000)等。

[10]巴迪欧(Alain Badiou1937)当代法国著名哲学家后马克思思潮的代表人物。巴迪欧1937年出生于摩洛哥的拉巴特。1956年,巴迪欧考进了巴黎高师,并在1964年获得了索邦大学的教师资格。应该说,他是阿尔都塞后来最有出息的学生之一。在巴黎高师期间,巴迪欧除去听课,还直接参加了阿尔都塞的研讨班。他和巴里巴尔、朗西埃、马切雷等人一样,也是阿尔都塞的名著《读〈资本论〉》的撰写者。1967年,巴迪欧被阿尔都塞邀请去参与了他所主持的科学家的哲学课堂 1968年五月风暴中,巴迪欧在文森尼大学期间参与了一个激进的毛主义性质的革命小组,法国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联合组织,并与阿尔都塞决裂。其间,他还带人冲击了德勒兹的课堂。70年代求末,他转向拉康哲学。目前,他与朗西埃、齐泽克和阿甘本等是欧洲最重要的后马克思思潮代表人物。其代表性著作有:《模式的概念》(1972);《矛盾理论》(1970年);《论意识形态》(1976);《黑格尔辩证法的理性内核》(1978);《主体理论》(1982);《存在与事件》(1988);《第二哲学宣言》(2009)等。

[11]巴里巴尔(Etienne Balibar,1942):法国著名哲学家。1965年,曾经与阿尔都塞共同撰写《读〈资本论〉》一书,现为巴黎第一大学哲学系和美国加洲大学教授。主要著作有:《历史唯物主义的五种设置》(1974)、《论无产阶级专政》(1977)、《斯宾诺莎与政治》(1985)、《为阿尔都塞的写作》(1991)等。

[12]安东尼奥·奈格里(Antonio Negri, 1933 - ) :意大利激进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左翼思想家和活动家。早年在帕多瓦大学受教育, 毕业后曾在大学任教。1956年加入意大利工人社会主义党, 20世纪60年代转向马克思主义, 是意大利工人自治运动的领导者和思想领袖。19794月,奈格里与其它自治运动的领导人同时被捕,被控告是红色旅后台,且计划杀害了当时的意大利总理阿尔多·莫罗以及策划颠覆政府。之后,奈格里流亡到法国后,受到了密特朗法令的保护,他在文森大学(巴黎八大)和国际哲学学院与德勒兹、福柯和德里达等人共事,直到1997年。在要求把刑期从30年缩短到13年后,奈格里回意大利服刑。在狱中奈格里出版了他大多数最有影响力的著作,其中最有名的就是与美国学者迈克尔·哈特合著的《帝国》(Empire, 2000)。之后,奈格里又与哈特合作出版了三部曲的后两部《诸众》(Multitude: War and Democracy in the Age of Empire2004)和《大同世界》Commonwealth, 2011)。奈格里其他著作有: 《马克思超越马克思》Marx Beyond Marx: Lessons on the Grundrisse1991 ) 《革命时代》(Time for Revolution2005) 等。

[13]榎原均(えばら きん,户籍名境毅さかい つよし,1941-):日本左翼学者。1959年考入京都大学理学部,后中途退学。1960年作为“共产主义者同盟”成员参加反对日美安保斗争,之后参加70年反安保运动以及学生运动,1976-1983年入狱7年。主办理论杂志ASSBAlternative Systems Study Bulletin,选择性系统研究公报。代表作为:《﹤资本论﹥复权:宇野经济学批判》(1978)、《苏联经济学批判》(1982)、《﹤资本论﹥的核心》(2014)等。

[14]李丹:《被大数据裹挟的人类没有未来》,《澎湃新闻》,2015311

[15]阿多诺(Theodor Wiesengrund Adorno 19031969),德国著名哲学家、社会学家、音乐理论家。

[16]阿尔都塞(Louis Althusser 19181990):法国著名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家。主要著作:《孟德鸠斯:政治与历史》(1959);《保卫马克思》(1956);《读资本论》(1965);《列宁与哲学》(1968);《为了科学家的哲学讲义》(1974);《自我批评材料》(1974);《立场》(1978);《来日方长》(1992)等。

[17]朗西埃这本书的全名为《无产者之夜:十九世纪法国劳工的梦想》(La nuz't des proletaires1981)。

[18] “五月风暴French Revolution of May)指发生于1968年由学生运动导引的法国巴所爆发的全国社会运动。整个过程由学生运动开始,继而演变成整个社会的危机,最后甚至导致政治危机。1968322,因与学校的矛盾,巴黎农泰尔文学院(现为巴黎第十大学)学生于占领了学校。骚动很快波及整个巴黎大学。53警察进驻巴黎大学,驱赶集会学生,封闭学校。566000多名学生示威,与警察发生冲突,结果600多人受伤,422人被捕。外省城市也发生骚动。510深夜,学生在拉丁区巴黎索尔邦大学与向街垒冲锋的警察又发生大规模冲突,360余人受伤,500多人被捕,100多辆汽车被焚毁。骚动很快波及外省城市。随着冲突的扩大,法国工会与左派政治人物开始声援并且加入学生运动(例如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Francois Maurice Marie Mitterrand,法国第四共和国的总理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Pierre Mendès France),到513就达到大约二十万人。而514起,法国整个社会则陷入瘫痪状态,九百万人响应进行罢工,并且占领工厂。至此,五月风暴已经演变为一场涉及全社会的政治危机。更重要的是,这场激进的学生运动迅速波及到整个欧美地区,形成了特有的革命的60年代

[19]李丹:《被大数据裹挟的人类没有未来》,《澎湃新闻》,2015311

[20]我的构境论概念,与构序相反,袪序是指一种原有的有序性的破坏和消除,接近斯蒂格勒喜欢的热力学中的熵概念。

[21]李丹:《被大数据裹挟的人类没有未来》,《澎湃新闻》,2015311

[22]郑琳:《专访哲学家贝纳尔:要警惕人们利用人工智能谋取暴利》,《钱江晚报》2016320

[23]法国的中学生在升入高中以后开始分科,根据个人的爱好和专长选择文科、经济或者理工科。但是无论是哪一科的学生,哲学都是必修课。尽管许多欧洲国家都在西方哲学的发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但将哲学列为中学必修课仍属少数。目前只有法国、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四国将哲学列为中学必修课程。在法国的国民教育中,哲学学习不仅是法国公民的权利,也是他们的义务。法国哲学教育的重要目标是避免公民在参与公共事务时,停留在简单的喜恶直觉上,而是能够思考政策的合理性、评估政策的得失。以下《欧洲时报》上刊登的法国2016年大学入学考试中的各科类不同哲学试题组:

文学类考题1、我们的道德信念是建立在经验基础之上的吗?2、欲望从本质上说是没有限度的吗?3、解释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64年著作《真理与政治》(Vérité et politique)节选:不存在任何独立于意见和解释的事实?一代一代的历史学家和历史哲学家难道没有证明,因为首先要从纯事件的混沌中提取出事实,所以不先对事实作出解释就根本无法观察事实?

经济类考题1、我们总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吗?2、为什么有必要学习历史?3、解释勒内·笛卡尔(René Descartes1644年著作《哲学的原则》(Principes de la philosophie)节选:我们知道错误出于我们的意志,而没有谁愿意受到欺骗,所以我们可能不得不惊讶于这样的事实,我们的判断会出错。但是应当注意,愿意受骗和愿意接受那些往往导致我们受骗的意见之间存在着区别。

科学类考题1、工作少就是生活得好吗?2、必须通过论证才能获得认知?3、解释尼科洛·迪贝尔纳多··马基雅弗利(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1532年著作《君王论》(Le Prince)节选:我不否认以下的事实:很多人认为,并且依旧认为,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受上帝和命运控制的,人类虽然拥有智慧,却不能改变事物,也不能对它们作出任何改进。因此,我们可能要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必白费力气,让命运来主宰一切。

工程类考题1、为了实现公正,服从法律就足够了吗?2、我们总能论证我们的信仰吗?3、解释莫里斯·梅洛-庞蒂(Maurice Merleau-Ponty1948年著作《漫谈》(Causeries)节选:即使在描绘真实对象的时候,画家的目的也绝不是展现对象,而是在画布上创造出自己希望的画面。人们通常在绘画主题和画家的作画方式之间做出区分,从审美经验出发来看,这种区分并不合理。(上述资料援引自法国《欧洲时报》官方微博)。

[24]刘放:《贝尔纳·斯蒂格勒:从抢劫犯到蓬皮杜总监》,《广州日报》20081031

[25]斯特芳•马拉美(Stephane Mallarme)(1842-1898):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和散文家。著有《诗与散文》、诗集《徜徉集》等。马拉美是象征主义的领袖人物,在艺术手法上受到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的深刻影响,主张寻求用暗示表达内心的印象,而不是直接陈述。他每一首诗的创作都围绕一个核心符号、观念或暗喻,然后使用其从属的意象阐明并发展诗的主题。他最有名的作品包括《希罗狄亚德》(1869年)和《牧神的午后》(1876年),后者启发了德彪西的同名音乐诗曲。

[26]李丹:《被大数据裹挟的人类没有未来》,《澎湃新闻》,2015311

[27]人们对那些没有经过正规哲学专业训练的民间哲学家的戏称。

[28]郑琳:《专访哲学家贝尔纳:要警惕人们利用人工智能谋取暴利》,《钱江晚报》2016320

[29]德里达(J. Jacques Derrida 1930 -2004法国著名哲学家、解构主义思潮创始人。生于阿尔及利亚。19岁时回法国就学,19561957年在美国哈佛大学深造。20世纪60年代成为《泰凯尔》杂志的核心人物。60年代末,与该杂志分裂。后一直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任教。曾任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和耶鲁大学的访问教授后为法国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著作有:《文字语言学》(1967)、《声音与现象》(1967)《写作与差异》(1967)、《散播》(1972)、《哲学的边缘》(1972)、《立场》(1972) 《人的目的》(1980)、《马克思的幽灵》(1993)等

[30]刘放:《《贝尔纳·斯蒂格勒:从抢劫犯到蓬皮杜总监》,《广州日报》20081031

[31]他性镜像阶段,是我在2007年出版的《回到列宁》一书中提出的构境论思想史解读模式的第一阶段,即一个思想家在其初始学术奠基中,一般都会是采取无意识认同于自己老师的观念或基始性典籍的方式起始一种他性镜像阶段。参见拙著:《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53-54页。

[32]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19261984):法国当代著名哲学家、历史学家。主要代表作:《古典时代的疯狂史》(1961);《临床医学的诞生》(1963);《词与物——人文科学考古学》(1966);《认知考古学》(1969);《规训与惩罚》(1975);《性史》(19761984);《生命政治的诞生》(1978-1979)等。

[33]加斯东·巴什拉(Gasston Bachelard,1884-1961),法国哲学家和科学史学家。早年曾攻读自然科学,1927年获文学博士学位,1930年起先后任第戎大学、巴黎大学、巴黎高师教授,1955年以名誉教授身份领导科学历史学院,并当选为伦理、政治科学院院士,1961年获法兰西文学国家大奖。代表论著有:《新科学精神》(1934);《科学精神的形成》(1938);《火的精神分析》(1938);《梦幻诗学》(1961)等。

[34]乔治·康吉莱姆(Georges Canguilhem19041995):法国著名科学史学家和哲学家。巴什拉科学史和认识论研究的后继者。1924年进入巴黎高师,后来研究医学,1943年获医学博士。曾任巴黎索邦大学(Sorbonne科学史研究的所长。福柯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主要代表著作:《正常与病态》(1943)等。

[35]吉尔伯特·西蒙栋(Gilbert Simondon,19241989):当代法国著名技术哲学家。1944年至1948年在巴黎高等师范学校攻读哲学专业,1958年他在乔治·康吉莱姆的指导下通过博士论文《形式与信息概念中的个性化》(L'individuation à la lumière des notions de formes et d'information)。1960年至1963年他在普瓦提埃大学任教,1963年至1969年在巴黎大学人文科学院工作,19691984年到巴黎第五大学并创建了亨利·皮罗恩(Henri Piéron)“普通心理学和实验技术”研究所。主要代表作:《技术客体的存在形式》(Du mode d'existence des objets techniques1958);《个体及其肉体-生物起源》(L'individu et sa genèse physico-biologique1964);《心理与集体个性化》(L'individuation psychique et collective1989)等。

[36]构式(configurating)系我在2009年从建筑学研究领域中的空间句法(Space Syntax)理论中挪用来的概念。我当时是想用其指认指人与物、人与人主体际的客观关系系列及其重构(再生产),这是人类生存超拔出动物生存最重要的场境关系存在论基础与有目的、有意图的主体性的劳动塑形不同,关系构式往往是呈现为一种受动性的结构化的客观结果。它既是社会生活的场存在形式,又是社会空间的构序。参见拙文:《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创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年第11期。

[37]延异(Diffêrance)为德里达自造的词,由法文“差异”(diffêrence)的改变而来,德里达在此模仿海德格尔对Sein存在)的改造——Seyn(存有),将diffêrence中的后一个e改成a,以构成一个新词diffêrance,以证伪传统的逻格斯中心主义中假设的不变意义的在场性,一切意义都延迟到场和差异性再现的,即延异。

[38]麦克斯·霍克海默Max Horkheimer18951973):德国著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法兰克福学派创始人之一。代表作有:《传统理论和批判理论》(1937)、《启蒙的辩证法》(与阿多诺合著,1947)、《理性之蚀》(1947)、《论自由》(1962)、《工具理性批判》(1967)、《批判的理论》(1968)等。

[39]破境,我在《发现索恩-雷特尔》一书新生成的概念。对应于思想构境的突现发生,理论批判的核心将不再是一般的观点证伪,而是彻底瓦解批判对象的构境支点,从而使某种理论构境得以突现的支撑性条件彻底瓦解。破境是故意造成的,它不同于通常在思维主体暂时离开思想活动和文本解读活动现场时发生的构境与消境。我们处于睡眠状态或一个文本静静地躺在书架上时,思想构境是不存在的,每一次鲜活的学术构境都是随着我们的主体苏醒和思想到场重新复构的。从不例外。

[40][]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第1卷),裴程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0页。

[41]塑形(formating):我的构境论概念,意指给予物性存在或观念一种特定的构成方式。

[42]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19151980):法国文学批评家、文学家、符号学家和后现代哲学家。主要代表著作:《写作的零度》(1953);《神话学》(1957);《S/Z》(1970年);《明室》(1977)等。

[43]蒙太奇(Montage)原为建筑学术语,意为构成、装配。在电影理论中,蒙太奇是“剪接”的意思,也是一种电影中镜头组合的理论。蒙太奇基本上是俄国导演发展出来的理论,是由普多夫金根据美国电影之父格里菲斯的剪辑手法延伸出来,然后艾森斯坦也提出了相关性的看法。普氏认为两个镜头的并列意义大于单个镜头的的意义,甚至将电影认为镜头与镜头构筑并列的艺术。少用远景而用大量特写的连接造成心理,情绪,与抽象意念的结果。艾森斯坦则受俄国辩证性哲学思维的影响,认为镜头间的并列甚至激烈冲突将造成第三种新的意义。当我们在描述一个主题时,我们可以将一连串相关或不相关的镜头放在一起,以产生暗喻的作用,这就是蒙太奇。作为曾经学习电影导演理论的斯蒂格勒,将蒙太奇理论进一步延伸到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的批判中,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的观点。

[44]筑模(modeling)一语是我从英国科学社会学家皮克林那里挪用的。它指当下地、功能性地生成一种模式,用以更精准地呈现马克思原先用生产方式观念试图表达的意思。当然,筑模也同样发生在更复杂的思想逻辑构序之中。筑模是一种融于实践和思想活动之中的功能结构,它就是动态的构序活动,正是它不断创造着社会存在和观念进化的负熵源参见拙文:《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创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11期。

[45] 20176月,前来参加南京大学“第四届当代资本主义国际研讨会”的斯蒂格勒告诉我,《技术与时间》的第四卷近期很快会完成。

[46]Bernard StieglerDe la misère symbolique: Tome 1,L'époque hyperindustrielleDe la misère symbolique: Tome 2, La Catastrophè du sensible.2004-2005.

[47] Bernard StieglerMécréance et Discrédit: Tome 1, La décadence des démocraties industriellesMécréance et Discrédit: Tome 2, Les sociétés incontrolables d'individus désaffectésMécréance et Discrédit: Tome 3, L'esprit perdu du capitalisme.2004-2006.

[48] Bernard StieglerConstituer l'Europe: Tome 1, Dans un monde sans vergogneConstituer l'Europe: Tome 2, Le motif européen.2005.

[49] Bernard StieglerPour une nouvelle critique de l'économie politique ,2009.

[50] Bernard StieglerEtats de choc: Bêtise et savoir au XXIe siècle.2015.

[51] Bernard StieglerLa société automatique: Tome 1, L'avenir du travail.2015.

[52][]斯蒂格勒:《技术与时间》(第1卷),裴程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版,第100页。

[53]斯蒂格勒这里的“无产阶级化”构式完全异质于马克思原先在经济所有制关系中的没有生产资料的劳动者的贫困性构境,而主要转境为一般个人主体认知能力的缺失。依他的观点,“无产阶级化”的前两阶段分别为:一是19世纪的资本主义工业生产中,劳动者失去了原来在手工艺生产中那种技能与劳动的总体性,机器化大生产成了科学技术的对象化过程。二是到了20世纪,资本主义的超级工业的发展,进一步剥夺了所有消费者的生存认知力。

[54]巴塔耶(Georges Batalle18971962):当代法国著名哲学家。1897910生于法国比昂。1814年,17岁的巴塔耶接受了洗礼,开始信奉天主教。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巴塔耶于1916年应征入伍,次年因病退役。1918年,巴塔耶通过大学入学考试,进入国立古文书学校学习。1922年文书学校毕业后,被任命为巴黎国立图书馆司书。他于1929年创立《实录家》杂志,1936年创立《阿塞法尔》杂志,1946年创立《评论家》杂志。196278,巴塔耶因病逝世于巴黎。其主要代表作为:《太阳肛门》(1931);《耗费的概念》(1933);《内在体验》(1943);《被诅咒的部分》(第部分,19491951);《关于尼采》(1945)等。

[55]此讲义已经斯蒂格勒教授授权,由张福公博士完成翻译,即将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56]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18921940):德国现代卓有影响的思想家、哲学家和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家。1892出生柏林的犹太富商家庭,1910年开始发表文章,写诗。1914年进入柏林自由大学学习,1917年转入慕尼黑大学1920年以《德国浪漫派的艺术批评》一文,获得慕尼黑大学博士学位。其主要代表作:、《德国浪漫派的艺术批评的概念》(1920)、《歌德的<亲和力>》(1923)、《德国悲剧的起源》(1923),以及传世名作《巴黎拱廊街》(1927)、《单向街》(1928)等。

[57]索恩-雷特尔(Alfred Sohn-Rethel1899-1990):德国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家。1921年毕业于海德堡大学。1920年,与恩斯特·布洛赫成为朋友,1921年结识本雅明。1924-1927年间,在意大利与法兰克福学派的克拉考尔和阿多诺接近。但由于霍克海默的反对,始终没有成法兰克福学派的成员。1928年获得哲学博士学位。1937年,他通过瑞士和巴黎移居英国。1978年,索恩 - 雷特尔被任命为不莱梅大学的社会哲学教授。代表作:《商品形式与思想形式》1971)、《德国法西斯主义的经济和阶级结构》(1973、《认识的社会理论》1985)、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1921-1989)、《货币:先天的纯粹铸币》1990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