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新书推荐 | 张一兵:《革命的诗性:浪漫主义的话语风暴》

革命的诗性 : 浪漫主义的话语风暴

图书信息

作者: 张一兵

出版社: 南京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瓦纳格姆《日常生活革命》的构境论解读

出版年: 2021-9

页数: 470

瓦纳格姆与德波

本书是关于法国情境主义者鲁尔·瓦内格姆的名著《日常生活的革命》的构境论解读。文本思境的复构一改过去学术论著的灰色干枯色调,以感性的文字和故事,重现了以五月风暴为起点的欧洲激进青年内心中的革命思想他者。瓦内格姆的批判剑锋所指,为当代资本主义景观社会中的日常生活麻木苟生现象,在自发的个人创造性的照妖镜之下,抖落出资产阶级隐性支配人们的消费意识形态脑浆搅拌机、景观万花筒和小事情异化薄片。瓦内格姆主张,用革命的诗意打碎量化、抽象中介和角色游戏的统治,真正在生活的本真意志中重获“活着”的意义。《日常生活的革命》是一本错得有水平的书,拾出珍珠,去除污泥,是本书的基本任务。本书史料丰厚、思想深刻、语言生动,且不乏批判性的间距,是了解《日常生活的革命》一书的有趣入门读物。

作者简介

张一兵(本名张异宾) 男,1956年生于南京,祖籍山东茌平。1981年8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哲学博士。现任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哲学系博士研究生导师。代表性论著有:《神会波兰尼——意会认知与构境》(上海人民出版社2021年版);《回到马克思——经济学语境中的哲学话语》(江苏人民出版社,2020年第4版);《物象化图景与事的世界观——广松涉哲学的构境论研究》(天津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不可能的存在之真——拉康哲学映像》(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修订版);《遭遇阿甘本——赤裸生命的例外悬临》(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发现索恩-雷特尔——先天观念综合发生的隐密社会历史机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版);《无调式的辩证想象——阿多诺〈否定的辩证法〉的文本学解读》(江苏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版);《回到福柯——暴力性构序与生命治安的话语构境》(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回到海德格尔——本有与构境》(商务印书馆,2014年版第1卷);《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文本的深度耕犁》(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1卷、2008年第2卷、2019年第3卷)等。

编辑推荐

瓦纳格姆的《日常生活的革命》,是十多年前作者介绍情境主义国际时,与德波的《景观社会》一起,译过来的书。时隔十载,国内学术界对这本书还没有“应有”的学术反应,于是作者决定再写一本解读性的小册子,希望瓦纳格姆诗性话语背后的那些深刻的透视呈现于世。本书质量良好,引据详尽,将瓦纳格姆诗句中对当代资产阶级日常生活苟生现象的透视集中地展示出来,对国内了解情境主义国际的思想本质有一定的帮助。

精彩评论

先锋艺术是一项危险的职业。

——沃尔曼

创造性的思想和智慧,只有与“未知、不可预料、偶然、惊奇、失序和不可能”相遇时,才能被激活,这就是把不可能变得可能,把不可知变得可知。

——约恩

赫伊津哈认为,能够和“日常生活”(其特征是无责任感)相对抗的,就是游戏活动的临时和自由的领域,我们也认为,需要尽力创造有利于这一游戏的自由领域全面发展的条件。

——《冬宴》

对艺术的超越,通向生命的自由建构。对景观的批判,也就是对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作为具体的谎言,一个颠倒的异化世界观——消费意识形态的消费的批判。所有人都生活在这个景观的和真实的商品消费中,在消费景观、被动性、意识形态的谎言中过日子,这是因为“这不是剥夺,而是更富裕地剥夺”。

——德波

目录

引子:活着与苟生的批判辩证法

第一章 物性的苟生与诗意的活着

1、平庸日常生活中的非总体的人

2、资产阶级世界多重断裂重塑日常生活苟生

3、消费意识形态的脑浆搅拌与景观万花筒

4、红色五月风暴:走向诗意生存的革命

第二章 他者幸福:日常生活中的微观异化薄片

1、平庸的日常生活:瞬间发生的小事情异化薄片

2、我羡慕故我在:不知人变形为东西的屈辱苟生

3、无面孔的苟生之人:面对面共在中的孤独

第三章 苟生的社会异化的痛苦

1、布尔乔亚:最坏的“痛并快乐着”!

2、苟生:流水线上的灰头土脸与悬空预支的虚假富裕

3、推倒日常生活迷墙的第三种力量

第四章 日常生活苟生的政治经济学批判

1、看不见的贫困:消费狂欢苟生中的物役性

2、客体人:从献祭式交换到量化的交换

3、资产阶级“看得见的手”与技术乌托邦幻象

第五章 碎片化的量与颠倒的抽象中介

1、碎片化权力与数量成为统治

2、抽象的中介成为上帝

3、符码=消失点:词语意识形态场中的争夺战

第六章 异化苟生中的分离、表象与角色

1、资产阶级世界中的诱惑与分离

2、组织化的外观:建构虚假现象的景观

3、不讨喜的角色:不是我自己的异化苟生

第七章 外化的认同与没有灵魂的名分份

1、被控制的认同:消费社会中的“斯容帝测验”

2、补偿与准入:角色游戏中的幻觉

3、景观生产中的专家与非人的名分份

第八章 反抗的本体论:以诗歌与游戏对抗腐败的世界

1、拒绝与超越资产阶级的碎片权力

2、失败的虚无主义拒绝与达达革命

3、颠覆景观统治的先锋艺术与革命游戏

第九章 激进主体:诗意的自发创造性

1、颠倒视角中的唯意志论

2、被操控的创造性与真实的创造性

3、个人创造性:自生性和诗意的质性

第十章 新无产阶级:无奴隶的主人

1、比较性的权力奴役史:统治、剥削和控制

2、用诗意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

3、反对资产阶级的角色:儿童般任性的天真

第十一章 本真时-空中的失去与重新获得

1、儿童本真时间的丧失

2、封建的统一时-空与资产阶级碎片时-空

3、建构活着的瞬间、消除景观幻象、纠正苟生往事

第十二章 激情与计划的革命辩证法

1、实现、交流与参与三者统一的辩证法

2、打破景观他者:主体性的自我拯救

3、爱的激情:交流计划的革命性重建

4、游戏与异轨:参与计划的革命性重建

5、走出世界缝隙的蔷薇革命

本书参考文献

后记

瓦纳格姆

序言先享

在情境主义国际[1]的先锋革命艺术运动中,有一位典型的诗人革命家——鲁尔·瓦内格姆(Raoul Vaneigem)[2]。之所以史上留名,因之于他写下了在巴黎红色五月风暴[3]中遭左翼学生热捧的《日常生活的革命》[4]一书。然而令人遗憾的事实为,此书的中译本自2008年出版以来,竟然很少有人关注它。[5]他的一句“让想象力夺权”(L'imagination prend le pouvoir),成为那场“蔷薇花革命”的标志性口号之一。瓦内格姆,是一位得到列斐伏尔[6]赏识的激进诗人,前者读到后者关于诗意瞬间的论述后,直接上门自荐。列斐伏尔又将其推荐给德波[7],使瓦内格姆成为情境主义国际的一员。但真的不知道,当后来情境主义者指责列斐伏尔“剽窃”他们的思想时,瓦内格姆站在哪边。[8]

从哲学学理上看,瓦内格姆显然是一位有着典型的唯心主义唯我论者嫌疑的思想家。是的,你没有看错,瓦内格姆是唯心主义,因为,他用以批判当代资产阶级世界和起来革命的理论支撑,竟然是个人自发的主体创造性和浪漫主义的诗意构序,这使得他有些像今天重生的那个尊崇“唯一者”的诗化后的施蒂纳[9]。这多少让他在场于当代欧洲左翼思想史那个特定的“红五月”断裂处时,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很多年以前,马克思曾经嘲笑过那些成天盯着自己脚上鸡眼的唯我论者;而情境主义国际内部的同志们,也公开地嘲讽瓦内格姆是一个盯着自己肚脐的唯我论者。可能,心大的瓦内格姆是在诗人的另类性场境中平抚这种攻击的。不过,有趣的是,在瓦内格姆的文本中,我们还不时看到一种从现实经济关系出发,深刻透视当代资产阶级世界日常生活本质的眼光,这也就是说,瓦内格姆自己的思想构境中,也并不总是一个简单的“唯我论”狂人,有时候,我们也会遭遇一位冷静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学者。换一种方式说,我认为,在瓦内格姆的理论构境中客观地存在着两种逻辑构式:一是他自己公开标注的主观唯心主义个人唯我论,第一人称的“我”时常以诗人自己的感性体验直接在场,这通常出现在瓦内格姆描述对资产阶级日常生活苟生的价值审判和革命主体性的场合;二是当他客观地分析当代资产阶级日常生活背后的资本主义生产进程新发展和商业交换关系时,却非常深刻地表现出接近历史唯物主义的关系场境论。这也就是说,瓦内格姆的思想构式是内嵌着异质性的。这让我们在面对这一文本时,经常会觉得是在与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对话。并且,瓦内格姆自己对这种精神主体分裂和逻辑倒错竟然是无意识的。这是我们在进入瓦内格姆的思想构境时,应该留心注意的。

可以说,瓦内格姆的《日常生活的革命》一书,并不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科学学术著作。它的错误过于明显,所以,可能会被过于一本正经的学术界所轻视和否定。在整个西方马克思主义或后马克思思潮的思想史筑模进程中,它也并没有提供什么真正原创性的学术话语构式。这是大多数戴着知识论有色眼镜的读者,失望地远离它的主要缘由。但在我看来,瓦内格姆的这本书在对当代资产阶级消费社会和景观世界的批判中,的确生成了一些非常深刻的透视性批判认识论的观点,关键在于,这种批判通常是用诗性的话语塑形起来的,生动而奇特。我想,这也是这本书会与德波的《景观社会》(La Société du Spectacle,1967)[10]一起,成为透视感性的五月革命中那个难以理解的思想他者[11]的原因。[12]恐怕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会在众人轻看瓦内格姆的地方,从逻辑指缝流下的遗弃瞬间,接住这本《日常生活的革命》。以故事的构境方式打开它,让瓦内格姆的革命诗意和久违的浪漫主义重新在场。

其实,从1968年法国巴黎的红色五月风暴到今天的奇奇怪怪的“黄背心运动”[13],在观察欧洲当代激进文化批判和革命实践进程中,的确存在着一条我们传统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域无法直达的历史地下道,即马克思主义的先锋艺术思潮,恐怕这是在我们传统革命史话的宏大叙事构式中看不到的遮蔽之处。通过必要的“黑暗考古学”(福柯语)研究,让其在场于光亮的学术聚光灯下,应该不失为一种重要的补白努力。当然,我提出要面对和思考德波和瓦内格姆的情境主义国际的马克思主义先锋艺术实践,并非想以此代替批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科学认识论,而只是希望在我们熟知的左翼认知型之外,看一眼绝弃资产阶级世界的诗人们的愤怒与青年人被压抑后的主观情绪世界。如同瓦内格姆所说,“如果说我在写作,这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为了别人而写’,也不是为了使自己摆脱他们的幽灵!我将词语一个个连接起来,是为了爬出孤独的深井”。[14]孤独的深井,这正是今天都市化现代资产阶级景观世界中苟生的每一个人的悲惨境地。原来,我们会用井底之蛙来嘲讽那些看不见更大世界的目光短浅之人,可是,如果今天让我们从洞穴影像回望到的无比宏大和复杂的光亮世界,就是由无脸景观制造出来的奇妙幻象,跳出直接的井底,就是重新坠入那种数字化赋型[15][智能手机屏上的脸书(Facebook)和微信]的超真实取代现实存在时挖掘的无形深渊,知道《资本论》的我们,仍然是爬不出去的。今天,我们真的解释不了,自己坐在父母的身边,可为什么会低头于智能手机中的刷屏异化;明明知道自己真实需要的人,为什么会沦为“11.11”的剁手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为什么会淹死在低俗的“抖音”网红视像之中。今天的世界,除了政治正确和科学理性,活在日常生活中的“我们”到底是由什么支配的?透彻一些说,“我思故我在”到底为什么敌不过“我羡慕故我在”(瓦内格姆语)?而这一切,正是德波和瓦内格姆等情境主义国际的革命艺术家们很早就开始思考和追问的事情。破境[16]的钥匙为,我们无法面对的事情,恰恰因之于我们无意识地迷失和深陷其中。

作为诗人的瓦内格姆的文字是有灵魂、有血性的。这是欧洲激进话语中并不多见的可贵生命本有。他对当代资产阶级景观世界中日常生活苟生者的愤怒,多半出自革命的浪漫主义激情。可以肯定地说,他并没有系统研读过马克思主义的经典文献,也不会深入地把握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甚至,他成为列斐伏尔的粉丝,也并非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信念,而是后者始终高举的新人本主义[17]旗帜,以及列斐伏尔中断平庸日常的诗意创制瞬间。作为情境主义国际的成员,瓦内格姆手中的武器,不像德波还有一些具象实存的新浪潮电影或者其他情境主义革命者的先锋美术和另类建筑设计,而是完全空灵的诗境。他让远离现实的此-彼隐喻构式重回直接性的现实,很深地洞穿我们今天遭遇和现代性都市焦虑,讲出了所有人在麻木苟生中的莫名不快的缘由,我觉得,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功绩。很多年之前,列宁在“伯尔尼笔记”中曾经将唯心主义比作有着纤细根茎的娇艳花朵,片面而深刻。有时,我们可能真的需要一些工具理性之外的主观诗性觉识。恐怕,在诗境中,我们才会直觉到自己是否活着像个人。重新学会感动,有时,比观点正确更重要。

也是为了让读者能够顺利进入瓦内格姆和《日常生活的革命》的特殊思想构境背景,我加写了一个引言。向读者介绍那个始终被遮蔽于艺术先锋思潮中的转向马克思社会批判理论的情境主义国际。在很多年以前,我第一次读到德波的《景观社会》和他那些令人恼怒的反电影的影片时,就被其极富冲击力的批判精神所深深震撼。这些年,我们虽然在译介和研究上做了一些努力[18],但总觉得缺少一些完整的历史分析和必要的方法论深究。特别是在国内外许多关于情境主义国际的评介中,一些人刻意遮蔽这一重要左翼艺术思潮的马克思主义色彩,现有的大量对德波等革命艺术家的讨论,肤浅得令人伤心。我想,地下的德波如果看到这些评论,依他的脾气,肯定会愤怒地爬起来对自己的脑袋再多开几枪的。特别是许多论者根本无法真正理解发生于那个时代中的“漂移”、“异轨”、“情境建构”等革命艺术实践的意义,更不要说进入景观拜物教批判和对当代资产阶级消费意识形态的深刻批判认识论透视中的马克思主义立场。

写这本小册子,真没有什么深思熟虑的逻辑构架,也没有任何先在的观念引导,在文本解读部分,只是跟着诗人的诗境,一路下来。他在批判当代资产阶级消费社会和景观世界中表现出来的机智和深刻之处,我会敬佩;他对平庸日常生活苟生者的深深同情和躲在感性词语下的哭泣,我会为之感动;他不同于所有传统批判话语的激进诗性词语游戏,我会惊叹;而对他孩子般的唯心主义的天真,我有时却不忍心下狠手锤打,只是淡淡地说一句“错啦”。

解读瓦内格姆,只有一个想法,让更多的人看一眼我们这个被祛魅世界已经丢失很久的诗意构境,可能,这会是我们逃出这个用知识理性和物性财富伪饰起来的虚假苟生的一种体知通道。

多一种不一样的同志,不是件坏事。在诗中骂败坏的世界,真的很好玩。

张一兵

注释:

[1] 情境主义国际(Internationale Situationniste,IS,1957—1972):法国当代左翼先锋艺术运动。1957年,由居伊·德波(Guy-Ernest Debord,1931—1994)发起,想象包豪斯运动、字母主义国际、伦敦心理地理学协会合并共同创建了情境主义国际。他们继承了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那种以先锋派艺术的方式反抗或改造异化了的西方社会现实的传统,提出今天反对资本主义的革命不再是传统的政治斗争和反抗,而转换为将存在瞬间艺术化的“日常生活的革命”;扬弃异化和反对拜物教变成了艺术家的“漂移”行走实验和心理学意义上的观念“异轨”,这种文化革命的本质就是所谓建构积极本真的生存情境。其实,情境主义也正是由此得名。情境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除了德波,还有切奇格洛夫(常用名伊万)(Ivan Chtcheglov) 、伯恩斯坦 (Michèle Bernstein)、约恩(Asger Jorn) 、瓦内格姆(Raoul Vaneigem) 等人。重要的理论文本有德波的《景观社会》(1967)和瓦内格姆的《日常生活的革命》(1967)等。

[2]鲁尔·瓦内格姆(Raoul Vaneigem,1934-):法国作家,情境主义国际成员。1934年生于法国埃诺省的莱幸市。1952年至1956年在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修习罗曼语语文学,学士论文的研究对象为法国诗人洛特雷阿蒙(原名伊齐多尔·迪卡斯),随后在比利时尼伟勒当地学校教书至1964年。当他读了列斐伏尔的《总和与剩余》和《日常生活批判》等书之后,为此深受震动,于是他写信给列斐伏尔,附上了自己关于诗意的零碎思考,由此结识列斐伏尔。1961年,经列斐伏尔介绍,与德波相识并参与了国际情境主义的活动,1970年11月14日退出。主要代表作为:《日常生活的革命》,Traité de savoir-vivre à l'usage des jeunes générations ,1967)、《快乐之书》(Le livre des plaisirs,1979)和《关于死者统治生者及摆脱这种束缚给生者的致词》(l'Adresse aux vivants sur la mort qui les gouverne et l'opportunité de s'en défaire,1990)等。

[3] “五月风暴”(French Revolution of May)指发生于1968年由学生运动导引的法国巴黎所爆发的全国社会运动。整个过程由学生运动开始,继而演变成整个社会的危机,最后甚至导致政治危机。1968年3月22日,因与学校的矛盾,巴黎农泰尔文学院(现为巴黎第十大学)学生于占领了学校。骚动很快波及整个巴黎大学。5月3日,警察进驻巴黎大学,驱赶集会学生,封闭学校。5月6日,6000多名学生示威,与警察发生冲突,结果600多人受伤,422人被捕。外省城市也发生骚动。5月10日深夜,学生在拉丁区巴黎索尔邦大学与向街垒冲锋的警察又发生大规模冲突,360余人受伤,500多人被捕,100多辆汽车被焚毁。骚动很快波及外省城市。随着冲突的扩大,法国工会与左派政治人物开始声援并且加入学生运动[例如,后来的法国总统密特朗(Francois Maurice Marie Mitterrand),法国第四共和国的总理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Pierre Mendès France)],到5月13日就达到大约二十万人。而5月14日起,法国整个社会则陷入瘫痪状态,九百万人响应进行罢工,并且占领工厂。至此,“五月风暴”已经演变为一场涉及全社会的政治危机。更重要的是,这场激进的学生运动迅速波及到整个欧美地区,形成了特有的“革命的60年代”。

[4] Raoul Vaneigem,Traité de savoir-vivre à l'usage des jeunes générations,Éditions Gallimard, 1967.直译为《论几代青年运用的处世之道》,英译为The Revolution of Everyday Life,即目前国际学界通常意译的《日常生活的革命》。中译本由张新木等译,书名沿用了国际上的通常译法《日常生活的革命》,由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

[5] 此时(2019年),如果从百度上用中文搜索此书的研究性论文和瓦内格姆,你会获得双重零值。

[6] 列斐伏尔(Henri Lefebvre,1901-1991):法国著名马克思主义思想家。1919年在索邦大学学习,获哲学学士学位。1928年加入法国共产党(1958年被开除出党)。1948年加入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从事研究工作。1954年获博士学位。先后在斯特拉斯堡大学(1961-1965,1962年成为斯特拉斯堡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巴黎大学楠特尔分校(1965-1971)、巴黎高等研究专科学校(1971-1973)等任教。代表作有:《辩证唯物主义》(Matérialisme dialectique ,1939);《日常生活批判第一卷:导论》(Critique de la vie quotidienneI,1947);《马克思主义的现实问题》(Problèmes actuels du marxisme,1958);《日常生活批判第二卷:日常性的社会学基础》(Critique de la vie quotidienne II, Fondements d'une sociologie de la quotidienneté,1962);《元哲学》(Métaphilosophie,1965);《现代世界中的日常生活》(Everyday Life in the Modern World,1968);《都市革命》(La révolution urbaine,1970);《空间与政治(城市权利第二卷)》(Henri Lefebvre, Le droit à la ville, vol. 2: Espaceet politique,1973);《资本主义的幸存:生产关系的再生产》(La survie du capitalisme: La reproduction des rapports de production, 1973);《空间的生产》(La production de l'espace,1974);《日常生活批判第三卷:从现代性到现代主义(走向日常的元哲学)》(Critique de la vie quotidienne, III. De la modernité au modernisme (Pour une métaphilosophie du quotidien),1981)等。

[7] 德波(Guy-Ernest-Debord,1931~1994):当代法国著名思想家、实验主义电影艺术大师、当代西方激进文化思潮和组织——情境主义国际的创始人。德波出生于巴黎,幼年父亲早逝。1951年加入字母主义运动,1953年组建字母主义国际,创办《冬宴》杂志。1957年组建情境主义国际,主编《情境主义国际》等杂志。主要代表作有:电影《赞成萨德的嚎叫》(1952)、《城市地理学批判导言》(1954)、《异轨使用手册》(与乌尔曼合作1956年)、《漂移的理论》(1956)、《关于情境建构和国际情境主义趋势的组织及活动的条件》(1957)、《文化革命提纲》(1958)、《定义一种整体革命计划的预备措施》(与康泽斯合作1960)、《日常生活意识变更的一种视角》(1961),《关于艺术的革命判断》(1961),《关于巴黎公社的论纲》(与瓦内格姆合作1962)、《对阿尔及利亚及所有国家革命的演讲》(1965)、《景观商品经济的衰落——针对沃茨的种族暴乱》(1965)、《景观社会》(1967)。1973年,德波根据自己的《景观社会》一书拍摄了同名电影。1988年以后,德波写出了半自传体的著作《颂词》,并继续完成了其《景观社会》的姊妹篇《关于景观社会的评论》(1988),进一步完善了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理论。1994年,德波与布瑞吉特·考那曼合作,完成了自己最后一部电影《居伊·德波——他的艺术和时代》。影片完成之后,当年11月30日,德波在其隐居地自杀身亡,享年63岁。

[8]1962年3月,德波、瓦内格姆和科塔尼(Attila Kot Anyi)在《情境主义国际》第12期上,联合署名发表了《论巴黎公社》一文,这篇文章的内容当然与纳瓦朗的研讨有关。在列斐伏尔那里,因为他自己也是参与研讨的,由此也自然拥有这些思想的原创性。所以,1962年《争鸣》(Arguments)的第27-28期上,他也发表了《巴黎公社》(Sur la commune)一文。1965年,列斐伏尔出版《公社的宣言》(La Proclamation de la Commune) 一书。德波等人认为,列斐伏尔关于巴黎公社观点,未经授权而剽窃了属于他们的观点。这导致了双方最终的分手。在这里,德波等人是够小气的。而德波他们的说法是,“列斐伏尔,他从我们这里得到了很多启发,但并没有‘剥削’或不择手段地利用我们的劳动。他只是在学术计划上有一点点粗俗,因为他在和我们一起进行的集体行动(真正的交流)前退却了”。参见Guy Debord, Œuvres, Paris, Gallimard, 2006.p.635.中译文参见刘冰菁译稿。德波的做法,显然是与他们自己所鼓吹的“剽窃”式异轨观念格格不入的。

[9] 施蒂纳(Max Stirner,1806—1856):德国哲学家。1806年10月出生在德国巴伐利亚。1826—1829年,在柏林和埃尔兰根等地学习哲学和神学。1835年,毕业于柏林大学哲学系。毕业论文《论教育法》没有通过。1839年起,在柏林一所女子中学教书。1842年,曾为青年马克思编辑的《莱茵报》写稿。1856年6月在柏林逝世。其重要论著为:《唯一者及其所有物》(1844);《反动的历史》(1852)等。

[10] Guy Debord,La Société du Spectacle,Éditions Gallimard, Paris, 1967.

[11] 这里的他者(autre)概念是拉康构境的重要批判性概念,这个他者从一开始就异质于海德格尔-萨特式的他人,也不同于列维纳斯的他者,拉康的他者概念的缘起是柯耶夫式的黑格尔镜像关系中的另一个(other)自我意识。拉康的他者概念是特指一种在我们之外的无形力量关系,我们却无思地将其认同为本真的本己性。拉康的他者关系有小、大他者之分:小他者(autre)是指孩子最初在镜像生成的影像自我和周边亲人反指性塑形关系,而大他者(Autre)则是由语言系统建构起来的整个社会教化符码关系。小他者建构了个人自我最初的存在构序意向和具体生存塑形,而大他者则为个人主体建构的本质,我们永远都是“欲望着大他者的欲望”。具体讨论可参见拙著:《不可能的存在之真——拉康哲学映像》(修订版),上海人民出版社2020年版。

[12] 在《日常生活的革命》的第二版序言中,瓦内格姆专门写下了这样一个注释:“这本《日常生活的革命》成书于1963到1965年间。我曾经将手稿寄给了十三家出版社,但都退了稿。伽利玛出版社编委会是最后一个对该手稿进行评审的机构,当时只有雷蒙•格诺(Raymond Queneau)和路易-勒内•德•富莱(Louis-René Des Forêts)支持我,结果稿子还是被退了回来,并附上了最终退稿决定。正是这一天,《文学费加罗》杂志刊登了一篇谈论阿姆斯特丹闹事青年的文章,指责情境主义者的不良影响。就在这天晚上,格诺打电报让我把手稿寄过去。我将工人委员会的社会模式最后那一部分压缩成几页,第二版的‘后记’中能看得出这一点。书是1967年11月30日印刷出来的,比后来被称之为1968年五月革命的事件早了六个月,书中最具创新思想的内容这时才刚刚体现出来。”[法]鲁尔·瓦内格姆:《日常生活的革命》,张新木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序言第2页。此前,瓦内格姆曾经写下《日常生活的革命》一书的初稿《平庸根基》(Banalités base)刊印于《情境主义国际》第7期和第8期上。之后,在这一文本的基础上,改写出《日常生活的革命》。

[13] “黄背心”运动(Mouvement des gilets jaunes),始于2018年11月17日,是法国巴黎50年来最大的社会骚乱,起因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首日逾28万人参与,并持续多日,重创法国经济。至今仍然在进行中。

[14] [法]鲁尔·瓦内格姆:《日常生活的革命》,张新木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2页。

[15] 关涉式赋型(formating),是我在《神会波兰尼》一书确证的一个新的概念,用以补充一个逻辑缺环。如果说劳动塑形是指对物质存在为我性具象改变,那关涉性赋型则是将对象有意图地入序于特定的历史存在方式之中。

[16] 破境,是2015年我在《发现索恩-雷特尔》一书中新生成的概念。对应于思想构境的突现发生,理论批判的核心将不再是一般的观点证伪,而是彻底瓦解批判对象的构境支点,从而使某种理论构境得以突现的支撑性条件彻底瓦解。破境是故意造成的,它不同于通常在思维主体暂时离开思想活动和文本解读活动现场时发生的构境与消境。我们处于睡眠状态或一个文本静静地躺在书架上时,思想构境是不存在的,每一次鲜活的学术构境都是随着我们的主体苏醒和思想到场重新复构的。从不例外。

[17] 新人本主义完全拒斥传统人本主义的类意识和社会本位,它主张个人当下生存的首要性;反对抽象的类本质,确证个人的直接生存可能性;否定非历史的理性概念,崇尚具体的感性。这种新人本主义以克尔凯郭尔和施蒂纳对类意识和人神的批判为源头,20世纪初期逐渐在西方思想中获得发展。

[18] 对情境主义国际文献的译介工作包括:〔法〕德波:《景观社会》,王昭风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张新木新译,2016年版。[法]鲁尔·瓦格纳姆:《日常生活的革命》,张新木、戴秋霞等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法]米歇尔·德赛托:《日常生活实践》(1-2卷),方琳琳等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法]樊尚·考夫曼:《居伊·德波:诗歌革命》,史历平译,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情境主义国际文献》,载《社会理论批判纪事》第7辑,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学术活动有:2015年9月19日,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与南京大学出版社、法国领事馆在南京共同举办了“遭遇景观——居伊·德波的电影空间与情境主义思潮”国际研讨会。此次研讨会是国内第一次系统讨论德波思想和情境主义运动的大型学术会议,不仅聚集了来自国内外研究德波的哲学理论、电影作品、情境主义国际的学者,而且先后在上海二十一世纪民生美术馆、南京先锋书店举办了德波电影展,希望借此把这位法国思想家的理论和作品介绍给中国读者。研究成果主要有:张一兵、姚继斌:《“情境主义国际”评述》(《哲学动态》2003年第6期);张一兵:《景观意识形态及其颠覆——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学海》2005年第5期)、《颠倒再颠倒的景观世界——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南京大学学报》2006年第1期)、《虚假存在与景观时间——德波<景观社会>的文本学解读》(《江苏社会科学》2005年第6期)、《孤离的神姿:阿甘本与德波的<景观社会>》)(《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3年第6期)。王昭凤:《德波的景观概念》(博士论文,2006年)、《影像消费的时间和时间消费的影像——试析德波的“景观时间”观》(《南京社会科学》2004年第4期)、《居伊·德波的景观概念及其在西方批判理论史上的意义》(《南京社会科学》2008年第2期)。仰海峰:《德波与景观社会批判》(《南京社会科学》2008年第10期)。刘怀玉:《消费主义批判:从大众神话到景观社会——以巴尔特、列斐伏尔、德波为线索》(《江西社会科学》2009年第7期)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