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社会批判理论纪事》第10辑目录

社会批判理论纪事 第10辑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21年10月

主编:张一兵

本辑包括莫里斯·布朗肖专辑、国际的历史遗产和青年论坛三个部分。

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法国著名作家、思想家,1907年生于索恩-卢瓦尔,2003年逝世于巴黎。布朗肖的写作始终围绕着同一个问题:文学如何可能,以及文学向我们的思想与行动所提出的潜在要求。他几乎影响了整整一代法国思想家,比如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乔治·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让-吕克·南希(Jean-Luc Nancy)等,布朗肖在这些人的文本中形成一种“深渊般的回响”。据说,布朗肖是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迷恋的作者之一。福柯将阅读其作品的体验,称之为“既诱人又恼人的甜蜜”。

布朗肖初是作为一名政论记者为世人所知的。在他以评论萨特《恶心》(1938)的《一种小说之初》转入文学评论领域后开始产生广泛的影响。在他的文学创作和评论中,受到了列维纳斯和卡夫卡的影响。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及战后的法国社会变革之后,布朗肖将文学评论与哲学关切内在结合起来。在“作者之死”后,布朗肖建构了面向他者的对话和共同体分析路径。当布朗肖试图向他者敞开时,作为一种妥协和治疗,他转向了“关系”,试图构建一种伦理学,一种文学的共同体。与他在思想领域产生的广泛影响截然对立的是,布朗肖一生行事低调,中年后不接受采访与摄影。到2003年他去世之前,人们甚至都不清楚,这个被称为法国二十世纪著名的失踪者,到底是否还在人世。因此,有人将布朗肖称为“影响了整个法国当代思想界的著名失踪者”。本辑除了选译布朗肖代表性的文学哲学作品外,还收入了拉波特、列维纳斯、德里达等人与布朗肖相关的评论,以及编译者尉光吉专门撰写的评介文章。

内容简介

《社会批判理论纪事》第10辑包括以下三个部分:法国著名作家、思想家莫里斯·布朗肖思想专辑、各国学者对《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历史考证版新版《德意志意识形态》卷的研究文章和三篇讨论黑格尔与现代性问题的专文。除了选译布朗肖代表性的文学哲学作品外,还收入了拉波特、列维纳斯、德里达等人与布朗肖相关的评论,以及编译者尉光吉专门撰写的评介文章,并分别从哈贝马斯提出的现代性危机问题、黑格尔思辨理性中对现代性、辩证法与资产阶级国家形式等角度展开了具有一定创新意义的讨论。

目录

一卷首语

二莫里斯·布朗肖专辑

塞壬的歌声:遭遇想象 / [法]莫里斯·布朗肖

荷尔德林的“神圣”言词 / [法]莫里斯·布朗肖

勒内·夏尔与中性的思想 / [法]莫里斯·布朗肖

马克思的三种声音 / [法]莫里斯·布朗肖

事后 / [法]莫里斯·布朗肖

海德格尔与犹太教 / [法]莫里斯·布朗肖

等待 遗忘(节选) / [法]莫里斯·布朗肖

不逾之步(节选) / [法]莫里斯·布朗肖

今日的布朗肖 / [法]罗杰·拉波特

诗人的目光 / [法]埃马纽埃尔·列维纳斯

布朗肖之死 / [法]雅克·德里达

布朗肖速写 / 尉光吉

三《德意志意识形态》文献档案

马克思恩格斯论费尔巴哈《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部分编者导言 / [苏]大卫·梁赞诺夫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几个文本补充 / [德]齐格弗里德·巴纳

四黑格尔与现代性

对现代性危机意识的探究——论哈贝马斯的黑格尔研究 / 王恒

黑格尔的“思辨理性”  / 蔡子鸿

资产阶级国家形式的拜物教批判——西德20世纪70年代的国家衍生论争 / 李乾坤

五下辑预告

精彩摘要

任何作家,哪怕是马克思自己,也无法像回归一种知识一样回归书写,因为文学(当它控制了消解和转变的全部力量和形式时,它就是书写的要求)只有通过一个运动才能成为科学,这个运动不仅让文学成为科学,也让科学反过来成为了文学,成为了被铭写的话语,那话语一如既往地落入了“书写的疯狂游戏”。——莫里斯·布朗肖

布朗肖不止是一个特别伟大的评论家,因为其作品的独一无二的性格和主要的特征就在于,通过让作品向其外部敞开,通过把一切“书写”所朝向的作品带向一部未来之书(根据布朗肖的说法,这部未来之书将只因其缺席而显目),他让作品脱离了它们的过去和它们的当下。——罗杰·拉波特

对布朗肖来说,死亡(mort)不是对人的终极可能性,即对不可能性的可能性的一种悲情,而是对无法把捉者的不断的重复,在无法把捉者面前,我失去了我的自身性、可能性的不可能性。文学作品让我们靠近死亡,因为死亡是作品所引发的存在的无尽之窸窣。在死亡中,正如在艺术作品中,正常的秩序被颠倒了,因为在那里,权力通向了无法经受的东西。因此,生命与死亡之间的距离是无限的。——埃马纽埃尔·列维纳斯

布朗肖这位朋友,思想家和作者,其庞大的作品,长久以来站在我的身后,并且将永远一直站在我的面前,站立在那对我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周围,守护着它。我绝不会停止对莫里斯·布朗肖的赞颂。如果“感激”一词还有什么意义,不只是一种意义,不只是纯粹的意义,那么,这个时候就该十分严肃地,带着一种无尽的忧郁,向我心中关于莫里斯·布朗肖的记忆,表达感激。——雅克·德里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