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平田清明:马克思问题

卡尔·马克思问题

[日]平田清明

原文载于《社会批判理论纪事》第9辑

图片源自网络

平田清明(kiyoaki hirata)(1922-1995),日本经济学家。专业方向为经济史、马克思经济学。京都大学名誉教授、经济学博士。原经济理论学会全国干事,主要研究领域为市民社会论。

在切入主题之前,我想对马克思研究的方法作一个该去论反思。其中有三点是眼下我们不得不去思考的问题。

第一,在迄今为止的马克思研究中,对《资本论》的研究往往与早期马克思研究发生了一定的断裂。不仅我国学界存在这样的问题,在欧洲以及美国,这样的研究断裂也是非常明显。而在法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在质与量上都相当匮乏,主要以早期马克思的研究为主,异化论与《资本论》产生了一定的脱节。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法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接受结构主义思想时,往往会将人本主义异化论排除在考虑之外。而马克思的经济学体系,本身就是通过扬弃早期的异化理论继而形成晚期的物象化理论而最终确立起来的。这种高于社会认识的物象化理论体系中,仍然保留了异化理论的重要内容,这一点要切记*。

纵观现今马克思研究的现状,我们可以发现,当今的马克思主义者缺少应有的自我认识,这个问题不只存在于日本。而我在这里想告诉日本读者们的是,马克思最初开始对异化论思想进行阐述,是始于《论犹太人问题》一文。马克思在文中曾指出,犹太教是“基督教的卑鄙的功利主义的运用”,是市民社会的宗教异化形式,是货币拜物教形成的意识形态,同时也是扬弃这种货币拜物教的宗教形式。马克思在《论犹太人问题》一文中——就犹太人问题,而非针对一般异化论——提出的问题,绝不能与早期马克思的异化论脱离开来研究。对早期马克思的研究,正是应当从这里开始重新进行研究。

第二,对晚期马克思《资本论》的研究,同样存在诸多问题,这里着重指出以下问题。马克思的思想与理论,集中体现在《资本论》、马克思经济学体系以及现今经济学家称之为“马克思的总体系”之中,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一体系实际上尚未完成,不仅如此,《资本论》本身也是未完成的手稿。

特别强调的是,马克思在公开发表《资本论》第1卷之后,曾经试图修订书中的部分内容。当时的版本是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第二版。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第二版与其后发行的法文版《资本论》第1卷(1872年~1875年),就可以很明显地发现其中的改动,而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受到广泛关注。晚年恩格斯也在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第三版(1883年)序言中作了如下一段表述:“马克思的目的在于修订第一卷中的大部分内容,对诸多理论问题作更为尖锐的论述,补充一些新的内容,并增补迄今为止历史的、统计的材料”。我加着重号的部分,是先前忽略的内容。

1872年《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二版

在现行的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中,法文版的修订是以注的形式增补在内。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马克思在1873年出版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第二版时,希望同时将此前出版的法文版分册中的修订增补到德文版《资本论》第1卷之中。但是,马克思的修订工作只做到了德文版的第三篇为止,并且还有部分对法文版中第三章之前相关表述的修订没有体现在德文版第二版中。产生这个问题的原因比较复杂,跟法文版与德文版的印刷发行有关,同时即使有修订的意愿,但逐字逐句完全修订也并不太现实。因此,马克思在法文版《资本论》第1卷的《写给读者的话》部分,曾经指出法文版《资本论》第1卷“具有独立的科学价值”。法文版《资本论》第1卷将德文版第一部分的标题“资本的生产过程”,修订为“资本家生产的展开”,这本身就从理论上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不仅如此,法文版《资本论》第1卷中围绕“资本家生产的展开”结果即资本积累的理论,新增了原始积累的独立篇(第八篇),在这一部分,就包括对亚洲在内的非西欧地区的资本主义的理解作了深刻的阐述。但是,由于苏联学者阿多拉茨基并没有关注到这一深刻问题,因此在法文版《资本论》中无法找到马克思的类似表述,并且在所有的日文译著中都同样无法找到。

《资本论》第一卷法文版

我认为,如果没有能够对德文版与法文版的《资本论》进行对照阅读,那么就不能称作真正读过马克思的未完之作《资本论》。并且,如果将德文版《资本论》视作完成之作,以此为绝对基准来将此前的论述判定为不成熟的思想,这在学术上是不可能真正有所收获的。重新解读《资本论》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第三,要理解早期马克思与晚期马克思在思想上的、理论上的关联与发展,有必要从对中期马克思的研究着手。从文献学上来看,《政治经济学批判》这一重要的学术资料,虽然说十年之前就已经有学者开始着手研究,但是,直至今日仍然没有被完全解读。年轻的经济学研究者潜心钻研,但很容易将自己的观点引向专业狭隘、特殊化,所得出的结论往往无法广泛适用于对马克思的社会认识。《政治经济学批判》是一部《资本论》体系形成的准备文献,虽然其中不乏理论层面展开不足、理论倒错、概念设定不成熟甚至概念混淆等问题,但是,仍可以从中看到许多本真的马克思思想轨迹,对马克思的经济=宗教批判也具有极大的启示意义。因此,我们绝不能撇开中期马克思的研究来谈马克思***。

《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

以上任何一点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要以上述三点为方法论中轴进行马克思综合研究,可谓是极其困难的事情。但是,无论是从怎样的着眼点来展开马克思研究,自觉地综合运用以上三点的方法都是必要的。真正形成了这种方法论上的自觉,日本的马克思研究学者才能够真正感受到分工协作的愉悦。内田义彦先生对这一问题,尤其是方法论的第一个方面,作了着重阐述。在展开“马克思论经济与宗教”问题之前,先强调一下卡尔·马克思研究中的以上三点方法论问题。

就我个人而言,就这三个问题还想进一步讨论,由于篇幅关系无法展开。第三点问题,可参见一般读者可能不太熟悉的马克思中期文献(《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关于第二点问题,可以通过阅读法文版《资本论》中的引用部分来加深理解。

《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

*赤羽裕氏在《〈政治经济学批判〉中马克思思想体系的方法基础》(《思想》1969年6月号)一文中,批判性吸收了法国以及日本的研究成果,对异化论与物象化论的关联问题作了新的尝试,并提出了杰出的观点。

**关于这一观点,请参见拙文《马克思研究中法文版〈资本论〉的意义——围绕原始积累问题》(《思想》1969年5月、6月号)。该论文已收录在近期即将出版的拙著《经济学与历史认识》一书中。

***在拙文《马克思的经济学与历史认识》(《思想》1966年,4月、5月、8月、12月号)中,对该观点作了相关阐述。尽管不够充分,如能奉考,实为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