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张一兵:《神会波兰尼》

张一兵 《神会波兰尼:意会认知与构境》

内容简介:

本书是从构境论的视角全面透视匈牙利裔思想家迈克尔·波兰尼意会哲学内里要义的文本学研究论著。作者在精心解读大量第一手文献的基础上,第一次剖析了波兰尼区别于概念知识体系的意会认知论构式线索。

由辅助觉识作为支援背景环的焦点觉识指向,突现出一个只能意会的整体认知场境,这是人的行为场和话语筑模的微观格式塔建构机制。一切人文艺术和科学认知活动,都会是学者个人将自己的激情内居于艺术活动和科学实验中的意会过程。这个内居,指的是人将自己的生命存在完全注入到他所学习、体知和享受的事件场境之中。这是走向艺术体验式的一种全新的意会认识论的构境。

目  录

导言

一、波兰尼其人其事

二、科学主义与自我异化的历史辩证法

三、科学共和国:无形的学术共同体与“看不见的手”

四、无脸的科学公断

五、科学中难以言明的东西

六、意会认知:解开康德神秘力量的面纱

七、波兰尼意会哲学的得与失

第一章  客观科学认知与个人知识

一、存在论差异:作为格式塔存在的认知场境突现

二、人的科学:破除旧科学观中客观主义的伪境

三、科学认知中内嵌的人之热情、赋型和构序

第二章  认知格式塔整体场境中的存在意义

一、skill and Art:“他们做了,却不知道”

二、行为发生的格式塔整体场境:辅助党识与焦点觉识整合

三、意会认知整体格式塔中突现的生存意义

第三章  合手的存在秘密:不可言传的整体意会

一、科学认知活动中解释框架的隐性预设

二、合手:生存中不可言传机制的发生

三、个人知识中不可还原的整体意会力量

第四章  意会:不可言传的构序的力量

一、意会:思维中的非言传智力

二、寄托性:意会整合的构序力量

三、不可逆的框架改变的隐性意会机制

第五章  激情、沉思与艺术:内居式的科学认识论

一、作为科学活动本质的内在激情

二、内居与突现:沉浸于事物之中

三、走向艺术:无我性的内居认识论

四、主体际的欢会神合

第六章  意会整体与辅助性细节

一、双向建构:从细节到综合实在的意会认知

二、意会的领会:知与行的同构性关系

三、综合实在与细节的不同关注方式

第七章  意会推论在科学研究的融贯性逻辑力量

一、意会认知与格式塔识别

二、向量质:意会认知中从远侧到近侧的转悟意向

三、异质于言明知识的意会认知逻辑

第八章  意会现象学中的身体与意义

一、关于科学和知识的现象学

二、双向内化与内居:现象学构序中的身体意会

三、意会意义在内化与异化中的建构与解构

第九章  证伪“我-它”:内居性的意会认知

一、意会内居:“我—它”关系的证伪

二、“我—你”与“我—我”的意会认知

第十章  意会认知的三部体结构中的意义场

一、意会认知的三部体结构及类型

二、不在场的隐在:我们的身体与工具义肢的意会意义给予

三、意义给予与意义阅读中的复杂意会连续层级

第十一章  意识突现结构中的综合意会实在

一、主动意识:不可还原和不可逆的意会式在场

二、非二元论:身心互动关系的意会逻辑结构

三、双层意会逻辑与双层综合实在结构

第十二章  突现的意会场境存在

一、意会认知的转悟结构:格式塔场境整体

二、意会场境意义的发生:从远侧项到近侧项的转悟?

三、接合:意会认知的本体层面

四、内居:复活存在的认知努力

第十三章  意会认知的接合

一、双重内居:我与你存在的意会构序

二、是否存在一个意会层系的本体论结构?

三、突现:意会层级的递升方式

第十四章  从意义到融贯存在

一、什么是意会情境中的融贯存在?

二、S—F:本然兴趣中的焦点意义整合

三、打匝的逻辑构式箭头:象征性的意义整合

四、意会螭式下的指示、象征与隐喻

第十五章  艺术与神性的复杂意会

一、此与彼:看到不在场的艺术意会之境

二、真与不真:艺术意会的构式逻辑张力

三、可见与不可见:艺术意会中的融贯想象力

第十六章  后艺术思潮中的破碎视境意会

一、灵眼中的视境诗:从现实摹拟到主体性灵魂舒展

二、非表现性的后艺术绘画、戏剧与电影

三、象征性仪式与入静的神学构境

附录

附录一 1990年的研究提纲

附录二 波兰尼与他的《个人知识》

附录三 波兰尼意会认知理论的哲学逻辑构析

参考文献

后记

抢鲜阅读

第一次看到波兰尼的名字,还是四十多年前在南京大学哲学系念大学的时候。那是一则很小的国外哲学动态,我不经意读到了英国哲学家波兰尼和他创立的意会(tacit)[1]哲学。当时,tacit是一个很新的哲学概念。后来人名忘掉了,可“意会认知”却始终印象深刻。虽然,那时我并不十分清楚它的确切思想构境[2]意向。大约是在1984年前后,我在自己的认识论专题研究中再一次遭遇波兰尼。那个专题研究中,还有皮亚杰[3]的发生认识论[4]和马斯洛[5]的存在心理认知论[6]。与皮亚杰和马斯洛的研究情况不同,波兰尼当时很少为国人所注意。了解性的研究平台展开后,我先后找到了波兰尼的英文原版的《科学、信仰和社会》(Science, Faith and Society, 1946)[7]、《个人知识》(Personal Knowledge, 1958)[8]、《人的研究》(The Study of Man, 1959)[9]等书,以及台湾繁体字版的《意义》(Meaning)[10]和《波兰尼演讲集》[11]。同时,得到了我师弟李宏毅关于波兰尼意会认识论研究的哲学硕士论文。[12]初读波兰尼,很快就被他奇异性的哲学逻辑中所蕴含的丰厚场境论思想所深深吸引。特别是在他原创性的意会认知结构中,我感到了自己心灵中某种隐隐的共振,用波兰尼后来的话来讲,就是一种精神上的“欢会神合(conviviality)。如果说,那时在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中,我看到了个人行为结构发生与观念构架生成的历史缘起;在马斯洛的高峰体验中,感悟到了人的存在层级的构境高点;那么,在波兰尼的意会认知论中,我则欣喜地获得了有可能使我们民族体知文化得以彰显的科学概念构式[13]。这种学术喜悦,直接反映在当时写下的诸篇论文中。[14]应该说,我多少是知道这种欢会神合的深境前景的。可不久,我就坠入西方马克思主义哲学专题的困窘之境,为了逃离,我选择了“回到马克思”的十年文本耕犁的田野作业。后来,虽然也多次想重新聚焦于波兰尼的意会认知理论,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不想这一放,就是三十年。但我心里知道,自己终归会回到波兰尼的。

应该说,波兰尼的意会哲学,对我自己的构境论思想由浅入深的构序[15],有着很深的导引作用。当我第一次看到波兰尼解说我们熟知的骑自行车和打网球中焦点觉识(focal awareness)[16]与辅助觉识(Subsidiarily awareness)共建当下行为场境时,内心里突然出现一种断崖式的爆裂:一是叹息哲学竟然如此巧妙地从日常的生活细节里透析出来,它能摆脱书本上散发着腐味的思辨概念游戏,这么引人入胜,这么好玩。当时我就在想,以后自己的哲学阐释就应该是这样。哲学应该是每个人生命体验的鲜活呈现,而不是离开生活的抽象概念体系。二是传统认识论中那种主体对置客体的线性二元模式背后,竟然可以透视出一种建构论的整体心理场境,它直接指引我开始关注格式塔心理学[17]的重要成果,心理场境和认知构境一类格式塔[18]转换的意识论构序新质,逐渐开始在我的内心里生成。一方面,从心底里,我觉得生活现实的场境存在和非概念化的构境体知,正是自己面对世界的现实生命样态,也是我们民族特定文化身份与境中主观意识的特有呈现方式。也就是说,这正是我们民族原生的独特生命存在和异质于西方物性文明的文化形态,只是我们自己在显性文化表征上丢失了太久。儒释道合一升华中体知性的内敛意会话语,这才是我们在今天应该居有的民族文化身份啊!另一方面,这种全新的突现意识场境构序,与此时我已经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关注的实践功能建构思想,发生了对应性的逻辑接合。所以,也因之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的强势背景,使我会很自然地去思考波兰尼没有想到的这些主观构境的社会历史现实基础,这也是我开始提出作为心理-观念构境基础的社会定在场境——历史性的实践场、实践构序和实践格局等概念的缘起。[19]当然,在内心深处,我自己哲学思考中的构境论意向也开始逐渐地明确起来。开始,这些奇怪的想法,只是概念对概念的抽象对接,一直到“回到马克思”的历史文本学的田野式接地践行,才使我的构境思想开始真正地与欧洲思想史靠近起来,随后,阿多诺、阿尔都塞、拉康、列宁、鲍德里亚、广松涉、海德格尔、福柯、斯蒂格勒、阿甘本、索恩-雷特尔、列菲伏尔、瓦内格姆……。这一进程,竟然一晃就是三十年,直到现在,我自己的社会场境存在与构境思想的建构还是在路上。不过,开心的事情是,今天终于可以在还波兰尼这一历史旧账的同时,再一次触碰到社会场境存在和构境观念的一些话语原型了。喜欢波兰尼,首先是他将哲学构境归基于我们的真实生活,他的形上之思会通过我们身边随时会发生的事物和现象极其精准地透析出来,这种现场经验塑形[20]中构境之说,常常会让我一边拍着大腿一边叫道:太绝了!这种感觉还有两个共象场景,一是读海德格尔时那种喘不过气来的那种绝望情境中,突然在他的意蕴故事中理解到一知半解的东西时,激动的眼泪和笑声同时爆发出来;二是读到齐泽克的那些看起来根本无法理解的奇奇怪怪的故事时,突然脑筋急转弯式地悟到拉康哲学的奥秘。往往,这还是通过他那些令人装不起来的黄色笑话。这个时候,被规训和教化得很君子的我也会连续大声喊出一些儿时的俚语来。

喜欢波兰尼,还因为他实实在在的科学家状态,他身上没有哲学家那种故作高深的假,讨论问题,引出一个深刻的观点,都会平实地有如我们需要吸进的空气和喝进的水那样自然如常。我最讨厌那种把自己装扮成大师的人,其实从被隐蔽起来的黑暗考古学[21]的视角看,所有人都有被故意遮蔽起来的真实面,从来没有什么无瑕的圣人,故而,道成肉身的反动逻辑应该被颠倒过来,有缺陷的活人的思想才是真实可信的。这也是拉康所言,真实就在“装”撞碎于破绽那一瞬间在场的。哪怕是波兰尼在哲学思想史尺度上出现的错误和无知,都像孩子般的坦诚,天真,可恕。我无法忘掉,他所列举的作为我们肢体替代物的探针在黑暗上的深洞中分辨所寻之物和杂物的细小触动,我也无法不在每次看3D电影时想到他对视觉立体统觉赋型的破境[22]。

喜欢波兰尼,还因为他的意会理论同时在多重思想构式尺度上所制造出的距离感。一是哲学认识论尺度上与康德“哥白尼革命”的间距,波兰尼将康德先天综合判断自动座架背后的“神秘力量”直接破境为意会机制,他没有像索恩-雷特尔那样用商品-市场的交换关系真实地解决康德命题,但却无意开启了哲学认识论的崭新他途;二是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构式方向的间距,不像弗洛伊德断裂于意识的无意识和本我,波兰尼在意识活动内部找到非言传的意会知识,与弗洛伊德相同的革命性,都在于宣告绝对理性主义霸权的终结;三是锻造了平行于法国巴什拉-康吉莱姆科学认识论的科学结构变革(常识到科学的“认识论断裂”)和库恩科学结构革命的范式论的新科学革命观,使科学结构整体转换的逻辑构式向意会整合格式塔行进了一大步;四是波兰尼将整个西方现代思想史中二元分割的科学与人、理性与价值、客观性与个人热情、逼真性与意会生命存在重新缝合起来,他与马斯洛共同高举的科学人本主义旗帜,是人文社会科学逻辑构式上的一次最重要的进步。

喜欢波兰尼,还因为他的意会哲学虽然是英国经验论的话语筑模[23]背景,但竟然与我们东方式的体知文化构境是那样的亲近。意会哲学的本质,在一个层面上接近我所主张的东方构境论。说起来,经验论的方法是面向感性直观的显像,可波兰尼却可以透过直观看到理性认知所看不到意会层面,在这一点上,他的哲学恰恰是东方式的体知意境和直悟塑形。我注意到,台湾学者彭淮栋先生已经意识到波兰尼的意会哲学与中国古代思想中“默而意传”、“欲辩忘言”一类观念的相似性。[24]从波兰尼的视境里,我们仿佛能找到一种基于实证理性的新的哲学高点,从而真正反观古老东方文化的情境。不过,这不是简单的故纸文献复归,而是传统东方话语筑模中新的理性重构。最重要的是,波兰尼用科学把不可言喻的东西说出来了。对中国人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的复兴和当代文化新建构来说,他启示了一条极有希望的重建之路。这也正是我自己社会场境存在与精神构境理论的努力方向。

最后,我也得坦率地表明自己不喜欢波兰尼的地方。他在并没有真正深入地阅读马克思第一手文献的情况下,公开地反对马克思主义。他不仅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政治学中的著名代表[25],而且他竟然还是第一个提出后马克思主义概念的人。从波兰尼整个文本群的细考中,明显能觉察到他根本没有认真阅读过马克思的重要方法论转换中的原始文献,如《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德意志意识形态》和《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等关键性文本。他只是停留在意识形态的笨拙政治立场上,与斯大林式教条主义伪释观念和幻影风车苦苦作战。这使得他在哲学构境深层中,无法像海德格尔那样深刻遭遇马克思的生产实践逻辑,从而错失意会认知论的现实社会历史基础,驻足于真正的哲学圣殿门外。在对“看不见的手”支配的所谓科学自由学术场的基本分析中,由于肤浅的布尔乔亚意识形态蒙眼,错失了“科学公断”伪境背后的复杂社会关系中象征资本角逐的真相,这些都是不能原谅的重大失误。对此,我会毫不犹豫地给予抨击。现在我们学界的一些被西方思想奴化的人,看不得对他们奉为圭臬的所谓“大师”的批评,似乎只能跪着仰视圣容才是,却不知,带有批判性间距的对话和交锋才是思想史定位中的正道。我对鲍德里亚和朗西埃等人的正常批评,就受到这些思想奴仆们的奇怪垢病。中国学术界以后真正有可能向世界学术之林贡献我们自己的原创性思想,第一个前提,就是要重新学会不要跪着说话。

必须承认,波兰尼的哲学构境并不玄秘,但却是难解的。一是由于他的构序线索通常是反传统的异轨之战,往往在一般科学观念和认识论中存在伪共识的东西,在他的哲学之剑下都被击得粉碎:概念化的知识(存在者)被当下发生着的认知(存在)所取代;科学真理的神目观式的绝对客体性被个人知识所证伪;理性知识的言传自明性被无声的体知意会所替代;主-客二元认知构架中的线性反映论和观念赋型说,被复杂的辅助觉识和焦点觉识的场境整合所替代。二是由于,意会构式逻辑与我们所熟悉的西方理性认知系统的构序方式是根本异质的,这会让我们的哲学学术惯性筑模无法适应这种对非言传构境的独特性。这就要求,如果我们想入境[26]于波兰尼的意会哲学,那么,我们就必须放弃传统的抽象理性思考构境,进入生活,进入自己的肉身活体体验,在非直观的场境存在的无数细小的生命话语片断和活着的思之构境瞬间中,理解意会认知的真谛。这也是我在本书中,列举大量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并配有相应的照片的主要原因。因为,这会启发每一个读者在生活中读懂波兰尼。三是波兰尼意会理论本身存在的深层次问题,他并没有注意到,人的生活存在所发生行为中的意会技能和经验、观念活动中的意会认知,并非是原发性的初始在场状态,人能够在一定的行为中意会式地操持某种技能,实际上已经是前期模仿性行为的结果;而发生于意识活动中的所有意会认知场境突现,也一定是已经入境于特定觉识构式和观念筑模的惯性运转结果。在一定的意义上,波兰尼的意会认知论缺少一个历史发生学的维度。在这一点上,他远不如有深厚历史感的皮亚杰。这意味着,意会场境只是一个真实走向内在生命体验的通道,它构序而成的是人的在场性生存的高级形态,它的本质是存在和精神活动中的突现式场境存在和主观构境。这一点,正是我超出波兰尼的地方。

我的构境论与波兰尼意会哲学当然有着重要的内在关联,它表现为一种在思想原创性探索中的同向性,其中一致的地方,是共同关注了人的精神存在的场境突现性质,不同的地方,是波兰尼意会认知理论仅仅是以科学领域的学术研究为基础,辅之以一定的日常生活和艺术文化现象,成功突显了意会功能在人的生命存在中的重要作用,而我的构境理论则基于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并将其推进到历史性的客观社会场境存在论,并在此基础之上彰显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体知文化所特有的生命总体构境意向。所以在本书中,我会在波兰尼意会构式的社会历史现实悬空缺失处,填补起社会场境论的现实基础,并细化波兰尼并没有完整织造出来的生命构境全景。还有一个差异之处,不同于先前我总是用构境论的想法直接去诠释海德格尔、福柯和瓦内格姆的思想,这一次,我则是着力说明构境论与意会认知的间距性。

在此,我可以简单地说明这种差异性。这也可以作为之后自己进一步思考的构序纲要。首先,在马克思1845年创立的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构境中,他观察社会历史现象的视角从一开始就了摆脱抽象的直观唯物主义,在他的眼里,社会定在[27]区别于自然存在实存的最显著特征,就在于它非直观的关系性场境存在。这无论是马克思对人的现实本质的“关系总体”定义,还是他对社会生活基础的“怎样生产”的功能结构界说,一直到对资本主义复杂的经济关系总体结构的描述,特别是商品-市场经济中人与人的劳动交换关系的客观抽象,使劳动交换关系事物化地颠倒物与物的关系,并产生拜物教的意识形态认知伪境,而这种经济物象化伪境会直接物化为客观的物欲生活场境。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无不闪耀着对感性直观现象的深刻透视。在我对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当代阐释中,原先是希望用四个范畴来进行重新构境式的诠释,即主体面向物质存在和自身的劳动塑形(shaping)、主体与被塑形物在一定的功效关系场中的系统化构式(configurating)、主体在生产和社会活动中通过特定历史条件下对物性实在和社会定在的组织化的生产构序(ordering),以及在人的社会实践以及个人行为和语言活动中功能性地建构和解构的日常生活和社会定在结构筑模(modeling),之后,才是我所说的存在高点上的现实生活与思想的构境(situating)。[28]

第一,我需要增加一个重要的范畴——关涉式赋型(formating),用以补充一个逻辑缺环。如果说劳动塑形是指对物质存在为我性具象改变,那关涉性赋型则是将对象有意图地入序于特定的历史存在方式之中。这里应该说明的是,在这一组社会场境论的表征中,我刻意突出了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是强调的“从主体性出发”的原则,劳动生产活动,从本质上都是主体性的能动创化,这也是“塑形”“赋型”“构式”“构序”和“筑模”等概念主体性词首的特设性由来。这是对传统无意向的非关涉性话语的校正。

第二,我原先的思考,只是抽象地指认了历史场境发生的能动创造性的一面,而忽略了在现实层面上,日常社会生产、经济和政治活动中,日常生活的普通运转,在主体上是非变动性的惯性重复,这是社会生活常态和日常生活的一般本质。这也就是说,物质生产和社会活动在非总体革命轴心期的平日中,是以惯性实践和生活惯习为塑形-赋型中轴的,每天的社会生活和个人日常生活都是重复性场境重现。这一点,我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触及这一问题。[29]而需要再一次指证的情况是,这种惯性实践和平日重构,恰恰是波兰尼没有注意到的行为构式支配中意会行为的发生,以及主人话语筑模统摄之下意会认知发生的基础.

其次,我在构境理论研究中的第一个的理论进展是,从劳动生产为构境中轴的场境思考,在反省波兰尼的理论失误的过程中被进一步延伸到对社会日常生活本身的说明。这一点新的认识,也是我刚刚完成的关于列菲伏尔的《空间生产》和瓦内格姆《日常生活的革命》两部研究性书稿[30]中获得的。所以,我会启用日常生活中的动作塑形,行为赋型,处事构式,风格构序,个性筑模,生命存在构境等新的概念群。

第一,波兰尼的意会哲学在涉及日常生活细节的时候,列举的大量例子通常都是生命个体身体的具体行为塑形,如骑车、打网球等,这只是人的复杂生活活动的极小碎片,虽然他的精细说明,往往是成功捕捉到辅助性“觉识”的意会机制对运作塑形的支撑性作用,但他并没有深入到这里发生的“意会”,实际上是一种已有惯性行为赋型的下意识作用机制。在这种惯性行为的意会技能得以发生之前,每一种行为赋型-构式的获得都会有一个艰苦的模仿、练习过程。

第二,日常生活中行为塑形得以发生,不能简单地停留于焦点注意的当下行为发生的建构环节上,因为所有人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用海德格尔的话语来描述,就是区别于动物生存中行为塑形的关涉性意向,这种意会上手的打交道的功能性有效,则是由更大关涉结构中的赋型和构式规制的,行为意会的更深一个层面,不是这一行为的发生,而是行为所指向的功效。在这一点上,历史唯物主义指认为直接物质生活条件的生产与再生产中的有目的的对象性客观改变,这种改变的历史性发生和转换,构筑了人的生命存在的特定有序性前提。而在个体生活层面上,它则表现为一定社会生产构序和构式基础上,每个人在社会关系场中获得和创造的自身的处事行为构式、风格构序中的个性筑模。

第三,波兰尼缺失的另一个生活场境存在层面是人与人的场境共在,个人所有行为的发生,大多数都是由无形的他者[31]关系反指性建构的,这一点,拉康有过重要的揭示,在特定的社会历史定在中,人的行为总是被他性赋型的,从最简单的走路和手势,到社会交往中为人处事的姿势和劳作过程的操持,不同于自我的“他我”在场,无不是由一定社会关系场境所惯性构式的。比如中世纪的骑士与资产阶级世界中的新兴有产者,生活行为品质和社会交往礼仪中真实发生的风格构序、个性筑模和生命构境的每一个细节,都会是根本异质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生命意会中的个体存在特质,都是由社会生活筑模所他性强制的,而不是由言行中“第一个吃螃蠏”的异端来建构的。而社会定在构式的根本改变,也会导致个人生活全部筑模的质性转换。这些重要的方面,都是波兰尼的意会行为论所缺失的。

其三,构境论的第二个理论进展是,我更加系统地整理了人的主观意识活动中的不同场境分层:这就是人们每天遭遇感性经验中的瞬间塑形,使我们能够看到、听到、触到的有不同意义识别质性对象的统觉赋型,支配我们觉识周围世界图景生成的先在概念(知识)构式,以及更深一层的原创性学术构序,系统的话语筑模和独有的思想构境。这些不同层面的场境建构,是过去我并没有真正梳理清楚的问题。在传统认识论的研究中,经典文献中的休谟、康德、马赫和量子力学都开始涉及认知结构的历史性本质,当代的皮亚杰、马斯洛、海德格尔、拉康、福柯、广松涉和波兰尼等人,又深入到认知结构和话语筑模的不同层面,但还是缺少一种整合式的说明,特别是东方体知文化中的特定表达。这正是我的构境理论仍然继续探索和努力的方向。并且,正是波兰尼的意会理论让我看清楚了,在基于身体内部复杂关联场的经验塑形、统觉赋型、观念运作中发生的自动关联构式和不断入序于特定话语筑模等不同意识场境层面中,所有意会认知的发生都将是有前提的,意会地看到、听到、触到这个世界的每一种感觉经验塑形,意会地直觉到完整的事物现象的统觉赋型,以及真正入境于一种思想学说的话语筑模,都会是前期艰苦学习、熟悉和逐步掌握的结果。一句话,意会能力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即便是在原创性的艺术塑形、科学发现和思想构序的最前端,意会机制的突现也必然是艺术家、科学家和思想家长期积累的结果。并且,这一切又必定受制于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的特殊质性。其实,在一个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经过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的知识构式再生产,以及一定时代中文化传统和社会生活惯例的教化,在绝大多数正常情况下,人们的主观精神活动往往是停留于惯性经验塑形、统觉赋型和观念构式中的意会场境中,这是波兰尼注意到的重要认知层面。而他没有注意到的方面,是一定惯性意会认知状态被突破的革命性构序和全新思想场境的异质性突现,在那里,意会机制本身只是原创性科学发现、艺术巅峰创造和异轨式思想构境的辅助因素。

第四,构境论第三个理论进展为,从主体向度和批判性的视位进入构境理论,就会生成特定社会历史阶段中,不同社会关系颠倒的奴役性场境存在与主观世界中的伪境呈现的全新构境层面。这也是波兰尼意会理论缺失的重要构式向度。历史地看,在每一种人类社会生活的具体定在中,特别是阶级社会形态下,惯性发生的社会场境存在与意会中的观念构境都会是异质性生成和错认的。这种颠倒性的场境存在和幻境,都是在它走入历史坟墓时才被揭露的,而此前,一切颠倒性场境存在和伪境都会是重新对象化为真实生活的基础。比如在原始图腾中,原始部族中的人群敬畏自然对象和未知力量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人会怀疑河灵山神、圣性动物的神圣存在,以及这种圣性存在对现实生活的决定性支配作用;在黑暗的中世纪和东方的封建时代,也没有人能够透视皇族天子的血统论之荒唐和伪谬,奴隶和农民的造反多半都重铸一个替天行道的骗局;在今天布尔乔亚世界中,也很少人人会怀疑作为世俗上帝的金钱之神圣万能地位,以及这种关系力量对我们现实生活的特性塑形和存在筑模。这也就是说,在人们不同的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中,所有人都惯性适应和意会觉识的客观场境存在和主观情境,并非都是真实的社会定在,在今天的商品-市场王国中,意会认知本身恰恰成为金钱交易中的潜规则、腐败官场中你知我知的权术游戏和拜物教观念中的常识,这恰恰是人们难以克服的恶行。这一批判性的维度,会使波兰尼的意会理论更加具有价值批判的张力。

以上这些的新的想法,会是我在本书中面对波兰尼时,尽可能与之争辩的方面。这样,这本关于波兰尼意会哲学的研究性论著,就变成了我与波兰尼在同向行进中不断对话和反思的思想交锋之作。这应该会异质于目前所有国内外那种简单复述和诠释波兰尼的著述。

波兰尼,很多年前在国际上已经是一个响亮的名字,他可能是众多西方科学家和学者共同关注的人。[32]在学术研究方面,也有着不少专业化很强的学术团体,比如“波兰尼学会(The Polanyi Society)”。[33]波兰尼的重要著作《个人知识》[34]译成中文,迄今也已经将近20年了,可是,今天我们仍然真的对他不够熟悉且无法真正入境。我真的很幸运,命运能够留这样的绝佳机会,让我成为使波兰尼回到意会构境真正所属于的文化大地上来的先行者。

神会波兰尼,也是内省我们已经自我疏远化太久的自己民族的话语方式。

注释

[1] Tacit一词,在英文中直接的意思是缄默的、心照不宣的,所以,台湾学者较早地将Tacit在中文中译作缄默认知或默会。但是,从波兰尼使用此词的原初语境中看,这里的Tacit一词的具体在场,远远走出了非言传的认知活动,它可以是行为中的惯性技能、艺术创造中的灵感和科学研究中的创造性直觉,更重要的是,Tacit是一种场境突现中呈现的心领神会,所以,考虑再三,我还是将其译为“意会”。这样,Tacit也会离我们东方式的体知文化情境更贴近一些。

[2] 构境(situating)是我在2007年提出的核心哲学范式,它的最初出场是在寄居于《回到列宁——关于“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一书的方法描述。在我这里,构境概念被表述为关于人的历史存在论的一个东方式的总体看法,它不涉及传统基础本体论的终极本原问题,而只是讨论人的历史性存在的最高构成层级和高峰体验状态。我区分了社会生活空间中的物性塑形、关系构式、构序驱动和功能性的筑模之上的人的不同生存层级,以及与这些不同生存状态和意识体认可能达及的不同生活情境,我将主体存在的最高层级界定为自由的存在性生活构境。很显然,在当代思想的形而上学内省和焦虑中,人们因为担心存在变成石化的在者、概念变成死亡的逻各斯本质,于是做作地在存在和概念的文字上打叉(海德格尔的“删除”和德里达的“涂抹”),而构境之存在就是当下同体发生的建构与解构性。情境之在不存留,只是每每辛苦的重建。当然,在现实历史事实中,构境存在通常是与他性镜像与伪构境(幻象)同体共在的。

[3] 皮亚杰(Jean Piaget,1896-1980),当代瑞士著名儿童心理学家,发生认识论的创始人。1896年8月9日出生于瑞士的纳沙特尔。1918年在纳沙特尔大学得科学博士学位, 1921年获得法国国家科学博士学位,同年,任日内瓦大学卢梭学院“研究主任”。1924年起任日内瓦大学教授。1954年在加拿大举行的第十四届国际心理学会议,被选为国际心理学会主席。1971年开始任日内瓦大学荣誉教授。代表作为:《儿童心理学》(1962)、《结构主义》(1970)、《发生认识论原理》(1970)、《生物学和知识》(1971)等。关于皮亚杰,可参见拙文:《皮亚杰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研究》,《张一兵自选集》,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30页。

[4] 张一兵:《皮亚杰发生认识论研究与历史唯物主义》,《学术月刊》1986年第1期。

[5] 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 1908-1970),美国人本主义心理学的主要发起者。1968年当选为美国心理学会主席。1933年在威斯康星大学获博士学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转到布兰代斯大学任心理学系教授兼主任,开始对健康人格获自我实现者的心理特征进行研究。曾任美国人格与社会心理学会主席和美国心理学会主席(1967)。主要代表作:《人类动机的理论》(1943);《自我实现者的研究》(1950);《动机与人格》(1954);《科学心理学》(1966);《存在心理学探索》(1968);《人性能达到的境界》( 1971)等。

[6] 张一兵:《西方人学第五代:科学人本主义》,学林出版社,1991年版。马斯洛自己也多次声称,“我的《科学心理学》(The Psychology of Science:A Reconnaissance)和波兰尼的《个人知识》(Personal Knowledge)清楚地证明,科学的生活也可以是热情的、美好的,对个人怀有希望和发现新价值的生活。”参见[美]马斯洛:《动机与人格》,许金声、程朝翔译,华夏出版社,1987年版,序言第3页;[美]马斯洛:《存在心理学探索》,李文湉译,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7页(序言)。

[7] Michael Polanyi, Science, Faith and Society.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4.

[8] Michael Polanyi, Personal Knowledge, Towards a Post-Critical Philosophy, Routledge & Kegan Paul Ltd, London, 1958, 1962, 2005.

[9] Michael Polanyi, The Study of Ma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59.

[10] [英]波兰尼:《意义》,彭淮栋译,台湾联经出版公司,1981年版。彭将Polanyi汉译为“博蓝尼”。

[11] [英]波兰尼:《波兰尼讲演集》,彭淮栋译,台湾联经出版公司1985年版。此书合辑了波兰尼的《科学、信仰与社会》、《人之研究》和《意会向度》等书。彭将Polanyi汉译为“博蓝尼”。

[12] 李宏毅:《波兰尼意会哲学的认识论研究》(1986年),南京大学哲学系资料室。

[13] 构式(configurating)系我在2009年从建筑学研究领域中的“空间句法(Space Syntax)理论”中挪用来的概念。我当时是想用其指认“指人与物、人与人主体际的客观关系系列及其重构(再生产),这是人类生存超拔出动物生存最重要的场境关系存在论基础”。与有目的、有意图的主体性的劳动塑形不同,也区别于点状的有序创造性,关系构式往往是呈现为一种受动性的结构化的客观结果。它既是社会生活的场境存在形式,又是社会空间的建构。参见拙文:《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构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年第11期。在后来的海德格尔和福柯研究中,我竟然发现,构式一词竟然也是德国现象学和法国科学认识论研究域中一批重要学者使用的范式。

[14] 张一兵:《波兰尼与他的〈个人知识〉》,《哲学动态》1990年第4期;《波兰尼意会认知理论的哲学逻辑构析》,《江海学刊》1991年第3期。

[15] 构序(ordering),是我在1991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在复杂性科学中,构序即负熵。构序与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物质生产力同义,是指“人类通过具体的实践历史地构成特定物质存在层系的人的社会定在的带矢量的有序性”。2009年,我在构境论的基础上再一次确认了这一概念。“与主体性的劳动塑形活动和客观的主体活动关系、塑形物的链接构式不同,生产构序是整个社会生产过程中活生生表现出来的特定组织编码和功能有序性,或者叫保持社会定在消除其内部时刻发生的坠回到自然存在无序性熵增力量的有序性负熵源。社会历史存在中的构序能力,是由劳动塑形为主导的整合性的社会创造能力,这种构序能力随着社会生产的日益复杂化而丰富起来。”参见拙文:《实践构序》,载《福建论坛》1991年第1期;《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构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年11期。在此次研究中我惊奇地发现,构序竟然也是福柯哲学的重要的范式。现实中的存在论构序主要是指给予存在一种特定有主观性的组织化状态,在这一点上,与生成一个总体性的功能关系的构式相区别。

[16] 这里的awareness在英文中有“意识”、“明白”和“知道”的意思,原先我将其翻译为“意知”,现在我觉得译作东方文字中已有的“觉识”更合适一些。觉识一词中主体认知的结果已经包含有悟的成分。不过,觉识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的在场通常会是诗境、意境和禅境的较高层级的构境中才会发生的。明胡应麟 《少室山房笔丛·双树幻钞上》:“近日禅学之弊,以觉识依通为悟明,以穿凿机缘传授为参学。”

[17] 格式塔心理学(gestalt psychology),又叫完形心理学,是西方现代心理学的主要学派之一。格式塔心理学诞生于德国,纳粹上台后在美国得到进一步发展。1912年,德国心理学家韦特海默(M.Wetheimer, 1880~1934)在法兰克福大学做了似动现象(phi phenomenon)的实验研究,并发表了文章《移动知觉的实验研究》来描述这种现象。这一般被认为是格式塔心理学学派创立的标志。由于这个学派初期的主要研究是在柏林大学实验室内完成的,所以有时又被称为柏林学派。学派的代表人物除了韦特海默,还有他的学生和助手苛勒(W.kohler, 1887~1967)和考夫卡(K.Koffka, 1886~1941)。在对gestalt的英译上,考夫卡采用了E.B.铁钦纳(E.B.Titchener)对structure的译文“configuration”。完形心理学说反对冯特的感觉原素还原论和知识积累说,并把那种简单地连接知觉并决定心理整体的统觉理论发展成一种心理意识现象的深层整体制约理论。该学派既反对美国构造主义心理学的元素主义,也反对行为主义心理学的刺激—反应公式,主张研究直接经验(即意识)和行为,强调经验和行为的整体性,认为整体不等于并且大于部分之和,公断以整体的动力结构观来研究心理现象。他们第一次提出了心理感知场的问题,指出了心理现象的发生和发展是由主体意识内部的某种结构制约的,而各种心理现象的确定和稳定状态(心理态势)都取决于特定意识背景的整体决定。

[18]这个Gestalt在德文中为外形、形态之义,动词Gestalt则有塑造、形成、构成的意思。格式塔心理学形成之后,Gestalt一词又逐步生成“完形”之义,并通指一种整体性的突现场境。我在20世纪80年代之后已经比较普遍地使用此词。

[19] 张一兵:《社会实践场:实践本体论框架中社会定在的微观现实基础》,《江海学刊》1988年第5期;《实践功能度:实践唯物主义逻辑构架的整体特质》,《天府新论》1989年第2期;《实践格局:人类社会历史过程的深层制约构架》,《社会科学研究》1991年第3期;《实践构序: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动力学描述的微观确证》,《福建论坛》1992年第1期。

[20] 塑形(shaping)是我于2009年在汉语学界独立提出的概念。在马克思晚期的经济学-哲学语境中,它表征了“人类劳动活动为我性地改变物性对象存在形式的生产和再生产过程。物质是不能创造的,但劳动生产却不断地改变物质存在的社会历史形式。人的劳动在生产中并不创造物质本身,而是使自然物获得某种为我性(一定的社会历史需要)的社会定在形式”。参见拙文:《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构序与结构筑模》,《哲学研究》2009年11期。在不久前完成的关于海德格尔的研究和福柯研究中,我发现塑形概念是现象学和福柯等一批欧洲思想家普遍使用的研究范式。这令我大受鼓舞。

[21] 福柯提出了关注光亮的“辉煌史”背后的被删除的真实生活的黑暗考古学,这是一桩历史观方法论的丑闻。

[22] 破境,是2015年我在《发现索恩-雷特尔》一书中新生成的概念。对应于思想构境的突现发生,理论批判的核心将不再是一般的观点证伪,而是彻底瓦解批判对象的构境支点,从而使某种理论构境得以突现的支撑性条件彻底瓦解。破境是故意造成的,它不同于通常在思维主体暂时离开思想活动和文本解读活动现场时发生的构境与消境。我们处于睡眠状态或一个文本静静地躺在书架上时,思想构境是不存在的,每一次鲜活的学术构境都是随着我们的主体苏醒和思想到场重新复构的。从不例外。

[23]筑模(modeling)一语是我从英国科学社会学家皮克林那里挪用的。它指当下地、功能性地生成一种模式,用以更精准地呈现马克思原先用生产方式观念试图表达的意思。当然,筑模也同样发生在更复杂的思想逻辑建构之中。不同于有序关系或系列的构式,筑模是一种融于实践和思想活动之中的总体性功能结构,它就是动态中的构序活动,正是它不断创造着社会定在和观念进化的负熵源。参见拙文:《劳动塑形、关系构式、生产构序与结构筑模》,载《哲学研究》2009年11期。

[24] 参见《波兰尼讲演集》,彭淮栋译,台湾联经出版公司,1985年版,第172页注2。

[25] 他与波普、哈耶克被西方学界公认为自由主义思想中的“三圣”。

[26] 我的构境论概念,指通过文本等遗存重新进入作者的突现构境思考场之中。入境从来就是重构。

[27] 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则是社会定在决定意识,并非传统教科书解释框架中所言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马克思在德文原文中使用定在(Dasein)、社会定在(Gesellschaftliches Dasein)和定在方式(Daseinsweise)这三个关键概念,在从德文转译为俄文,再从俄文转译为中文中全部翻成了存在、社会存在和存在形式,这重误译,隐藏了历史唯物主义思想与思想史上一些至关重要的资源的关联,更遮蔽了马克思关于“社会定在决定意识”这个重要的历史唯物主义的深层构境。参见拙文:《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中的社会定在概念》,《哲学研究》2019年第6期;《定在概念:马克思早期思想构境的历史线索》,《中国社会科学》2019年第9期。

[28] 大家可能注意到,我在选择这五个概念的英译对应词时,同时使用了加“ing”的动名词。这当然首先是海德格尔那个“Being”的影响,此外,我还直接受到了皮克林先生的启发。

[29] 参见拙文:《隐性文化心态圈与亚意图惯性行为系统》,《社会科学研究》1989年第5期;《实践的惯性运转》,《求索》1991年第1期。

[30] 这分别是指拙稿:《回到列菲伏尔——列菲伏尔〈空间的生产〉的构境论解读》(2018);《革命的诗性:浪漫主义的话语风暴——瓦内格姆〈日常生活革命〉的构境解读》(2019)。

[31] 这里的他者(autre)概念是拉康构境的重要批判性概念,这个他者从一开始就异质于海德格尔-萨特式的他人,也不同于列维纳斯的他者,拉康的他者概念的缘起是柯耶夫式的黑格尔镜像关系中的另一个(other)自我意识。拉康的他者概念是特指一种在我们之外的无形力量关系,我们却无思地将其认同为本真的本己性。拉康的他者关系有小、大他者之分:小他者(autre)是指孩子最初在镜像生成的影像自我和周边亲人反指性塑形关系,而大他者(Autre)则是由语言系统建构起来的整个社会教化符码关系。小他者建构了个人自我最初的存在构序意向和具体生存塑形,而大他者则个人主体建构的本质,我们永远都是“欲望着大他者的欲望”。具体讨论可参见拙著:《不可能的存在之真——拉康哲学映像》,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

[32] 2018年7月访问英国的时候,与我的老朋友时任谢弗尔德大学校长、著名核物理学家凯斯·博内特爵士谈及自己对波兰尼的研究时,他一点也不吃惊地说,很早他自己就购买和阅读了波兰尼的《个人知识》一书,他还兴奋地告诉我,波兰尼的儿子约翰·波兰尼荣获1986年度诺贝尔化学奖。

[33] “波兰尼学会”(The Polanyi Society)是由20世纪70年代两个分别成立于北美和英国的研究波兰尼的学术团体合并而来的学术组织,现在已有数百名成员,这些成员来自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各个学科领域。该学会定期出版的会刊《传统与发现》(Tradition and Discovery),专门发表关于波兰尼思想的研究论文。并建有自己的门户网站(polanyisociety.org)。20世纪90年代布达佩斯成立的“波兰尼自由哲学协会”,也是一个以研究和传播波兰尼思想为主旨的重要学术团体。

[34] [英]波兰尼:《个人知识——走向后批判哲学》,许泽民译,贵州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迈克尔·波兰尼 

1891年3月11日–1976年2月22日

他对物理化学、经济和哲学都有很重要的贡献。是匈牙利和英国的一位通才。

他认为实证主义给人提供了一种“知”的错觉,会使人无法达到最高成就。

早年生活

  波兰尼出生于布达佩斯,是波拉克塞克·米赫利(Pollacsek Mihály)和塞西莉亚·波拉克塞克(Cecília Pollacsek,原名 Cecilia Wohl)的第五个孩子,他们分别来自翁瓦尔(Ungvár,当时在匈牙利,但现在在乌克兰)和当时的俄罗斯帝国威尔诺(Wilno)的世俗犹太人。他父亲的家族是企业家,而他母亲的父亲是威尔诺(现在的维尔纽斯)的首席拉比。全家搬到了布达佩斯,并将他们的姓氏马扎尔改名为波拉尼(Polányi)。他的父亲建造了匈牙利铁路系统的大部分,但在1899年,恶劣的天气导致铁路建设项目超出预算,他失去了大部分财产,于1905年去世。塞西莉亚·波拉尼(Cecília Polányi)创办了一家沙龙,在布达佩斯的知识分子中很有名,一直持续到她1939年去世。他的哥哥是政治经济学家和人类学家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他的侄女是世界著名的陶艺家伊娃·蔡塞尔(Eva Zeisel)。

生平经历

      1909年,从师范中学(Mintagymnasium)毕业后,波兰尼学习成为一名医生,并于1914年获得医学文凭。他是伽利略协会的积极成员。在布达佩斯约瑟夫技术大学化学教授伊格纳茨·普费菲(Ignác Pfeifer)的支持下,他获得了奖学金,在德国卡尔斯鲁厄的技术学院(Technische Hochschule)学习化学。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在奥匈帝国军队中担任医疗官,并被派往塞尔维亚前线。1916年休病假时,他写了一篇关于吸附的博士论文。他的研究得到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鼓励,由古斯塔夫·布赫博克 (Gusztáv Buchböck) 指导,1919年布达佩斯大学授予他博士学位。

1918 年 10 月,米哈伊·卡罗伊成立匈牙利民主共和国,波兰尼出任卫生部长秘书。1919年3月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他重返医学界。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被推翻后,波兰尼移居德国的卡尔斯鲁厄,并应弗里茨·哈伯之邀加入柏林的凯撒·威廉·法瑟托夫切米学院。1923 年,他改信基督教,并在罗马天主教仪式上与玛格达·伊丽莎白·凯梅尼 (Magda Elizabeth Kemeny) 结婚。1926 年,他成为物理化学和电气化学研究所的教授系主任。1929年,玛格达生下了他们的儿子约翰,约翰于1986年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他们的另一个儿子乔治·波兰尼(George Polanyi)成为了著名的经济学家。

他在德国魏玛的通货膨胀失控和高失业率的经历使波兰尼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1933 年纳粹党上台后,他接受了曼彻斯特大学物理化学的教席。他的两个学生尤金·维格纳 (Eugene Wigner) 和梅尔文·卡尔文 (Melvin Calvin) 继续获得诺贝尔奖。由于他对社会科学的兴趣日益浓厚,曼彻斯特大学为他设立了一个新的社会科学教席(1948-58)。

1944年,波兰尼被选为皇家学会会员,1958年从曼彻斯特大学退休后,他被选为牛津默顿学院高级研究员。1962年,他被选为美国艺术和科学院的外籍荣誉成员。

作品一览

1932. 《原子反应》,威廉姆斯和诺盖特出版社,伦敦。

1946. 《科学、信仰和社会》,牛津大学出版社, ISBN 0-226-67290-5,芝加哥大学出版社重印。

1951. 《自由的逻辑》,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国际标准书号 0-226-67296-4

1958.《个人知识:走向后批判哲学》,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国际标准书号 0-226-67288-3

1959. 《人的研究》,芝加哥大学出版社。

1966. 《意会向度》,伦敦,劳特利奇出版社。(芝加哥大学出版社,ISBN 978-0-226-67298-4,2009 年再版)

1969. 《认知与存在》,由马乔里·格勒内( Marjorie Grene)编辑介绍。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和(英国)劳特利奇出版社(Routledge)和凯根保罗出版社(Kegan Paul)。

1975.《意义》(与 Prosch、Harry 合作),芝加哥大学出版社,国际标准书号 0-226-67294-8

1997. 《社会、经济和哲学:迈克尔·波兰尼的论文选集》,经 R.T. 艾伦介绍编辑,包括波兰尼出版物的注释书目,新泽西州新不伦瑞克省:交易出版商。

作者简介

张异宾,笔名张一兵,1956年3月生于南京,祖籍山东茌平。1981年8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哲学专业。现任南京大学文科资深教授,哲学系博士生导师、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列宁、海德格尔、福柯哲学文本学研究;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当代西方激进哲学;认识论与人本主义;构境理论。